囧晨昏

无节操撸文,喜欢恶搞,激情吐槽,
沉迷双子羊,加隆是三界瑰宝,不接受反驳。撒穆《占星山》同人本通贩中,欢迎光临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红色恋人番外】国际歌(隆穆)下

贵鬼和穆一起,搬回他重庆的旧居生活,童年无忧无虑。冰棒,糖葫芦,贴贴纸,组成孩子快乐的全部。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他和所有孩子一样,听着东方红,崇拜毛主席。小学二年级,他第一次戴上红领巾,激动得睡不着觉。

穆则平淡多了,翻来覆去无非那几句,“要好好学习”,“戒骄戒躁”,还有“勤洗手”。他喜欢看报纸,有意思的文章誊抄下来,一字一句一个标点符号,比油墨印刷的还要工整。

贵鬼记忆里,父亲极少提起过去,他买书裱字,自娱自乐,一幅字帖能看上好几个小时。孩子心目中,除了妈妈,别人家有的东西他都有,包括温暖的爱。有一次,贵鬼跟人打架,哭着鼻子回来,顾不得头上的青包,一个劲向老爸诉苦。

“爸,我妈去哪了,我怎么没...

【红色恋人番外】 国际歌(隆穆)中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奴隶们起来 起来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

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高音喇叭放起了国际歌,穆不禁抬起头,寻找声音的来源。铁窗开在很高的地方,踮脚所不能及,霉腐味混着潮气,渗进肺管子里。他咳了几声,外面日头再大,只那么一缕光亮,能穿透土坯照进监牢。

穆的眼镜被造反派踩碎,他拾在怀里擦了擦。戴上,一片蜘蛛网,效果比不戴还要糟。唉,坏就坏了吧,没指望能修。就目前这个局势,外边比里面还乱,看得清如何,看不清又如何。

学生不再需要他讲课,书社不再等待他的手稿,没人需要一个反革命。他小心翼翼将破眼镜收起来,放在躺身的草垛边。即使用不着,穆每天都会把这些东西整理一遍,放置有序,一丝不苟。

大牢里,他...

【红色恋人番外】国际歌(隆穆)上


这是神剧的番外,红色恋人,革命题材,非喜勿入。


原文在【音乐主题】当爱已成往事,已完结,剧情完整,南京和重庆部分没详细写,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翻前面。

【民国神剧】红色恋人(隆穆)12

12.

我和翻译手忙脚乱,抬起老先生往医院送,他当天就住进了ICU。办完老爹的丧事,又遇上这出,我不由得摇头,老头子们跟小孩似的,一把岁数牙齿都掉光了还要互相折磨。

没办法,这就是返老还童吧。我叫了碗小面,在医院过夜,替老爹守着他的白月光。想不到老头子这么前卫,三十年代就和汉子私奔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回忆老爷爷说的那些往事,我暂时打消不孝的念头,“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这件事报到领事馆,没几天,来了个欧洲姑娘,名叫索尼娅。她下飞机后直奔医院,当时老爷爷刚脱离危险,住进了普通病房。姑娘红色头发,皮肤略黑,一个劲的向我道谢。

“爷爷来中国都不告诉我,他老了,心脏功能不好,哪能坐这么久的飞机?多亏你送到医院...

【民国神剧】红色恋人(隆穆)11

11.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穆去学校接贵鬼,教室内飘出风琴伴奏的这首曲子和孩子们的合唱,里面正在上音乐课。熟悉的旋律,熟悉的歌词,几十年前它刚谱写完成的时候,穆正值青春年华。一转眼,快要半个世纪,写曲的人去了,听曲的人鬓已星星。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穆来不及陷入沉思,手臂被放学的孩子勾住,贵鬼又跳又叫,活力十足,像极了少年时代的他自己。

“老爹,我数学考了98。你看,全班第三名!”

孩子得意洋洋的挥舞着卷子,露出完整两排牙齿,一点也不谦虚。穆扶了扶眼镜,把脸凑到试卷上,很认真的看过去。

“嗯,有进步。小学课程考95分以上是必...

【民国神剧】红色恋人(隆穆)9

9.

穆和加隆被土匪洗劫,只能步行上天津,其实也没多远。相较而言,天津并不比北平差,加上通商港口与九国租界,这里街道宽敞洋房阔气,简直是北方的小江南。

不少名门望族在此栖居,加上外国人,近海的区域教堂林立,车辆如织,给人一种到了南京的错觉。加隆果然有办法,他放弃美国教师不做,伪装成英国人,买了本盗版的圣经,高调走进教堂,声称自己是传教士。

天主教随殖民者漂洋过海,近代开始在中国扎根,目前正是扩张的好时候。教会时分欢迎年轻的“神父”,加隆对宗教典籍很熟,主教们立刻把他武装到牙齿,派去新开发的教区布道。

“所以你变成神棍了?”

“别说那么难听,是神父。”

“共产主义不是无神论吗?”

“装样子混口饭吃,不要拆穿啊...

【民国神剧】红色恋人(隆穆)8

8.


黑胡子骑马,将加隆捆在后面拖行,当时雪积得很厚,滑在雪上才没有磨破皮肉。不时有石块和树杈避不过,撞到头,好容易抵达灰狼岭,给折腾个半死。土匪们哈哈大笑,将他的外衣和财物抢走,双手反绑在大树干上。


此岭名为灰狼,土匪们在此毁尸灭迹,养肥了一群狼崽子。与其没有胜算的反抗,不如装死,随机应变。黑胡子没把加隆当回事,见他奄奄一息,跟其它人差不多,几下就搞定。寒风正紧,办完这事,黑胡子率领一帮手下回山寨喝酒。


他们走后,加隆睁开眼,他坐在雪地里,被冻得异常清醒。定睛一看,四周都是白骨架,一具一具拆散了,半埋在雪里。荒山野岭,天气不好,没有一丝光亮。夜猫子停在树上啼叫,...

【民国神剧】红色恋人(隆穆)7

7.

灯光打在加隆脸上,晃出害怕与欣喜,装是装不像的。穆也同样,情侣间轻嗔薄怒,或患得患失,牵挂与责备自然流露,如果一昧的甜蜜,便显得做作了。

他抱着穆不放,相视无言,谁也没有怀疑两人的情爱,包括司令在内。他在记者的喧闹,和警卫的阻拦中,恨恨退回屋内。毒蛇返穴,丝丝吐信,此仇不报,枉在北平称霸。

加隆高调把穆带回领事馆休息,声称防止打击报复。他一路接受记着采访,大吐苦水,说是两人在关东就好了,出门闹了点别扭,司令乘人之危,抢夺他的恋人。

“穆这人就是缺心眼,轻信,人家一诓,他就去了,干什么都不知道。多亏四奶奶家的朋友给我报信,不然肯定闹出惨剧。你们看,他不喜欢姓林的,宁死不从啊,司令真够狠...

1 / 2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