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真诚做人 踏实撸文
沉迷美剧和暴雪爸爸游戏
ss 撒穆隆穆
漫威 EC
SPN destiel
欢迎观赏我的合集
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恶搞】性福生活段子(隆穆)58

hun段子系列,庸俗恶搞OOC,非喜勿入!


-----------------------保重视力的分隔线-----------------------


结婚之前,穆并不知道他是这样的加隆。


冬季来临天气转凉,穆准备了一床足够宽大的被子供两个大老爷们盖,面料轻柔适材质舒适。到上半夜之前他们都盖得周周正正,下半夜忽然没了,穆从梦中惊醒打了个喷嚏。一拽被子,被家里那口子裹了几转紧紧地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穆不忍叫醒对方,用力拽了几次,好不容易弄出一小块足够遮住肚子的,勉勉强强躺下。不到五分钟,加隆动了一下,穆肚子上那片微不足道的纺织品又被卷走,什么都不剩,留下可怜的人在夜晚的寒冷中瑟瑟发抖。


“亲爱的,挪一挪好吗?我没被子盖了。”穆推了推加隆,轻声恳求。


加隆砸吧砸吧嘴,睡意浓浓,转过身子不睬穆,被子在他身上缠了几转裹成一个卷,而他就是那卷的夹心。


“亲爱的这是双人被,还是加长款,你怎么全卷走了,这样是不对的!”


穆加重语气,加隆终于醒了一点,不耐烦地把被子让出。穆好不容易盖住自己,十分钟之后加隆扭来扭去,被子又全被他拖走,穆多次抱怨均没有用,冷飕飕地睡了一晚。


机智如穆当然不会容许这种情况继续,第二天,他从网店囤货的仓库直接取出一床新被子给加隆,自己盖旧的,这样一来既能解决那口子抢被子的问题又不会影响夫夫感情,他简直太佩服自己了。


加隆是个粗心眼子,穆给他什么他就用什么,晚上一人一床被子也没觉得奇怪。穆愉快地做了养生按摩,温水泡澡,喝下蜂蜜水,准备睡个好觉。不料半夜一阵冷风袭来,他哆嗦着睁开眼,被子又没了!再看加隆那边,两床都被他霸占,一床裹在身上另一床压在身下,活脱脱一位地主恶霸。


“亲爱的!”穆终于发现这不是被子的问题,是他男人,加隆太会睡了,豌豆上的公主都经不起这么折腾。他毫不客气地拖拽被子,加隆不爽地扭来扭去,然后穆用力过度,一个没抓稳摔下床去,头磕在床角起了个青包。


次日早起,加隆像往常一般漱口剃须,看报纸吃早餐。乍一眼看到穆,画风诡异难言,一对缺乏睡眠的乌鸡眼瞪着自己,受寒的嘴唇呈现出丧尸片的青色,气得乱七八糟的头发越来越像自己,最刺眼还是黏在额头上的创可贴。


他忍不住发问,“亲爱的你怎么了?做噩梦吗?早跟你说了别看《美国恐怖故事》,你就是不听,吓着了吧,晚上起夜摔破头?”说着,他露出看穿一切的得意笑容。


“我在坟场边上长大,拿胫骨敲鼓玩,你觉得我会怕鬼?”穆恨恨地道,“我倒是好奇,二爷您是怎么长大的?是不是蛋卷吃多了,抢被子太专业!”


加隆一听就笑了,“早说嘛,原来是这事,同你港我抢被子可厉害了,而且睡得死。小时候和哥一起长大嘛,睡同一张床穿同款训练衫,圣域就那么点物资当然要抢啦。你别觉得冤枉,他和我比没准儿谁更厉害呢。”


穆听他那么说头痛愈重,脑子里浮现出一副画面:两个蓝色爆炸头的小鬼争夺一床被子,一个往左一个往右,拉呀拉,扯呀扯,左边的变成了墨西哥鸡肉卷,右边的变成了煎饼果子……


“好好,别难过了,我给你想个主意吧。”加隆心疼地摸了摸穆的头,“你最好多穿一件睡衣,或者穿睡袋。要不把被子改装一下缝在身上,就不会摔倒着凉了。”


“搞了半天你还是不肯正视自己的缺点呀!”穆冲着汉子咆哮,加隆早有准备,用报纸挡住对方保护潇洒脸庞,接着脚底抹油溜去上班了。


怎么办呢?穆气得不行,转念一想,日子还得过吧,难道被这种小事情打倒?好在他心灵手巧,缝缝补补不在话下,不到半天功夫就把老被子加上一双袖子,用腰带固定,这样一定不会再被加隆抢走。


到了晚上,穆穿上自制的“睡被”,戴上防噪音耳塞,警告加隆不许烦他,冻了两晚无论如何要补个好觉。某男本来想找他亲热,见穆炸了毛,只得悻悻睡下,其实没有服气。夜里加隆一直过去黏穆,夫夫间那种亲昵,穆急于入眠对此无动于衷。


“亲爱的,别那么冷淡……”


“我不是冷淡,是着凉!”


一个嗯嗯啊啊地示好,另一个装模作样地躲避,扭扭捏捏,欲拒还迎,不知怎么地到了半夜,“睡被”竟被拔掉,然后又被加隆卷走了……


穆气得从床上弹起来,恨恨地看着自家男人——海龙将军呀,一招“黄金三角”席卷床上用品不留痕迹,难怪他28岁之前都找不着对象,穆终于明白问题的症结,并且恨不得一脚将他踹下床去。


可怜的穆连续冷了几天,没有被子盖,怒到极致跟加隆分居示威,睡到客房去了。入夜,他牢牢地抓紧被子,像溺水之人抓住救命稻草,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好温暖好舒服……


三天晚上没盖被子了,穆此时的感觉如同置身云端,被无数只绵羊围绕,咩咩咩咩的叫,天上的白云棉花般丝滑……


然而这种愉悦没有持续多久,加隆推门进来了,蹑手蹑脚钻进穆的被窝,掀起一股冷气。


“你干嘛你干嘛!”穆拽住被子,誓死捍卫主quan,敌不过加隆凶恶中带着一丝幽怨的小眼神。


“你丢下我一个人合适吗?我们可是夫夫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床同被同枕头。”


“你抢我被子的时候可不是这么想的!”


“我那是条件反射,不是故意整你,别小心眼呀。”


“谁小心眼了?”


“你,你心眼比针眼还小。”


“你才小心眼。”


“你冷落我!”


“你冷我好吧,隆二爷,你这人怎么颠倒是非,恶人先告状呀!”


“那也是条件反射,不是故意的。”


俗话说两口子床头打架床尾和,穆拼命保护被子,加隆玩命跟他抢,夫夫二人打打闹闹,心跳加速呼吸变粗,一扫冷战的阴霾,终于滚到一起,齐心协力把唯一的被子踢到床下。打累了,疲惫了,两人一块儿睡着,醒来时光溜溜浑身冰凉,两个人都得了感冒。


“阿嚏!”


加隆捂在被子里发抖,看穆贴着退烧贴做工,竟饶有兴趣。穆痛定思痛,给家里装上了风暖,地暖,水暖,各种暖,保证一丝不挂也不会感冒。他后悔自己对加隆的认识不够,其实早就要这么做了。


什么?你说抢被子?不,穆已经彻底认衰,并且不打算提及这个话题。







评论(11)
热度(27)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