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真诚做人 踏实撸文
沉迷美剧和暴雪爸爸游戏
ss 撒穆隆穆
漫威 EC
SPN destiel
欢迎观赏我的合集
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狼与羊】西藏游记(隆穆)

随手yy之作,送给别人的生日礼物,情节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虚构的分割线------------------------


去年我和几个朋友相约去西藏旅游,没有跟团,也不是穷游,单纯自助旅行那种,包里装满mao爷爷,各种卡,卡上余额充足,够一路坐车住店,从容不迫的游玩。从成都到拉萨,我们坐火车,一路顺利。游完布达拉宫,大家兴致很高,又租车去了日喀则。那一路雪山很多,阳光之下闪耀如金,我至今忘不了轮胎碾过积水的那种洒脱,我们追赶太阳,偏离国道越开越远。

这是一个网络高度发达的时代,打开导航,注意不进无人区,沿途都有机站,手机信号基本无虞。感谢D和guojia这些年的建设,基础设施真心不错。日喀作为旅游胜地,进入城镇就有旅店,餐厅和杂货店,各种商品玲琅满目,租车服务也很完善。我们中有个矫情的家伙,吃不惯当地食物,闹着要啃汉堡。而她居然有那个狗屎运,经过某条山沟,遥遥望见一家西餐厅,传统木质建筑,鸟语店名,可谓中西结合的典范。

我们在门口晃了一圈,见店里有其他食客,想来不是黑店,便放心大胆的走进去。我去洗手,朋友们上厕所的上厕所,灌水壶的灌水壶。当我们做完自己的事情,坐下来看菜单时,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旅游地区物价高,这个我理解,但这家店也忒贵了吧。牛排定价比内地多了一个零圈圈,他们怎么不去抢?

我放低嗓子,跟邻桌的打听,从穿着上看,他们几个也是游客。我问他们了解这家店吗?有没有营业执照,价格那么贵,是不是zai客呀?他们几个笑了笑,不置可否。这时,餐厅大厨走出来,冲我们挥锅铲,“老子这里明码标价,爱吃不吃。你去村口看看,先给你吃再报价,强制买单,那才叫黑店!”

我一见厨师,顿时呆了。cao尼ma,天下居然有那么帅的帅哥,还是个欧洲人,不符合一般常理。一瞥之下,倒也明白了其他食客的用意。大厨够帅,别说天价,就是宇宙价也吃!我们几个女人一般心思,再也不提东西贵,分别点了汉堡、牛排、意面、肉卷,然后伸长脖子翘首以待。等餐的时候,来了个小店员,送餐布倒柠檬水,动作娴熟。那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棕色短发,七八岁年纪。藏区地广人稀,小孩念书之余在自家店里帮忙很常见。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我瞧他生得可爱,不像杂志上拍的那种脏兮兮的小孩,心生怜爱,把路上解闷儿的口香糖递给他。孩子推开零食,对我们这种怪阿姨的施舍见惯不惊,“你们想问那个大帅哥直说,不用拐弯抹角。他是个希腊人,看上我家风水宝地,来这圈钱。”

厨房只有大帅哥一人,不会很快上餐,我和几个朋友交换了眼神,掏出大钞。这小孩见过世面,不是两颗糖果可以收买的。出门在外,图的是个顺心,该缴学费不能省。“小伙子,这是小费,左右没事,跟咱聊聊日喀则的风土人情呗。”

孩子听说是小费,不客气的收下,同时乜了我们一眼,“什么风土人呀,日喀则快被你们背包客踏平了。”听他那意思,我们这种女人忒也烦,好在是暑假,权当赚零花钱吧。“咱们家大厨叫加隆,你们看看可以,离他远点。这人性子不好,别惹他,骂人了我可不管。”

“臭小子,老实干活儿!别唧唧歪歪的,小心我告诉你哥。”去过藏地的朋友大概知道,那边民居以碉房为主,木石结构,窗口小。厨师的抱怨从黑漆漆的厨房里传出,听上去很是愤慨。有一点不得不说,他的汉语很棒,打开门做生意,基本功倒不含糊。

“我说错了吗?是谁呀,贪小便宜来西藏穷游,还偷了我的小羊!”

“你家小羊满山跑,不拴好,又没写名字,谁知道啊。”

小孩说起店里的厨师,气不打一处来,压低嗓子,把那人的来历一一细数。孩子年纪小,加之正在气头上,说话有些结巴,词不达意。我整理了一下,情节倒是蛮清晰的,大概是这样:

有个外国人来日喀则玩,没带钱,也没电话,除了一套T恤和背包,啥也没有。这人在村口一家店子吃了饭不给钱,还跟店里人打了一架,被赶到公路上。这下可好,拦车拦不到,肚子饿了就去地里挖土豆掰玉米,长期流浪。后来有一天,孩子的小羊不见了,找到时被这个男人拴木桩上,他自己在河边生火烧水,磨瑞士军刀,打算煮羊肉汤。

“胡说,毫无事实依据!”

大厨把锅一剁,“轰”一声,把我们几个吓坏了。依他的气性,要把牛排煎到地板上,让我们吃一嘴土。我们乖乖闭嘴,不敢再问。这时候,响起“吱呀”开门的声音,有人从后门进了厨房,柔声安慰厨师。他的声音很清,隔着老远的距离听上去沁人心脾,厨师捡起铲子骂骂咧咧,语气有所好转。

不一会,声音清脆的男子端来薯饼和烤玉米,笑容可掬,“各位久等了,我刚才有事出去了,店里只有加隆和小贵鬼,他们两人忙不过来,招待不周还望见谅。”男孩撅起嘴,对“小”字不甚满意,这人应该是厨师提到的孩子的“哥哥”。兄弟二人差着十几岁,一般的圆脸大眼,皮肤白皙。做哥哥的兴许是年龄缘故,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异于常人的风情。

他是个美男子,毋庸置疑,和希腊厨师不一样的类型。西藏真是个神奇的地方,男子俊朗,卧虎藏龙。我偷偷打量,他头发好看,淡雅的紫色,与厨师相比少一份张扬,多一份矜持之态。就这颜值,别说牛排掉地上,喂土我都吃。

“我是店长,叫穆,厨师是我朋友,服务生是我弟弟。”他自报家门,大概进屋的时候听到贵鬼聊加隆的内容,想澄清一下。“我们一家住在藏地,但不是藏族,嘉米尔听说过吗?那是南部边境一带海拔更高的地方。我们搬来日喀则,因为这边人多交通发达,谋个生活。”

“您看起来确实不像藏族。”此话刚出口,我就后悔了。他可以随意介绍自己,我不应该唐突插嘴,这是礼貌问题。穆的修养极好,付之一笑,全不在意。“汉地的文化氛围宽容,像一块磁铁,吸引这边的年轻人。我出去上过几年大学,喜欢内地,如果不是他呀,可能就在外面定居不回来了。”穆先生说起加隆,笑意盈盈,和贵鬼的版本大不相同。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加隆当年是来穷游没错,但不是真的穷。他以为小羊没有主人,随手牵走。欧洲养殖场与藏地不同,这边民风淳朴,道不拾遗,所以羊羔没有标记,都是放敞。加隆语言不通,身上没钱,和村头开店的老板闹了矛盾,肚子饿了,不得扒拉点东西充饥?”

穆说得头头是道,我们表示信服。加隆心情一好,端来食物,我们狼吞虎咽的吃下,顾不得味道也顾不着形象。两个男人那么俊,多看一眼是一眼,何况他们的故事也很有趣。

当年加隆来西藏穷游,身无分文,美其名曰洗涤心灵。结果西藏根本不是他想的那样,外媒把这里描述为原始社会,到了之后才发现是资ben市场。一路上不缺餐厅超市,也不缺飞机火车,缺钱,景区的消费比外面高了一倍不止。

他拦车拦不到,吃饭没带钱,傻走下去补给用尽,恐怕会死在路边。机智如加隆,干脆赖在村庄附近,摘农作物充饥。贵鬼的小羊没拴好,跑出来吃草,被他当野生动物牵到河边,磨刀烧水,准备美餐一顿。这情形让村民看到告诉了贵鬼,一群人带着农具和棍棒来讨小羊。幸好当时是暑假,穆在家里。他懂一些外语,能和加隆交流,收下落难的穷游客,带回家里洗澡更衣。否则呀,凭他什么基因,在高原待上半年,晒得黑里透红,就难辨人zhong了。

“加隆不懂藏语,汉语会几个词,没法和当地人交流。我带回去那会胡子拉碴的,衣服破了,一身泥垢,跟电视剧里丐帮帮主差不多。”厨房传来另一个人反驳,“你差不多一点呀,不要随意发挥。我这是国ji友人落难,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加隆本不懂汉语,现在滚瓜烂熟,可见是很久以前的事。

穆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没抱任何幻想,结果加隆洗出来,喂饱,理了胡子和乱发,眼前一亮,竟是个潇洒标志的青年。怎么办呢?穆打算送他到拉萨,交给当地zheng府,联络大shi馆送他回家。大龄男子推说不要,希望留下来帮穆做事,偿还人情。穆的双亲没了,亏得国家zheng策好,关照少shu民zu,弟弟村上住着,他在外面读书,日子勉强能过,但并不富足。

某人刚进这条沟就被村口的hei店坑害,却也发现了这里的商机,鼓吹穆开个餐厅自主创业。当时穆没有毕业,自然不允,后来加隆回了一趟希腊,穆以为再也见不到他,哪知这人又回来了,带了笔钱,把老屋子改装成西餐厅,招牌是希腊文的“海龙”,难怪我们看不懂。他明码标价,贵是贵,不存在欺zha,生意不错。

厨师在里面一边煎牛排一边唱着欢快的歌谣,穆被这种情绪感染,亦觉得欢乐畅快。毕业之后,他回到家乡经营小店,没有丝毫不满足。

“他很能干,真的,原来总把食物烧糊,现在不会了。我家人少,多亏加隆,别看他凶巴巴的,还为村民赶过狼呢,大家都感激他,贵鬼说是不是呀?”男孩翻了个白眼,他没说什么,就是事实了。即使招财进宝,赶走野狼,贵鬼还是不喜欢加隆,这是一种很难解释的情结。

我们听故事,吃完饭付过款,赖在店里剔牙齿,别的客人渐渐离开,只剩下一桌奇怪的女人。穆打发贵鬼写作业,把加隆赶出厨房,换自己进去做饭给他吃。厨房飘出阵阵香气,我们羡慕希腊男人的福气。加隆厨艺不佳,敢烧食物卖钱,里面一个厨艺好的伺候着。穆的手艺,别人花钱还吃不到,他呢,深知这点,从头发丝到脚指甲盖充斥着被人伺候的优越感。

加隆是个健谈的人,口无遮拦,啥都敢说就怕没有听众。前面讲了他那么多,当然要发挥口才,为自己洗刷一番。“我可不是因为穷,或者想占便宜才不带钱的。老子当初年轻,缺乏经验,被傻bi网友给骗了。早几年,网上到处都是背包客朝圣的毒鸡汤。什么两手空空,洗涤心灵,来一场所走就走的旅行。后来我才知道,没有的事,谁吃饱了撑的给你白吃白喝,是文青散布yao言,媒体chao作,共同搞活旅you经济。”

他滔滔不绝的攻击文艺青年,听得我们几个汗颜。穆把午餐端上来,才暂时止住某人的话头。“吃吧,这些堵不住你的嘴,我再烤个饼。你也是的,不做调查不学两句简单的交际语,横跨半个地球乱跑,能怪旅you经济吗?”

加隆嘴里塞了食物,口齿不清,“要我说,还真有责任,旅游景区hong抬物价政fu管吗?我刚进你们村,吃了碗浆糊,屎一样的颜色,老板跟我漫天要价,还是吃完了才报的。什么当地人厚道,我看是宰ke提厚刀吧。再说开车的,只载小姑娘。我一个大老爷们,站在路边都快凝固成雕塑了,他们选择性无视。别怪我说话难听,真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哦,一路上……”

穆瞪了他一眼,将青稞饼塞加隆嘴里,不让他在女士面前说粗话。“你见过几个那样的?胡夸海口。我们村的玉米棒子、土豆,你拿了那么多,还有小羊,听到谁抱怨吗?这些年,一毛不拔的旅客不要太多。今天一碗饭,明天一张饼,勤恳劳作的人都给他们吃穷了。那景区wu价,不也是旅客抬起来的吗?把西餐那一套玩意运到日喀则,你算过成本没有?这里运费比内地贵几倍,脑子进水了才来藏地吃西餐!”他特意对我们笑了笑,“不是说你们。”我啃牛排的手停在半空,吵着要吃西餐的那位已经噎不下去了。

“他说的是事实。”加隆指着穆,“我们都犯了一个错误,过于高估自己,不把当地人放到同一条水平线上。所以他送我去大使馆,我不肯,老爷们立于天地间,不能白吃白喝。我得帮他干点活,给他看羊,赶狼,心里才舒坦。”

加隆穷游并不是完全空手,他带了一个专业行囊,把自己搞得像个特zhong兵,最关键的食物和钱却没带。他说他原本在哥哥公司上班,为了鸡毛蒜皮的事情,兄弟俩吵起来。兄长说他邪恶,激起大龄青年的逆反心理,工作牌一甩,luo辞了出去“净化心灵”。这不是第一次吵架,教堂不够他折腾,想走得远一点,再远一点。损友乘此机会推荐穷游西藏,说什么不带钱最虔诚,语言障碍不存在,流浪的才是生活。

然后他就信了,然后他就去了,手机电脑一概不带,银行卡信用卡统统没有,只会“厕所”、“医院”、“xx0”、“你好”、“去ni妈”这几个词。穆可以作证,他刚接触加隆的时候这家伙指着任意一幢建筑管那叫“厕所”。可怜的希腊男子不懂穷游真谛,出发前也不调查调查,为什么发博文的都是女性,极少小伙子成功的案例。当他拦不到车的时候,才开始正视这方水土的性别qi视。

日喀则地区不缺游客,内地人多,外国人也多,当地居民见怪不怪。加隆坐进hei店的时候,老板心花怒放,以为一条肥鱼上钩。通常情况下,老外比较阔绰,人傻钱多。我们这位是个异类,长相帅气,背包很鼓,给人一种有钱的错觉。所以买单时,贪婪的老板在后面添了一个零,把外国友人吓坏了,一路狂奔逃出店子,和店员打架,双方都挂了彩。

当加隆终于明白过来,穷游等于穷途末路的时候,为时已晚。他的家当在希腊,只有一张到拉萨的单程机票。往前走死路一条,只能留在村庄附近觅食,好歹能活下来。人在绝境中,生存能力是很强的,挖土豆,掰玉米,河水煮熟了果腹。唯有一样不好,水太冷,干是干净,不能直接跳进去洗澡。时间一久浑身难受,再给阳光暴晒一下,活像个乞丐。就这么回去,兴许哥都认不出,心灵是升华了,肉体惨不忍睹。

有一天,流浪汉上山挖蘑菇,碰上一只小羊,小家伙白白胖胖毫无防备。加隆已经忘记上一次吃肉是什么时候,小羊在他眼里变成一块行走的排肋。没有主人,大概是野生的吧,他这样想,牵到河边准备宰了。水烧滚,刀磨好,来了一群气势汹汹的村民。他大声解释,翻来翻去只有一句“去你ma的xx0”,结果被大棒子追得到处跑。这一刻,他不仅洗涤了心灵,简直灵魂深处爆发ge命。

穆及时出现,拯救了外国友人的节操。他会说英文,终于有一个人可以交流了,加隆流下裙带菜眼泪,然而事后拒不承认。“他不是小偷,也不是流浪汉,是个游客,钱丢了。”穆这么向众人解释,保住加隆的面子。希腊男子只是单纯的无知,缺乏调查,不是刻意作恶。但当地居民厌恶穷游客由来已久,穆自然不会说破。其实他心里也鄙视那些人,贪小便宜,素质低下,缺乏感恩的心。

“肚子饿吗?”穆问加隆,对方拼命的点头,眸子里发出饥饿的绿光。穆把他带到自己家里,放水洗澡,给他理了胡子头发,送上热腾腾的面饼和汤。“可惜没有好东西招待你,家常便饭,你随便吃吧。”那一个不等穆说完,吃了个底朝天,连碗底都舔干了。

我记得加隆有这么一个动作,冲我们挥舞空碗,标准的汉语,“好吃!这是我吃过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我情愿相信是饥饿的作用,还有感激,让他以为藏民简陋的一餐胜过珍馐佳肴。

“穆,我不想走,让我留下来做点什么吧,麻烦你这么多,怪不好意思的。”

“可是这里没你能做的事呀。”

种地,加隆不会,放牧,不如交给贵鬼,小羊羔看见他就跑,家务也是不能指望的。此人来自遥远的爱琴海,放dang不羁,与雪域高原的艰苦生活格格不入。穆给他准备生活用品,挪出床自己睡地上,又好心的借出电脑,让加隆联络希腊亲人,报个平安。

几天后,希腊那边回了消息。加隆的兄长余怒未消,但是打了一笔钱给穆代收,叫他弟净化完心灵怎么浪出去的怎么浪回来。某人把这段信息翻来覆去看了几十遍,在床上打滚,更加不肯回国,赖定了穆。“我在这里找工作,当外教得了。”穆当头一瓢冷水泼下去,“太奢侈了吧。村民送孩子上学,大多求个识字算数,教育jing费不足,不会雇你的。”

“那我给你当外教。”加隆锲而不舍,诚恳的眼神望着穆。

“你口音太重。”穆皱起眉头。

“我给贵鬼当外教总行了吧!”穆推辞不过,只得答应他,让不速之客继续住下。就私心而言,穆宠这世上唯一的弟弟,希望他“赢在起跑线上”,有一个不逊于内地si立学校的教育环境。外教不一定好,至少逼格高。

当弟弟的不识这番苦心,只顾贪玩,牵着小羊满山跑,一天到晚见不着人影。最后成了穆教加隆汉语,还有藏文,顺便学点大概一辈子也用不上的希腊语。加隆很聪明,一点就透一学就会,不到一个月,玩转国内各大论坛,向穆提出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西藏地区原来bao经zhan火吗?是不是打得很厉害?”

穆一时半会竟答不上来,“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网站上写的啊,穷游西藏,这是一条pao火连天的tian路。你看,炮huo连天,肯定打得很厉害。”

穆看完那些诨话,臊了一脸,连忙把网站关掉。“不懂别乱看!”

简单粗暴的方式,并不能困住加隆很久。又过了一段时间,他已经完全掌握这些俚语的内涵,继而开起穆的玩笑。“嘿,都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吃你粮住你房上你的网,身上没半毛钱。你看可以不可以按网上的规矩,嗯嗯嗯嗯,咱们关上门结算一下呀……”他飞扬的眉毛神气活现,仗着语言天赋,说起段子,让穆头疼不已。

“加隆……”穆扶住额头,“你觉得闷了出去转转山,看看水,总玩电脑是无法净化心灵的!”

之后某天晚上,一向太平的村子竟来了狼,在后山嗷嗷直叫。穆打电话给林ye局,加隆拾起一把农具,自告奋勇,“赶狼这种事情交给我吧,我受过训练,野外生存能力比你强。”穆惴惴不安,“咱们待在家里,关上门不就好了吗?”加隆正色道,“你的羊怎么办?还有你弟弟。小孩子起夜难保不会跑出去,不能坐以待毙呀。”

村民们各自拿上农具要跟加隆去打狼,他说不用,一一推辞。“我一个人就够了,你们别拖后腿。”村民一想,外国流浪汉也许真有寻常人不具备的能力呢?反正是他自己提的要求,死了不用负责。加隆一个人上山,只有穆替他捏把汗。好在那家伙天不黑就回来了,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附近山上的野狼,时不时下来打把秋风,虽然没有伤及人畜,总让穆心里不舒服,担心贵鬼和小羊。加隆帮忙赶了几次,情况有所好转,村民对希腊流浪汉的态度也在转变,不再当他是偷羊的贼。他对穆说,“我要保护你。”穆一个感动,靠到对方肩上。贵鬼来找哥哥,有时候门锁了敲不开,从此更讨厌加隆。

加隆研究地图,认为穆家地理位置不错,装一装可以开餐馆。“可是我还没毕业,贵鬼又那么小。”等到开学了,穆回去上课,加隆也回到希腊。他们时常想念彼此,梦中双双回到日喀则山区木石结构的老屋子。梦中野狼在窗外嚎叫,两人相依相偎,共同度过漫长有风的夜晚。

第二年夏天,差不多同一时候,加隆回来了,带了一大笔钱,像模像样做起工来,把穆的老屋子改造成西餐厅。“你确定要这么做吗?西藏距离希腊十万八千里呀。”穆一边帮忙,一边问他。“我都开始贴墙纸了,还不够确定的吗?西藏嘛,离我原来住的地方是远了一点,可是我心里一闪念就到了。”

西餐厅开起来,穆看了加隆做的菜单,下巴掉到地上。“这么贵,不如去抢,你打算卖给谁呀?”加隆摊摊手,“抢jie是wei法的,世上只要有文艺青年,有背包客,只要交通和网络不出问题自然有冤大头上门,我早就看好你这里的商机了。”

原来他被hei店宰过以后,首先想的就是这个。穆稍微不爽了一下,随即作罢。这样也好,未来的日子里,每天都能看到他干劲十足的脸,冲向天空的发型,听到他爽朗的笑声和歇斯底里的瞎唱,何乐而不为?毕业后,穆选择回到家乡,和加隆在一起,经营自己小小的事业,顺便给贵鬼攒读书钱。

我能看出他们的感情,根据独特敏锐的洞察力。穆提到加隆的语言充满骄傲,虽然会损他,那是说笑的语气。他在乎这个人,在乎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恬静的脸上写满关心。眼与眼的交流,真实无虚,足以说明一切。

我们中有一个话包子,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大胆提问,“那狼不是真的吧?说到底,只有叫声,谁也没有亲见,也没有丢羊呀。老板你就没有想过,他为了留下来用mp3下载狼叫放到草丛里。其实呢,根本没有野狼,所以不需要帮手,也不存在受伤。每天例行出去,是把电子设备拿回来充电。”

穆莞尔一笑,没有作答。此刻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他在护短,故作不知。加隆暴跳如雷,把我们一行人撵了出去。我们收拾行李上车,吓得屁滚尿流,开上国道才稍微找回了心神。“妈呀,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凶的男人,长得挺帅,翻脸比翻书还快。”

路上,我们各自望着车窗,看风景的看风景,想事情的想事情。山路崎岖,颠簸不断,午后特别容易犯困,我不知不觉间阖上眼帘。穆牵着加隆的手,从夹金山下走过,夕阳的余晖给两人渡上一层黄金,仿佛一对战士,挺拔伟岸。后来座位一抖,把我颠回到现实,天已擦黑,离青年旅舍还有一段距离。我意识到自己做梦了,源于平素所爱,一个美丽而真实的梦。








评论(9)
热度(18)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