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真诚做人 踏实撸文
沉迷美剧和暴雪爸爸游戏
ss 撒穆隆穆
漫威 EC
SPN destiel
欢迎观赏我的合集
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恶搞】性福生活段子(隆穆)53

非常污的系列,不了解请不要轻易点击。


----------------------辣眼警告----------------------


穆的网店生意兴隆,越做越大,加隆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很不服气。不就是个体户嘛,倒卖义乌小商品还卖出自信来了。瞧他那模样,趾高气昂,走路都摇,以为自己是世界五十强企业的CEO! 
 
人一旦有了偏见,看什么都是歪的。比如穆,明明和气生财的一个人,硬是被加隆曲解为“得意”。其实他走路并不摇,待人接物并不傲慢,至于企业CEO更加隆下意识的投影,与穆较劲,心里不平衡。 
 
所有事情都有一根导火索,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而加隆的不满源于穆换了一台新电脑。为了经营网店,他自掏腰包买得比较贵,性能和外观都比加隆的高出不少,于是那口子打心眼里不开心了,各种吐酸水搞破坏,往机箱上倒灰,屏幕上涂油。穆是什么人?修圣衣的!圣衣都修得好,区区电脑自然不在话下。

某男子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把自己的电脑搬到穆边上去,和他“平起平坐”,不时拿小眼神瞄穆的“光污染”,提醒他奢靡,想让对方感到歉疚。 
 
然而穆并没有感到歉疚。有句话叫“穷玩车,富玩表,屌丝配电脑”。加隆玩车那么多年,表也没少买,自己不过配台工作用的电脑,多大点事?就算奢侈,也是为家里赚钱,没有前期投入哪来的后期收获? 
 
道理是没有错,聪明如穆,却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事实——他家那口子不讲道理,于是才搞出后面那些事情。 
 
某天穆出去收货,电脑挂着社交软件没有关。他想,自己家不是公众环境,没有什么好防备的。结果穆前脚走,加隆后脚就坐到他的位置上,霸占了新电脑用来装游戏玩,像个孩子般纯真地撒气。玩了一会,一个小窗口弹出,加隆定睛一看,是圣斗士群,米罗找穆谈话。 
 
“嘿,大老板,听说你网店做得不错呀,快给兄弟传授传授文案经验吧。” 
 
加隆见到这段话,气不打一出来,他不过是个个体网店小老板,能和自己这种大企业的CEO比吗?可恶圣域那帮人,没点眼力见,找穆传授经验不找自己谈心,他们会后悔的!小心眼儿的男人眼珠子一转,有了同时收拾这两者的计较,于是默不作声,以穆的身份给米罗回话:“随便问呗,咱们兄弟一场,我那点小技巧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可太好了,好人,你救了我的命!”透过屏幕,加隆几乎感觉到米罗的笑脸,手舞足蹈,快要跳起来。 
 
“说吧,什么事?” 
 
“是这样的。”米罗回复:“老大不是让我当网管吗?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做,又推辞不掉,勉强坚持到现在。他老让我写东西,又嫌我写的稿子热度不高,没有点击率。你说这种宣传式文稿谁爱看呀,存心刁难!” 
 
“弗弗弗……”屏幕另一端,加隆拼命憋住笑,在穆的对话框上写道:“那不能怪老大呀,你是网管嘛,在其位谋其职,要充分熟悉网络语言把握网络热点。你瞧,我几毛钱进的东西转手卖几十块,靠的不是货真价实,是假、大、空,是营销!” 
 
米罗闻言,如醍醐灌顶,“对对对!就是这个!最近教皇让我整理圣战资料,写篇声情并茂的稿子去公众号上发,宣扬圣域的正能量。他说我们艰苦打圣战,不能输在舆论上。冥界也发了文章,歪曲事实洗白海因斯坦吹嘘哈迪斯,我的文章热度不赶上去老大会发火的。” 
 
“这有何难?”加隆最喜欢帮别人出馊主意,一个劲儿撺掇米罗把文档发过来,自己加工润色。“同样的内容,不同的表达方式和标题,能收获你想不到那么多的热度!” 
 
米罗半信半疑。对穆,他还是比较放心的,此人脚踏实地,比对加隆放心,于是大胆地把草稿发过去给对方修改。片刻之后,拿到了修改版,只改了标题,其余只字未动。米罗逐字阅读,越看越糊涂,仿佛是那么回事又仿佛不是。他觉得很难描述,于是放弃麻烦的打字,给对方发了语音讯息。“这是什么呀!内容是我发给你的那些,没错,但标题看起来怎么像小广告?” 
 
网管就是网管,经常清理垃圾信息,对于某些特定文体尤其敏感。加隆不耐烦地打了几个字:“好的标题是成功的一半,无论文章优劣,先把读者吸进来再说。读者都没有,你写出花来也没用呀。我可是月销上万的销售小能手,你照这个发,不火找我!” 
 
米罗又想了半天,考虑到对方是穆,做事保守又稳妥,想必没有关系,是自己在圣域待久了过分保守。再三掂量之后,他下定决心,在电脑上按下“发送” 键。
 
穆去了一趟义乌,他的确是在这一带的工厂进货,然后运至国外倾销。但质量上他是有原则的,为了把关检验,一个月要跑好几趟,频繁更换供应商。否则单凭一套文案和几个美工,能卖出那么高销量?那是加隆坐办公室瞎想,朱利安少爷有资本垄断,所以他的CEO想法单纯。 
 
正在忙的关头,手机响起来。穆以为是加隆,想也不想便接了,刚凑到耳边就听到一声巨大的咆哮来自米罗,若不是圣斗士的身板撑着,凭那分贝,鼓膜恐怕要穿孔。 
 
“穆呀!你给我改的文章发出去热度真的好高,评论如潮转载上万。但是教皇看了大发雷霆,叫我赶紧撤掉,这热度还是第一次呢,撤了多可惜?你快看看怎么抢救一下吧。” 
 
“什么文章?我不知道呀。”穆被他一说,摸不着头脑,“我现在在中国义乌,来了快半天了,你不信可以看手机定位。” 
 
“啊?什么!不可能!半小时之前给我发文档改标题的不是你吗?明明是你呀!你的社交账号,绵羊头像我不会记错,你还跟我聊天来着。” 
 
“我离开希腊几个小时啦,走的时候没关电脑,你再发信息过去问问,说不定是加隆……” 
 
“啊啊啊啊啊!那个王八蛋,连我都敢骗,看我怎么收拾他!” 
 
米罗得知真相,在手机那头大喊大叫,穆乖巧地把手机放到远处,然后对方的声音嘎然而止,电话挂断,苦主找加隆算账去了。穆虽怨恨家里那个人,又怕他麻烦惹大了收不了场,甚至有点后悔向米罗透露实情,谁叫那口子这么不省心? 
 
于是他惴惴地打开网络,刷了一下社交平台,立刻被热门推送惊到后退三步合不拢嘴。这……这风格的确像加隆!夫夫之间聊个段子就罢了,怎么能把这种风格发扬到网络上呢?还是正经文章,教皇大人的面子工程…… 
 
只见网上一排辣眼的大标题:希腊猛男❤️❤️孤身少女❤️❤️月黑风高❤️❤️全力奋战❤️❤️+100086❤️❤️戳我获得最新资源。 
 
…… 
 
穆没有点进去看,他相信内容和标题没有多大关系,这标题就是用来吸眼球的。里面定然是慷慨陈词,介绍圣战的艰辛与悲壮,但是被加隆这么一包装,顿时成了不良资源交流账号,这是要上天呀! 
 
网店老板心里装着事儿,随便挑了点货匆匆回家,赶上米罗和加隆千日,砖头木屑满天飞。穆花了好大功夫才隔开两人,打破了一堆水晶墙,烧干整个小宇宙。两个老爷们打到精疲力竭才撒手。穆友善地提示米罗,“既然已经发生了,赶紧把损失降低到最轻才是,快把文章删了吧。” 
 
“还用你说吗!”一米八几的男子汉坐在建筑废墟中吹着冷风,沮丧的模样令人心疼。“早就被删了!我来这里之前就被网警删了!不仅文章没了,圣域的内网也被查封,最可恶的是,还有无数人慕名而来问我要资源,我哪来的什么资源啊!” 
 
米罗欲哭无泪,加隆终于良心发现,觉得自己这个玩笑开得有点过火。他以好兄弟的姿态蹲到米罗身边,被猩红毒针扎破的伤口还在流血,些许疼痛阻止不了他说话,他是一定要过嘴瘾的男人。

“米罗呀,看开点,塞翁失驴焉知祸福……” 
 
穆在一旁小声地抗议:“是马不是驴!”


加隆转过头去不予回答,继续安慰失落的米罗,“你看,还是有收获的嘛。你不是说不想当网管了吗?这一次大概真的不用当了……” 
 
他就是嘴巴坏才会这样,穆目睹米罗殴打加隆的最后过程没再出手。很多时候,只要不致命,还是给他一点教训比较好,要不真的会上天,去和太阳肩并肩。 
 
事后穆想来想去,给加隆换了一台同款新电脑,比自己的配置还高,对方又乘机讹诈了音箱和超大显示器才算完。打那以后,圣域再也没有人敢找穆先生讨论正事,谁知道对话框那面是他还是他汉子,或者这两人都有,并且一样的坏,根本没有区别。 
 
 
 

评论(9)
热度(20)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