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无节操撸文,喜欢恶搞,激情吐槽,
沉迷双子羊,加隆是三界瑰宝,不接受反驳。撒穆《占星山》同人本通贩中,欢迎光临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改编童话】真正的工主(隆穆)

版本之一: 
 
从前有一个叫加隆的王子,他很无聊,靠恶作剧打发时间,身边的人都不想服侍他,碍于身份和地位不得已为之。在厌烦了和皇宫里的傻瓜打交道之后,王子决定扩大业务范围,找一些新的乐子。 
 
只要有人借宿,无论王公还是大臣,叔父还是舅妈,他都无一例外地热情接待,在床上铺二十层床垫和二十层鸭绒被请他们去睡,无论酷暑还是严冬。借宿者首先得借助梯子爬上老高的床,然后整晚失眠,担心从床上滚下来摔出毛病。当他们挺过这一切,看到初升的朝阳,以为所有苦难都结束了的时候…… 
 
王子会掀开床单露出床板和上面的数十颗青豌豆,然后双手捧起这些小东西,用一种过...

【名著新编】灰男孩(微双子穆)

无聊之作,瞎掰,慎入!

-------------慎入的分割线-------------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叫穆的小男孩。在他很小的时候,母亲生病过世,父亲续娶,继母带了一对双胞胎哥哥住到他家,一个叫撒加一个叫加隆。哥哥们聪明胆大,经常带穆一起玩耍,继母对此很有意见。

不久之后,父亲也去了。继母厌恶穆,克扣吃穿用度,对他百般刁难。两兄弟看不过去,劝老娘对继父留下的弟弟好一点,可惜并没有什么用。

过世的男主人留下一笔遗产,继母想要独占。于是乘亲儿子不注意,把穆赶去山上的石塔居住。又把家里所有旧衣服,旧棉絮,旧帘布,坛坛罐罐交给他修补,不干活不许吃饭。

可怜的小穆,被继母虐待无处申辩,整...

【七夕】鹊桥会(隆穆)

海底生活十分无聊,一无美食二无美酒三无美人。海斗士领着不低的薪资,跳槽倒是不会,一个个都想翘班。地面正值夏日,是游泳的好时节,谁愿意在马里亚纳海沟泡冷水?

海龙带队,海马、海皇子、海魔女、海怪、海星…各种海浮出水面,在沙滩上玩耍追逐,沐浴日光。鳞衣太重影响活动,被脱下丢在一旁。海底员工洗澡游泳,各自玩乐,好不愉快。

海岸线不远的地方有个组织叫圣域,归女神雅典娜统辖,负责大地打架斗殴的事情。因为打架的缘故,圣域给员工们发放圣衣,配有专业人士负责修理。

穆是这些专业人士中,最专业的一个,精于工艺,技艺精湛。他途径海滩,发现一堆神奇的护甲,手套头盔一应俱全,是少有的知更鸟蓝,圣域没有这种配色。强烈的好奇心...

【名著新编】海螺男人(隆穆)

从前有一个勤劳的修理匠叫作穆,住在大海边。他有着精湛的修补技艺,且热爱生活。日子嘛,是有那么一点艰苦,二十岁了还单着。和大多数人一样,修理匠日日在外工作,为了存够钱,娶个贤惠媳妇。

某一天退潮后,海滩上留下一只造型奇特的海螺。壳大且尖,边缘呈锯齿状,看上去很凶。穆从来没见过这种,大概是值钱的东西吧,于是拾回家丢进水箱里,装饰房间。

第二天,他照常出去上班,忙到很晚才收工,打开房门那一瞬间,傻了眼。家里乱七八糟,一片狼籍。椅子倒在地上,饭碗打碎,到处都是水,好像台风刮过。再一检查,糟糕!篮子里的小鱼干全部失踪,墙上挂的的腌肉也没了,难道家里进来过狼?

穆打了个冷颤,不寒而栗。晚上睡觉前,小心的关好门窗...

【微段子】诚实的修理工(双子穆)

寓言故事改编,无节操内容不良,慎入。

--------------考虑清楚再看的分割线----------------

穆先生修圣衣,贵鬼在海边玩。
小家伙一个不小心,失足掉进水里。
先生急坏了,他不会游泳,只能在岸上跳脚。
这时候,海皇波赛冬从水底钻出来。
“勤劳的修理工啊,你在寻找什么?”
“我的徒弟掉海里了。”
波赛冬拖出一个蓝色乱糟糟头发的男子。
那个男人身材比他高大,抱在肋下颇有些困难。
拧在一起剑眉,忧郁的俊脸,大海一样深邃的眼。
别说,还挺帅。
“是这个帅哥吗?”
穆拼命摆手,“不是不是。”
海皇转身换了一个男子,和刚才那个差不多。
飞扬的眉梢,挂着一抹邪笑。
“那就是这个咯,我觉得他也不错。”
穆一个劲的摇头,...

【名著新编】狼(隆穆)6

6.

加隆第一次穿衣服,是先生给他穿的,刚学会打理自己,忽而又回到穆伺候他的时候,比之过去多了一丝甜蜜。穆手脚很轻,替心爱的男子梳理,打络,加隆一动不动任他摆弄,眼底流动着恋人间独有的深情。

胡人又来扰城,太守坚守不出,飞蝗般的流矢在城楼上乱窜。利州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凭着天堑,太守苦撑到今日。朝廷日复一日收到边关急报,到底也没有被攻破,便置若罔闻,继续歌舞升平。隆上去的那么一会,无数士兵中箭,命丧当场。

守城的将领在下面吆喝,把新兵们往城楼上赶。不少田坎里现抓来的农夫,套上一副盔甲,脚底泥泞未干,填鸭一样往上顶。加隆低头弓腰,移动到城楼中间,瞅准机会伸头一望,城外黑压压的胡兵,抬来攻城云梯,...

【名著新编】狼(隆穆)4

4.

加隆气鼓鼓的冲回卧室,现在有钱了,他还是挨着先生睡,路上挡道的坛坛罐罐被踢得满天飞。先生既没有尖牙也没有利爪,性子又软,为什么要委屈自己?他越想越有理,乘着酒兴便要胡来,一把掀开被子,露出先生朴素的白衣,那股子野劲顿时消了一半。

穆睡着,面容安详,似乎发生了好事,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狼不知道该如何下嘴,呆看着他,污浊的神思飞到天外。先生开心就好,天天伴着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他耷拉着耳朵摸上床,轻轻环住穆,下巴抵在柔软的紫发上挨挨擦擦。穆正做着美梦,恍惚间感受到一阵暖意,迷迷糊糊覆住了加隆的手。明月光洒在床头,冷清清的,先生瑟缩身子,藏到大狼怀里,这样真好…

野汉子发迹了,...

【名著新编】狼(隆穆)3

加隆是个性情中人,不通俗务,穆先生固执迂腐,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相安无事,大有臭味相投之势。

先生寻思着,加隆不像教书的料,也做不来账房先生或是书记官这样的活计。他最好习武,去营房谋个出路,也好自食其力,将来娶妻生子。

镇上有个几个泼皮,平日里欺男霸女危害一方。某日他们逛大街,瞧着先生白净,一路跟踪到私塾,之后常去那里滋事。那时加隆还没有出现,先生只能虚与委蛇,不胜其烦。学生在屋里念书,他们站在门外嘻嘻哈哈的捣乱。放学之后,又守在先生回家的路上调戏。

起初只是言语不检,后来发展到动手动脚。先生告到乡里,谁也不肯管。这一伙闲汉不务正业,专好寻衅滋事,扒房子牵牛,闹得怨声载道人人唯恐避...

1 / 2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