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真诚做人 踏实撸文
沉迷美剧和暴雪爸爸游戏
ss 撒穆隆穆
漫威 EC
SPN destiel
欢迎观赏我的合集
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恶搞】性福生活段子(隆穆)54

无良系列,非喜勿入!



-------------------保护视力分隔线-----------------



穆先生经营网店,年中清仓,清出一批滞销的纺织品和金属。他估摸着卖也卖不掉了,不如做点好玩的东西练练手艺。对圣衣修理匠来说制作工艺不是问题,没有他造不出来的东西,只有不想做的。 
 
加隆喜欢看漫画,漫威杂志每期必定,一本接一本在家里堆积成山,电影更是一部不落全部在院线观看,看完买蓝光DVD回家。穆也被迫陪他看了不少,最近新影片上映热度正高,于是模仿超级英雄的风格做了几套服装。 
 
俗话说“做者无意玩者有心”,穆做东西纯粹为了过手瘾,做完即忘。加隆经常到穆囤货的地方去扒好吃好玩的东西,这一次除了方便火锅和婴儿磨牙棒之外,更多了几套奇装异服。大龄青年翻开一看,好家伙!居然是漫威风格,他喜欢的复仇者联盟!法律规定夫夫婚后财产共享,于是他不问自取,还拍了照拿到朋友圈显摆,引起一帮无聊的人注意。 
 
“隆哥不错呀,穿紧身衣了,肌肉挺大坨的!” 
 
“你终于决定进军演艺圈啦?” 
 
“拍戏多没意思,讲实话,凭哥儿们几个的实力,维护世界和平会比超级英雄差?” 
 
人们看着加隆的照片,对当中的潇洒美男指指点点,什么胸部不输美队,造型完胜锤哥,等等。基友群夸夸其谈,加隆心里也美,于是大方地拿出各种服装在圈子里分享,这是“蜘蛛侠”,“这是黑寡妇”。和平时期没有战事,大家都挺无聊,光看电影没仗打如隔靴搔痒,简直太难受了。于是有人提议:“既然有服装,要不咱们也组个什么联盟去维护正义吧。” 
 
“是呀,神盾局的标志是个鸟,雅典娜的标志也是个鸟,都不用分家了。” 
 
“什么鸟啊鸟的那么粗俗,那是鸽子!”作为兄弟会会长,米罗觉得上述言论比较有理,也算符合实情,既然大家都有意愿不如顺水推舟。“嗯,哼……那咱们就成立个组织吧,以兄弟会为基础,名字叫……就叫……”他想来想去,叫“复联”肯定不行,涉嫌抄袭,叫“金联”、“银联”又太俗,让人联想到提款机成精。 
 
“不复仇让我们干什么呢?”迪斯马斯克急道:“难道清理占道经营?检查酒后驾驶?追讨校园借贷?” 
 
“去你的吧!”阿布罗狄呛他:“那是我们干的活吗?超级英雄是拯救世界的。” 
 
讨论话题越来越偏,不知什么时候,童虎上线了,古之斗士对迪斯马斯克的发言打心眼里赞同,连忙发了一段语音。“管点小事怎么了?我看这点子很好,防微杜渐嘛。中国有句古话,勿以恶小而不为,毋以善小而为之,惟贤惟德能服于人。维护世界和平要脚踏实地真抓实干,从芝麻小事做起,不能好高骛远。” 
 
穆在谈生意没注意看信息,兄弟会群里就童虎一个活跃的中国人,纵然记错古文胡说八道也没有人纠正。“名字也不用想了,咱们就叫‘城市管理联盟’,遵循国法弥补希腊政府行政上的漏洞,树立城市新规范,这个试点成功以后还可以向全球推广,大家说怎么样?” 
 
群众鸦雀无声,欧洲人对“城管”的概念相当有限,乍一听,还挺正经。童虎虽住在乡下,人家是200多岁高龄的老人,武器大师,参加两届圣战,怎么看也是经验丰富,由他带队想必没有问题。 
 
米罗带头,众人鼓掌叫好,全票通过,由童虎贡献一块天秤座的盾牌出来充当“中国队长”,带领兄弟会玩转超级英雄。 
 
兄弟会会长米罗挑了一套红色服装,自称“猩红男巫”,然后替卡妙出谋划策,“你是冰系战士,又在西伯利亚修行,可以叫冬冰!”卡妙本不想参加这种幼稚的活动,耐不住朋友圈软磨硬泡,只得在左臂装上圣衣部件,用油漆涂成银色,再画上一颗五角星。 
 
迪斯马斯克早就想玩了,不知道选什么角色,面对一堆五颜六色的服装急得抓耳挠腮,“我是谁,我扮什么呢?” 
 
阿布罗狄翻了个白眼,“蜘蛛腿多,螃蟹也不少,你就叫螃蟹侠吧。” 
 
“是吗?”迪斯马斯克闻言,收走了蜘蛛条纹的衣服,面具用自己私藏最喜欢的一副。转念一想,“不对呀,蜘蛛会吐丝螃蟹只会吐泡,所以我的独门技能是什么呢?” 
 
“别想了。”修罗简短地答道:“你可以用积尸气缠绕敌人呀,有什么用什么,绝对比蜘蛛牛逼。” 
 
迪斯马斯克觉得很有道理,接受了这种说法,然后问修罗打算扮演什么。 
 
“他呀……”作为邻居,卡妙替修罗回答了,“他觉得自己像金刚狼,但他是摩羯座,所以考虑之后决定叫金刚羊!” 
 
“窜戏了!”米罗和阿布罗狄异口同音抗议:“那是X战警吧!” 
 
“没事,都是山寨货啦,无所谓出自哪部作品。”加隆为几人盖棺定论,因为他自己也想扮演复仇者联盟以外的英雄。米罗碰了碰加隆的胳膊,试探性问他扮演谁,迪斯马斯克在一旁“嘿嘿嘿”地阴笑,众人问他笑什么,他说他想到了。 
 
“你想到什么了,螃蟹侠?”阿布罗狄打趣道。 
 
迪斯马斯克立刻圈出加隆的名字,发了一张图片,“你们说他像不像这个?” 
 
只见图片上雷鸣电闪波涛汹涌,直升机在半空飞,一只沧龙跃出水面张开血盆大口…… 
 
“搞错没有!”加隆抱怨道:“这是《侏罗纪世界》啊,跟漫威半毛钱关系没有!再说我是人类,怎么能cos恐龙?” 
 
“你自己说的可以跨作品呀。”损友们一个接一个地表示赞同并且加码,“就是就是,反正山寨货,恐龙装备一下也可以是超级英雄。” 
 
“你还可以扮演哥斯拉!” 
 
“对,还有环太平洋里面的怪兽。” 
 
奇怪的角色层出不穷,再说下去不知道歪到哪里。加隆以“穆的服装里没有恐龙装”为由,打住讨论,然后宣布他扮演梦寐以求的雷神。因为没梗,为了强行cos,他顺走了穆修圣衣的锤子……中最大的一柄……众人一想,他平时挺雷的,说话雷办事更雷,形象尚算健美,勉强说得过去也便不再追究。 
 
艾欧里亚一般不参加这种活动,这次兄弟会激情太高,硬是把他拉来,并七手八脚塞去一套“黑豹”的服装。“这是什么?”酷爱运动健身很少看电影的人发问。阿布罗狄塘塞道:“这是猫科英雄服装,我们寻思着没人穿,狮子和豹属同一科目,装扮一下问题不大。” 
 
艾欧里亚完全是被扯进来凑数的,凑人数。到此为止英雄还是不够,无奈中拉来了耿直的阿鲁迪巴,扮演“牛头人酋长”。 
 
“我听说你们cos漫威才来的,怎么变成魔兽世界了?”阿鲁迪巴一头雾水。 
 
“山寨货嘛,牛头人也可以是超级英雄!”米罗再一次敲响黑板,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别的办法也就这样了。 
 
“那他呢,他扮演什么?”两个抓来的壮丁的两条手臂齐刷刷指向阿布罗狄,其他人不免遐想,联想内容竟全是“卡魔拉”,“娜塔莎”,“惊奇队长”等能打的女性人物……无怪这些人乱想,这是个看颜的世界,阿布罗狄的颜值与日月争辉,八十八个星座最美,自然是充满想象空间。 
 
“想什么呢想什么呢!”阿布罗狄怒道:“我知道你们这群家伙脑子里装的什么!老子纯爷们,北欧人,当然cos最阳刚的角色!”于是阿布罗狄扮演了钢铁侠……昔日花花公子带一个花字,而且又是钢铁直男,太符合双鱼座的人设了。 
 
众人安排好角色,换上服装,一个个兴致勃勃摩拳擦掌,童虎突然问加隆:“小穆扮演什么,你没叫那孩子登场吧?” 
 
“那不是废话吗?”加隆脱口而出想也不想,“小气腹黑的无良奸商,把他叫来还有什么乐趣呀!” 
 
众人闻之,深以为然。 
 
加隆等人拿着不低的薪资享受着超高的福利,生活不差钱吃饭不缺盐,要说欠什么就欠个乐子。穿上超级英雄服装,不受圣域条条款款的拘束,任意妄为,美其名曰“维护和平”,那感觉不要太爽。世界原本是很大的,问题大多出在亚非拉美等第三世界国家,发达资本主义没有那么多破事,些许毛病也犯不着这群凶神恶煞来解决。 
 
但是在圣斗士看来,平常工作就在中东那些战区,又热又穷又落后,消遣还能往那儿钻吗?当然是去生活惬意的大城市呀,比如希腊之类。就好比美工下了班了不想打开板子,编辑下班不想打开word,这是一个道理。 
 
城市管理联盟帮政府抓捕通缉犯,替违章行驶拆车,当街殴打扒手,驱赶非法占道经营,比警察还用心。刚开始几天,希腊地区犯罪率跌破历史新低,作奸犯科的坏蛋全被兄弟会镇压了,与此同时,另一个问题应运而生,就是这群人过度执法滥用暴力。 
 
小偷小摸是城市最寻常不过的犯罪,通常情况下拘留几天就放出来了,警察都不怎么爱管。结果落到兄弟会手中,扒手团伙被钢铁侠和金刚羊几拳下去打成高位截瘫。拉皮条的,卖黄牛票的,贩盗版碟的,在酒吧打架的,旅游景区骗钱的,统统遭到英雄们不同程度的殴打,一个接一个送医就诊在大街上牵成线。救护车的鸣叫声在雅典上空久久不息,伤病员将所有医院塞了个满,医生叫苦不迭,严重影响市民正常看病,浪费了大量市政税收和社会资源。 
 
几天之后,连小偷小摸都没有了,犯罪分子也想活命。中国队长、猩红男巫、雷神、螃蟹侠一干人等找不到行侠对象,在街头蹲点,走来走去寻衅滋事,整个雅典人人自危。别说犯罪,浑身刺青平时很凶的北欧汉子看见他们连几个大气都不敢出,选择绕道逃离,宁可回家玩手机也不敢在公共场所高声喧哗。 
 
这么一闹也不是全无贡献,雅典市里里外外再也没有人犯罪了,但治安并没有显著提升。因为超级英雄本身被警方列入恐怖分子的行列,他们拆楼掀车,在高速路上追逐,滥用暴力殴打罪犯侵犯了人权。
 
但警察却拿他们没办法,面对一群钢筋铁骨的圣斗士首先要打得过呀。政府执法人员只盼这群大爷玩腻了从哪来的回哪儿去,雅典公务员真不是人做的,跟圣域比邻几条命都不够花。而那群人正在兴头上,刚找到点“救世主”的感觉,说什么也不肯罢手。 
 
“看我干什么?”傍晚时分,雷神在公园椅子上躺着,搜索来来往往的人群,唯恐找不出一两个违法乱纪之徒出来惩罚。小男孩在不远处歪着头看他,被惶恐的父母抱走,“不要跟怪叔叔说话!”


“嘿,怎么说话的啊?就是你们这种不懂事的父母才教育出没礼貌的孩子!”加隆跳起来抗议,把往来行人全部吓跑。面对空荡荡的公园,他不得不换了个姿势,抠起鼻子,“没素质……你们难道不该感谢我?生活在如此安全的城市。” 
 
正在此时“轰”一声巨响,猩红男巫联手冬冰把一间违章会所拆除,地基塌陷大楼倾斜,工作人员抱头逃窜,跟《美队3》的情节相仿。加隆一整天没找到目标,跑去帮小学生打架,揍抢棒棒糖的小孩,指责老师作业布置太少,赶开叫春的猫群,把无聊推上了一个新高度。 
 
哥儿几个除暴安良,自娱自乐,对雅典市造成了灭顶之灾。从市长到普通百姓,家家户户深受其害。人们在社交网站上吐槽,不敢打牌抽烟了,不敢撩妹把汉了,不敢教训儿子了,怕声音太大引来城管联盟。两个人闹矛盾,恨极了对方都不敢骂句脏话,怕被螃蟹侠听到了送去黄泉旅游。 
 
除了普通市民,穆也感到困惑。起初他以为加隆只是玩耍,某人一贯如此,所以没太在意。结果一个星期过去,老男孩越玩越来劲,食不甘味寝不安枕,一晚到黑往外面跑不回家,靠垃圾食品充饥。弄坏了手锤就在穆工具箱里乱摸,随意拿走仓库里的服装和手套等物品,兄弟你拿个面罩我拿个披风,把穆的网店仓库当作私人补给。 
 
这也罢了,穆自忖不是吝啬之人,对兄弟算得上开明。但他们这样不断的消耗,搞破坏,没完没了,不但浪费钱,得罪了市民小心做不成生意。于是他善意地提醒加隆,适可而止,不要太过分。家里那位充耳不闻,继续拿走穆的赚钱工具和出售物品,把对方当空气。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亲爱的。”某天晚上,穆早早关了电脑,换了套性感睡衣,在床上摆出种种造型,吸引他着急换衣服跑路的男人。加隆换到一半,看见穆对他抛媚眼,睡衣带子松垮垮地系着,一碰就掉,衣服下露出白里透红的肌肤,每一个细胞热情洋溢,充满活力。一切的一切都在显示一个问题,他们很久没亲热了,这说不过去。 
 
加隆犹豫片刻,径直走上去。穆正在开心,只见对方一把抽走他的腰带缠到手掌上,满口叽里咕噜说着奇怪的话。“这材料不错,韧性十足,正好给我做个拳套。说罢,那口子换上雷神服装,抓过穆的手锤,丢下一脸懵逼的爱人出去浪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加隆走后不久,家里卧室升起一个恐怖的小宇宙,床被大力震坏。穆一忍再忍,终于对加隆的忍耐达到极限…… 

 
穆宠着加隆,允许他恣情妄为无法无天,但某些事情是不可忍的。大家都是有工作的人,白天干活晚上活动,加隆也只能利用下班时间去当英雄,这就意味着没空在家陪穆。一天两天还好,长此以往,每逢穆提出点暗示他男人就溜了,装聋作哑不履行义务,夫夫关系陷入僵局。 
 

 那天晚上,兄弟会照常纠集,乘着夜黑风高行侠仗义劫贫济富,维护世界和平。自从城管联盟出现之后,雅典市自然形成宵禁,饭点之后无人上街,全躲在家里上网,唯恐招惹这群爷爷。 
 
兄弟会越发没有业务,正在无聊巡街,突见一个人影冉冉升起,屹立在百货大楼顶上,和他们一样穿着奇装异服。不同的是,那人在吃果冻。加隆好眼力,一眼认出果冻牌子,是穆上半年网店滞销快过保质期的商品。 
 
“你是谁!”猩红男巫警觉地指着来者,然后呼朋引伴,将此人包围。 
 
“我是反派英雄!”众人一听泄了气,还以为是个帮手呢,原来是穆呀!他这人虚伪无趣,加入城管联盟会导致气氛枯燥……等等,他说他是反派! 
 
“你晚餐没吃饱吗?先把果冻吞下去吧。跟我们几个杠……哼哼,还反派呢,我看你没那个种!”螃蟹侠指着他手上的零食,十分不满。 
 
穆淡定地咀嚼,吞下食物,然后摆了个造型。“谁说反派不能吃零食?我就是拨乱反正的英雄——万吃王!” 
 
兄弟会头一次听到这个头衔,快要笑疯了,完全没注意到危险逼近。万吃王运用念动力,将众人的面罩和头盔全部掀掉,露出本来面目。“就知道是你们几个,这下被我拿住正形了吧!”


“喂,万吃王,你就这点能耐吗?”迪斯马斯克笑弯了腰,“你这个反派很不靠谱呀,小小把戏,在哥儿们几个面前不够看的。” 

 
“谁说不够看的?我怕你一会吃不了兜着走!”穆忽然转身,对身后的空气说了几句话,“就是他们几个,非法占用我的资产,人全部在这里了,法座大人动手吧。”他这一举动众英雄看在眼里,立即明白后面藏着有人,听见“法座”两个字吓得灵魂出窍,原来英雄也有恐惧的事物。 
 
烟雾散尽,虚空中走出前后两任法座大人,除了撒加还有史昂!城管联盟手足无措,被反派联手一网打尽,分别抓回圣域和东京接受教育去了。原来城管联盟的受害者不止穆一个,他推己及人,立刻想到了史昂和撒加。 
 
童虎不在东京老实待着,史昂就要给贵鬼煮饭,辅导小学生家庭作业。老人家本就是个忙人,回家还不得安生,又当爷爷又当奶奶,自然有气。再说撒加,自从圣斗士们变身为超级英雄,一个个都不爱上班了。派任务不去,干活放水,白天补瞌睡。这群人在市区捣乱,市政府抓不住超级英雄但知道英雄的出处,各级部门纷纷往教皇厅寄去收据和罚单,什么重建费、医疗费、误工费等等,把现任教皇气成黑发。


 撒加早就想收拾他们整顿纪律,但人家是业余时间当英雄呀,按说犯不着他管。好在穆及时出现,送上弹药,状告兄弟会非法侵占修理圣衣的工具。教皇一声冷笑,戴上了神盾局长的眼罩,“终于被我抓到你们违法,这次可算是师出有名了!”
 
受害者组成大反派,联合起来进行了复仇,这仿佛才是复仇者联盟正确的打开方式。无论如何,这些人被遣送回原籍之后雅典市清净了一阵子,市民争相庆祝,为法座大人送上锦旗。

那天也是巧合,撒加把螃蟹侠、猩红男巫、冬冰、黑猫、钢铁侠、无敌牛头酋长等人押送回去,半路遇上灭霸侵犯地球,找什么无限宝石。 
 
“找你妹呀!”圣斗士们恨透了漫威宇宙,各显神通,将灭霸及其属下抓住一顿海扁,打到生活无无法自理。第二天好事者在社交网站上发了一幅图,法座大人生擒灭霸,扭送当地派出所。这幅图被网友嘲笑不是真的,但又毫无ps痕迹,一度成迷。 
 
“你说他图个什么?”加隆被穆带回去,不服气地指着新闻节目,“要不是我们竭尽全力,地球人口就减少一半了,谁还光顾你的网店买破烂玩意儿。”穆瞪了他一眼,拔掉破烂的雷神服装回收自己的财产。

“嘿,万吃王,别以为你赢了,联盟根基未除,还会复活的!”穆懒得回答,跟这人较真会被气死。两口子的问题比上下级容易解决,少说话多做事。“万吃王”勒令“雷神”补交粮票,将其推倒在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评论(19)
热度(19)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