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无节操撸文,喜欢恶搞,激情吐槽,
沉迷双子羊,加隆是三界瑰宝,不接受反驳。撒穆《占星山》同人本通贩中,欢迎光临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第二季】教皇十三岁(撒穆)5

小教皇离开之后,日子变得单调,布鲁格勒的节奏拖沓而无聊,特别对于撒加这种人。他习惯了风头浪尖,万众瞩目的位置,退居二线简直不习惯。接着又下了一场雪,撒加久在北境熟知此地的气候,从云流动的方向和堆积密度判断,几日内还有降雪。广大荒野将变为冰雪世界,而穆,是个怕冷的人,在城塞的时候夜里要两床羽绒被才能入睡。根据仙宫传来的消息,教皇一行行程顺利,在金色宫殿见到了新王安德烈亚斯,后者对圣域推崇备至。结盟成功,一切无虞,过几天穆就该踏上归途了,正好迎上这场风雪。

撒加觉得应该做点什么,命杂兵打扫城塞的积雪,把穆住的房间整理干净。神斗士在地牢里呼天抢地,吃了两顿饱饭养好伤口,这群壮汉开始精力过剩了。

“与安德...

【教皇十三岁番外】教父(撒穆)

“当教皇凭运气,如何当好教皇,就是一门复杂的学问了。你也许觉得现在还行,加个班熬个夜把工作赶出来,那是赶工不是统治,你要对自己更高要求。”撒加从堆积如山的文件顶端取下一本教材在手中翻看。他的教学对象在一旁垂手而立,从气场上根本看不出这位是教皇,训话的是圣斗士。

“磨刀不误砍柴工,法座大人的年龄正该学习,错过会后悔的。公务可以放心地交给在下,你只管看书,晚上检验功课。”说罢,撒加把手头这本递给穆。杂兵见了,抱起一堆准备好的资料跟到小教皇身边,然后又听到辅座大人补充:“你过去没在圣域,很多情况不熟悉,图书馆的资料值得一看。史昂年纪大了,公务繁忙,估计以前也没多少工夫指导你,赶紧补吧。”

这是教皇厅日常...

【第二季】教皇十三岁(撒穆)4

晋江链接


懒得查敏感字,反正这么长的篇幅一定会敏感啦。

教皇十三岁【第二季】(撒穆)3

长夏将尽,白日一天比一天短。穆生活的高原,海拔7000米人迹罕至,对寒冷与荒芜有着充分的认识,只是过程上,知之甚少。喜马拉雅千万年荒寂如一日,北极圈却有喧嚣的季节。大鸟小鸟,白的灰的,沿水草筑巢。产下一窝窝毛绒绒的小家伙,待到羽翼丰满,就要展开翅膀,同父母一道离开苔原,飞去遥远的南方。


候鸟成片起飞,掀起气流铺天盖地,风中回荡着呼朋引伴的鸣叫,掠下一地羽毛。繁华一度,徒增伤感,回首身旁,仅剩枯萎的草、空旷的巢、水面的涟漪。布鲁格勒,这座人类聚居的要塞,傍晚时分炊烟袅袅,在这片凄凉土地上,散发余温。


原住民避开圣斗士,走街串巷,往领主暂居的西北角聚集,秤鱼、晒网、处理猎物,拉扯闲篇。...

教皇十三岁【第二季】(撒穆)2

“那是教皇吗?撒加大人旁边,戴铁面具的。”

“对啊,否则呢?”

“被他挡完了,看不清楚。”

“嘘,小声一点…”

新教皇没有想象中的高大,并排而坐矮了撒加一个头,斯斯文文一言不发,像个看客。相较而言,撒加高调多了,训话声在议事厅回荡。辅座大人指手划脚,说到激动的地方,站起来差点扑到地图上去。

“去年这个时候,圣域接到一份求助信,北境发过来,我拆的。”他举着一只空手。“一年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地球绕太阳转了一圈。军团驻扎在布鲁格勒,吃吃喝喝,耗费粮饷。我回希腊奔丧,短短数日功夫,连丢三座堡垒,开阳、玉衡、天泉。神斗士按到大门口那会,你们睡醒了吗?”

众人遭撒加训斥无力反驳,脸上没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垂头丧气...

教皇十三岁【第二季】(撒穆)1

叮铃铃铃铃…

马车沿着小道,在针叶林间穿行,两旁的枯草淹没了道路。偶尔一只松鼠,飞快的蹿过去,攀上树梢。乌鸦立在枝头,眼珠滴溜溜转动,发出“呱呱”的噪音。这条路人迹罕至,动物们显然不了解人类在食物链中的位置。

由远及近驶来,一辆特别宽大的马车,差不多占满道路,好在没有别的车辆或者马匹相向而行。车夫手握马鞭,抽着烟袋,路途单调,沉闷无聊。后面的车厢里伸出一只手,隔着黑色绒线手套,掀起窗帘一角,淡紫色发丝随风飘出。

“撒加,我们为什么乘马车?照这个速度,夏天过完也到不了布鲁格勒。”

车轮碾到石块,来回颠簸,坐在对面的男子双手并用,稳住穆的身形。“没那么严重,教皇大人。今晚我们在东望镇歇脚,睡一觉,明天再赶...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