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真诚做人 踏实撸文
沉迷美剧和暴雪爸爸游戏
ss 撒穆隆穆
漫威 EC
SPN destiel
欢迎观赏我的合集
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占星山》本宣


刊名:《占星山》

文字:囧晨昏

作画: @芹菜将军还是麻将处男 

其余参本人员与《祭坛》基本相同

原作:车田正美《圣斗士星矢》

cp:撒穆

语言:简体中文

字数/页数:总字数14W/264p

尺寸:A5

赠品:明信片X2,书签X2,随机签名版X1

特典1:40p B5漫画本《一瓶星光》

特典2:徽章X3、贴纸X2

神秘小礼品:无料卡片。

材质(计划):正本270g高丽映雪封面烫金,内页80g白牛皮或者道林。漫画特典270g高丽映雪封面烫金,内页100g欧维斯。书签和明信片300g哑粉。包装用塑料双封袋、牛皮纸气泡袋、飞机盒。

价格:待定

发售日:待定

作品简介:


少年仰望占星山,为其雄伟之姿和磅礴的气势所折服,立志有朝一日登上山巅。传说占星山是奥林匹斯留在人间的残存,山顶有一座祭坛,一条蜿蜒小道通往天界。也许是宿命召唤,也许是性格使然,他在这条诸神忘却的道路上逆风而行,停不下脚步。

亲情、友情、爱情,人世间不可或缺,道路再难走,有你陪在身边就好。不用对我同情不必报以怜悯,还不了的情就让它留在那里吧,不还也罢。多年以后你我重逢,可能辨不出彼此的脸了,但愿你还记得当年竞技场午夜烂漫的星光……


收录:1.《占星山》正文(10.2W)

          2.网络公开的三个番外(2.5W):《过去》、《祭奠》、《信》

          3.网络未公开番外(1.3W):《通天塔》

          4.特典:《一瓶星光 》文字(0.7W)+独立漫画小册


试阅:


这时候穆应该在布置宫殿吧?白羊宫空置已久,刚迎来一位主人就要整装远行,但愿史昂没有为难他。撒加想说点什么,想去送行,想再抱抱穆祝贺通过测试,他在双子宫里漫无目的地转圈,拿不定主意。继而恼恨自己一日日地磨蹭,岁月空过,徒增烦恼。穆要走了,打从他接任白羊座起两人一直没说上话。教皇虽不提他们的过错,也没说原谅,三人之间竖起一道无形的墙,互相回避着,以免引发更大的争端。

 

教皇召见穆以后才算松了口,肯给撒加安排事情做,他用一句老话终结了这场无声无息的责难——“做事之前多动动脑子!”面子上糊弄过去了,关系却大不如前。撒加和穆仍然没能见面。白羊座将要赴任远方,这一去也许是数年,也许数十年,也许一辈子不会回来。

 

穆也知道这些,所以一定要见到他,大清早便在教皇厅外守候直到撒加出现。山道上冉冉升起撒加的蓝发,眸子明亮有光,奕奕神采仍在。少年意气和过去的一般无差,却有种说不出的失落,蕴藏在眉间眼角。这些日子以来,好不容易等到了翘首期盼的人,喜悦之情冲淡了心中愁云。穆高声呼唤他的名字:“撒加!”尽量展示出笑脸,明媚如画,如同过去无数次的巧遇。

 

撒加勉强应了一下:“啊,你好,祝贺你获得圣斗士资格,白羊座圣衣很适合你。”

 

“就是羊角大了点。”现在他们两人都是黄金圣斗士了,穆变得比过去沉稳,圣衣包裹着他幼小的身躯,稍微大了一点,但是透着一种岁月沉淀的华贵。撒加努力让自己显得平静,心如止水,穆很好看,滕色秀气的头发比上次又长了一点,配上红发带鲜艳可爱,难怪会被史昂认作女孩。他的气质出类拔萃,不是简单的“好看”一类词可以形容,经过战斗的洗礼,莹润中更藏着锋芒。

 

嘉米尔的后人,长大一些会更漂亮吧?撒加心想,也许下一次见面他就长大了……他很自然地走上去,正了正穆抱怨的羊角,“你长大就不觉得重了。”因为他知道,一个生命要承担的重量远甚于此。

 

穆兴奋地告诉他:“我长大了要像你和史昂老师那样勇敢,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撒加失笑道:“你已经很勇敢了。”

 

话不须多,三两句知心,他们都知道圣斗士在自己的修行地无事是不相见的。分别在即,什么样的感情都有,满腔话语涌上胸口,既然说不完便不说吧,反正他终究会懂。穆拉住撒加的手,把三枚金属雕像放进他手心,冰凉坚硬的质感。摊开手掌,撒加看见一只胖嘟嘟的绵羊,一副钢铁面具,还有一张双面脸,脸部带着撒加独有的相貌特征。

 

“我欠你许多情,一时半会还不了了,所以刻了几个小东西送你。你看,正面笑脸,背面哭脸的是你,绵羊是我,面具是史昂老师,他是圣域的教皇。”

 

“为什么是三个?” 撒加将小雕像握在手心,翻来覆去,

 

“我没考虑太多,心里想着你们就刻出来了。”穆答道:“自从跟随老师来到圣域,亲人,故乡,过去的生活对我来说不复存在。我没有什么朋友,在这里只有你对我好,还有史昂老师……”穆想说:“我抛弃了嘉米尔的家,从此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亲人,一位父亲一位兄长。因为我的原因你们之间生出了嫌隙,这不是我想看到的。我走了以后,教皇大人看重你,定能和睦相处回到从前。”他想了很多,可是一个字也没说,怕说出来撒加难过。分别时应该说好听的,祝福之语,这也是史昂教的。

 

撒加翻到雕像的背面,对图案不甚理解:“我为什么要哭,你见过我哭吗?”

 

“啊,没有!”穆急道:“不好看吗?要不我磨掉,给你刻两张笑的……”

 

“不……不用了。”撒加把三枚雕像收入怀中,“你刻得很贴切,连我自己也没有发现这样的一面。”穆露出歉然之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你笑容的背后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压抑,不经意刻出来,错了请不要见怪。”

 

“怎么会,我们不是朋友吗?”撒加鼓起勇气抚了穆的面颊,“朋友之间肝胆相照,不必拘泥,更不存在‘见怪’一说,我很喜欢你的礼物。”

 

穆见他满意地收下了,双腿腾空跳了起来,分别的忧愁一扫而空。“太好了,我还怕你嫌弃呢!就这样吧,我要走了。你记得好好吃饭,早点睡觉,去冷的地方多穿一件衣服,替我照看教皇大人,我走了啊!”

 

他还真是,马上就不见外了,乱七八糟说了一大堆……撒加给穆绑上发带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回报,而现在,小孩子抽象的艺术品就在他掌中,有点好笑又感觉无可奈何。在他心里欠了就欠了,还不了便不还,干吗非要撇清?永远欠下去才好……



                                                                 -------------选自第十章.礼信



进度:

排版完成,打样进行时,周边设计中。冷圈冷cp做这个全是为了爱,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注和支持。


《占星山》与《祭坛》同一系列,为《祭坛》的前传,《祭坛》实体还剩几个余本,欢迎捞走,打捞地址









评论(18)
热度(33)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