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无节操撸文,喜欢恶搞,激情吐槽,
沉迷双子羊,加隆是三界瑰宝,不接受反驳。撒穆《占星山》同人本通贩中,欢迎光临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约稿】海形物语(双子)3

微恶搞预警


————————————-


为时已晚……撒加的意思是,天色已晚,到处都下班了,怎么处理这个可恶的鱼人呢?海军上将摆明了不相信,研究所已经下班,当务之急不是收拾间谍,而是验明鱼人正身把他送回培养池交差。

“走!”他抓住鱼人的手腕,大力往外拖。鱼人不服气,仗着力气大在地上滚来滚去。然后撒加就掏出了手枪,指着对方的大眼睛。“配合一点呀妖孽,小心我一枪崩了你!大不了辞职不干接受调查,关几年出来又是一条好汉!”

这么一说果然管用,鱼人又变回撒加的样子,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哥哥,你不能这么绝情,咱们感情疏远也是一母所生呀……”

“谁跟你一母所生?”撒加暴脾气上来不由分说,押着鱼人往外走。

“这是去哪啊?”鱼人接过撒加抛来的衣服,胡乱往身上套,大小刚好。这没鳞片的身体真是脆弱,他打了个寒战,又柔软又怕冷,虽说不要不要的还是穿一件好。嗯……撒加的衣服洗得真干净,还有淡淡清香,鱼人很是陶醉。“你带我去实验室没用,海军上将不信,别人也不会信。”

“谁说要找他们了?”撒加抓了一把门口鞋柜上的钱和卡全塞进包里,“走,体检去,跟我去医院,我就不信了!”

社区医院,急症室中,医生护士忙成一锅粥,撒加押送和自己一摸一样的男子在导诊台前填写体检表。

“这么晚了,做体检明天早点来吧。”抱怨归抱怨,撒加晒出了特派员证件,医生只得勉为其难地收下鱼人,叫他填写表格。

姓名:加隆,性别:男,年龄:28岁……

“卧槽!”撒加一把抓过鱼人手中的表格,“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写字的啊?连名字都取好了,成心坑我!”鱼人冲他微笑,露出八颗牙齿,毫无压力地随医生进了诊室。片刻之后,b超,心电,血液,x光,ct,核磁共振结果全部出来,情报局的证件果然管用,办事效率奇高,但结果不是撒加想要的。一番奔波,不过证明了“加隆”先生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男子,还很健康,气得押送他的人差点休克。

撒加把检验报告撕成碎片,揉成一团,然后对这个莫名黏上的弟弟束手无策。他讨厌他,又怕这人丢了,失去完成任务的机会。他想揍他,又怕揍出毛病,影响试验计划。各种投鼠忌器,结果只得把鱼人接回家里,好吃好喝当神仙供着,不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

“哥!你对我真好!”撒加怕加隆跑了,把他拷自己床上两人挤睡一个被窝。鱼人吃饱喝足,感受到家的温暖,不禁给了撒加一个亲吻。吻落到唇畔,像羽毛,轻而柔和,却勾起某人要命的回忆,一叠声叫起来。

“啊啊啊!”你这个两栖生物,别碰我!撒加用手枪警告,可惜并没有什么用,他累了一天,很快抬不起眼皮。加隆趁此机会上下其手,从后面紧紧抱住“兄长”,整个身子蹭来蹭去。这是鱼人表达喜爱的方式,撒加不懂也不想要懂,他只想补眠,在梦中忘掉这坨包袱。不老实的手一路向上,摸到他脖子上的三条划痕,鱼人将手缩了回去,思考了一会,又放回原处细细研究,一来二去终于把撒加吵醒。

“不许非礼我!”他烦透了鱼人的骚扰,从心理到生理,365度全方位无死角,怨这坏小子坏了他的任务毁了他的仕途。两人扭来扭去,把被子踢得不成样,然后没有分出胜负就睡着了,加隆的腿放在撒加肚子上,让对方在天明前做了个噩梦。

怎么办?怎么办……

第二天,撒加没有早早赶去实验室,也没有大费周章寻找鱼人,因为鱼人就在他床上。特派员深深明白了一件事,只有鱼人亲口承认并变回原形,他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说吧。”他打开录音笔,同时用上了久违的纸和笔。“告诉我你是怎么逃出来的,谁是你的同伙,我要详细名单和全部经过!”

“你这渣男!”加隆刚用过早餐,嘴里的曲奇饼还没嚼完,言语间发出奇怪的声音。“昨晚咱俩一起睡的,相亲相爱什么都做了,隔夜就翻脸啊。”

上将没给撒加太多时间,以他的个性也不想啰嗦,继续用手枪威逼,眼下就这一招能制住鱼人了,他不想这么暴力,但别无他法。枪眼抵在脑门上,鱼人双手投降,“冷静冷静!其实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们把我打捞上来,又把我偷出实验室,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简直有病。”

事情是这样的,以下剧情还原鱼人口述内容。

鱼人在小池子里徜徉……是不可能的。实验室池子太小,卡妙担心营养不良,倒了整整一桶蛋白质和绿藻的混合物进去,搞得池子墨绿墨绿的,像鬼片现场。

他面冷话少,对待实验生物倒是上心,一天要做几次检测,保证鱼人的体征正常。撒加进去问过几次,关于鱼人的生理结构,实验员据实以答。“我们对这种生物的了解相当有限,还需要进一步研究,他的肺—腮双呼吸结构也许可以用在航天上。”

撒加斜了鱼人一眼,“他?”鱼人的大眼睛大嘴巴让特派员很是别扭。“还是不要航天了,我看潜水还差不多……”检查完所有,撒加放心地下班。走之前打扫了自己的办公台,一切归置整齐,给多肉植物浇水,然后哼着小曲去开车。

老大走了之后,一辆来历不明的卡车进了车库,停在供货的地方。司机从车上走下,带着一顶工作帽,帽檐下飘出一缕紫发。“这个时间点该下班了,不知沙加准备得怎么样。”

同样时间点,沙加推着清洁车四处张望,在实验室的大门前和卡妙撞了个正着。沙加带着救援绳索和打包鸡蛋,卡妙手持小型炸弹。他们互相对视,心照不宣,原来你也是间谍/放生呀!

“动手吧,晚了鱼人迟早会被解剖。”卡妙如是说。沙加把鱼人打包上车,卡妙在门口安装了炸弹。片刻之后炸弹爆炸监控瘫痪。撒加不在,仅剩的安保人员乱了阵脚,电话通讯中断,他们只能开车去找海军上将,那是后话。

卡妙想把鱼人送回祖国,沙加想把他放生,在一条拥挤的通道里两人不得不合作。经过仓库,卡妙还细心地把监控摄像头遮了,遮之前沙加对准那个位置打了个手语,露出蜜汁微笑。卡妙负责断后,沙加把装载鱼人的清洁车开进仓库装入水箱,穆把水箱拖进车厢。潜伏在附近车里,早已洞悉一切的米罗,在汽车发动前用充满自来水的水箱换走了鱼人栖息那只。

一路开到海边,穆和沙加下车着手放生才发现鱼人没了。“他跳车逃跑了吗?”穆检查了一番,什么也没找到,摸摸脑袋不明就里。沙加遇见过卡妙,稍加琢磨肯定是他干的,于是拉上穆的手,“走,我知道是谁窃走了海娃,咱们去码头!”

苏联间谍不敢明目张胆地走私珍奇异兽,鱼人到了,停放在港口附近不起眼的船埠附近,专等去苏联的船。沙加和穆一路寻来,米罗和卡妙吃饭去了,佛系放生二人组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装有鱼人的水箱和自来水箱换掉。刚要把鱼人抬回车上,还没走到一半,米罗吃完饭回来了。

沙加和穆来不及转移,一个激灵,将水箱放进身边距离最近的货车,两人一个闪身避到暗处,听见叽里咕噜的俄语对话。偏巧这司机也吃完饭继续送货,也在这个时候回来,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把人鱼给拉走了。米罗和卡妙自是没发现异样,沙加和穆在角落里相对汗颜。

“怎么办?鱼人被人运走了,你记下车牌号了吗?”穆躲藏的位置不好,在一堵墙后,瞧不见下方车牌,沙加习惯性闭眼,当然也什么都没看到。“没关系!”沙加信心十足,拍了一把穆的肩头,“那人应该不是苏联的,他打开箱子看到不是自己的货,又那么恐怖,肯定会丢弃啦,这样鱼人不就自由了吗?”

穆偏着头想了好久,觉得哪里没对,又说不出来。沙加呀沙加,不愧是修行人,佛系放生嘛,离了研究所和苏联间谍的迫害,去哪不成?穆想来想去,决定接受这种说法,反正又不是抛弃宠物,为社会做贡献嘛,应该的。

两人放下包袱,彻底解脱,也不追追鱼人究竟去了哪里,开车去餐厅约会庆祝了。海娃就这样你偷我窃,换了三次车,被送到撒加的住宅门口。米罗当时在仓库随便找了一个水箱,上面标着实验室地址,但是搬运的过程中弄花了,还有负责人撒加的联系电话,被送货司机看到,联系当事人。

“大哥,有你的货,送去哪里呀?”

撒加当时在车上打盹儿,接了电话以为是普通快件,没怎么留神地报了地址。所以鱼人就在他抵达之前进了家门。可怜的海娃又渴又饿,打跑门口的野猫,翻窗进入特派员家里,霸占了主人的浴缸,并把一杠子水染成了绿色……


这两天追剧,满脑子电视屏幕,填坑慢了,点梗的朋友恕罪恕罪!

评论(23)
热度(14)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