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无节操撸文,喜欢恶搞,激情吐槽,
沉迷双子羊,加隆是三界瑰宝,不接受反驳。撒穆《占星山》同人本通贩中,欢迎光临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恶搞】性福生活段子(隆穆)52

情节高能,非喜勿入

——————————胡说八道的分割线——————————

圣斗士的存在是为了打仗,没有仗打,一群精壮汉子无所事事,只能找别的战场发泄剩余精力。十二宫通常的娱乐是打牌,也参与极限运动和搏击,但始终是万众参与的打群架好玩。

世界杯是个好东西,但四年一次太慢了,不能满足日常荷尔蒙爆发,只要抓住一次就要嗨个彻底。加隆提前买了啤酒和肥宅水,还有各种垃圾食品,邀好基友来家里看球。外面没有圣域那么多臭规矩,可以尽情脱欢,放飞自我。

希腊队没出线无所谓,还有大把花花绿绿的国旗可以支持,米罗带领兄弟会倾巢出动,混迹于酒吧街头,掏出全副家当买自己支持的球队赢,在脸上画圈圈和足球流氓打架。

比赛开始那天,迪斯马斯克和阿布罗狄等人在加隆的住宅看球,看到精彩处抓栏杆撕床单,一群爷们在沙发上跺脚,爆米花和玫瑰花飞满天。穆很淡定,一直在自己的工作间盯紧电脑上狂飙的数字,对楼下狂欢浑然不觉。客人走后,他觉得有必要跟那口子打个招呼,于是找到加隆。

“亲爱的,我不反对你看球,污染环境也没关系,反正你也老了,还有几个四年可疯?但是有一点,别去赌球,实在要赌象征性掏一点,别把家庭基金全押上去。”

加隆躺在沙发上补眠,被穆打扫卫生赶下来,老大不爽,指着对方的鼻子:“你心里不平衡!亚洲队不行就是你这种白白胖胖不爱运动的人太多,还戴个眼镜呢,你以为自己是裁判呀?别阻着老爷们找乐子!”

穆听惯了他的冷嘲热讽,全不生气,“你们呀,心疼心疼袋子里的钱吧。全世界都在踢假球,就你们几个哥们儿认真,以为打圣战。实不相瞒,你的信用卡、银行卡、网络支付我全申请冻结了,完全恢复要一个月,留了点零钱在抽屉里,够你买酒装逼的。”

加隆仿佛坐到榴莲,一屁股从沙发上弹起来,差点撞到屋顶。“什么?你凭什么动我的钱?你这个黑心无良的奸商,自己缺乏运动细胞还不许别人嗨,肥羊你过分了啊!”

穆有条不紊地扫走垃圾,擦干净桌子,将垫布一块块收归原处,又把加隆抱下来放好。“你们赌球那家网店有没有觉得好面熟?是我开的呀。一群败家爷们,押在里面的钱比我一年营业额还高,圣斗士有集体宿舍和低保人家不怕,你呢?你输了去跳楼?”

加隆双手抱臂头发丝炸裂:“难怪你知道我的个人信息,原来赌局是你开的!你自己都靠世界杯发财,凭什么不让我们取乐?”

“我那只是平台。”穆解释道:“你们的钱按赔率要支付给赌赢了的客户,我只抽点佣金。”

“那你怎么知道我一定赌输?我们做了技术分析的,一整套图表,胜率有科学保障。再说神秘力量,过去有章鱼预测,大西洋的章鱼都挑了我选的队伍,还没听说过绵羊猜球的!”大龄男子忿忿不平。

“我不知道哪个队赢,但我知道你一定亏!”穆斩钉截铁。

“胡说!昨天我押毛子队就没输!”

“那是因为对手封zhai了,肚子饿!”

加隆暴跳如雷,穆不甘示弱,球没踢几场两口子先卯上了。

“你一定要赌球?”穆对加隆说:“成!咱们俩先赌,你赢一场我就放款,我赢了也不要你的钱。但晚上睡觉你得在下面,我玩什么你无条件奉陪,来呀,赌呀,敢不敢?”

加隆一巴掌拍茶几上,发出震天巨响,“赌就赌,老子还怕你了不成?耍赖的是猪!”

当天晚上,看球的人们把电视砸了,兄弟会在酒吧嚎啕大哭。加隆老老实实躺下,给了穆一瓶凡士林。穆老板换上紧身皮衣,手持皮鞭liao铐,一把将汉子推倒,小巧的嘴唇凑到男人耳边:“叫你不听话,坏孩子是要受惩罚的。”浓浓暧昧的气息,给夫夫生活增添一抹亮色,也给万恶的赌球活动火上浇油。

德国队—扑街,阿根廷—扑街,巴西队—扑街,西班牙—扑街,葡萄牙—扑街,一匹匹黑马倒地,一个一个冷门爆炸,看得下面的人想掐死教练冲进去替他们踢。兄弟会输得只剩底裤,加隆的住宅夜夜笙歌。警察接到周围邻居投诉,说他家扰民,天天半夜都要甩鞭子,糙汉的嚎声吵死人。世界杯期间到处的治安都不好,这种事情根本来不及处理。

加隆虽输了球,但穆替他勒紧了荷包,没有像其他人一般破产。阿鲁迪巴据说已经回巴西打工了,蟹哥和阿布罗狄互相借钱,前几天迪斯马斯克追阿布罗狄,这几天阿布罗狄追迪斯马斯克。米妙因为支持不同的队伍陷入僵持,杂兵排队去斯尼旺海岬跳崖。

“喏,这是你赌资,爱用便用吧。”穆把一张卡交给加隆:“你看,就猜中一两场,其余全在陪我,押队的时候不要太用力,节约点花。”他男人拿了钱,点开赌球站,鼠标在几支队伍之间晃了一圈,兴趣全无。

他问穆:“你怎么知道结果?哪些队伍会赢哪些队伍会输,你根本不懂球,居然给你蒙对了。”

穆这几天特别舒畅,天天拉着加隆下馆子,给他喂水果,运动尽兴心情就好。他过去不这样,主要自家男人太可爱,一把年纪了还那么毛躁,邪媚的小样令人难以抗拒。于是他伸了个懒腰:“我就是知道,你跟我打赌,哪次赢过?”任凭加隆怎么催促,穆始终不说,提走佣金和赌资,深藏功与名。

后来某一天,加隆去朱利安的办公室送资料,老板电脑没关,一瞥之下,屏幕上跳动着一个熟悉的网站,正是世界杯赌球——穆代理的业务。聪明如他,立刻明白了谁是这项业务的大客户和赢家,这群天杀的主神,还有天杀的奸商……

评论(15)
热度(23)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