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无节操撸文,喜欢恶搞,激情吐槽,
沉迷双子羊,加隆是三界瑰宝,不接受反驳。撒穆《占星山》同人本通贩中,欢迎光临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大王不容易(沙穆)4

“太久了,从前的事情我记不清楚,连名字也是……”

西门吹雪隐约记得自己是个圣斗士,至于怎么当上的,什么星座,不甚清楚。他曾经是个读书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那种。康熙年间科举中了探花,当官没几年,在一次缉捕大盗的行动中被一个背后有虎头纹身的小伙子诓走,拐到圣域去了。

沙加与穆头上分别流下一滴汗珠,背后虎头纹身,难不成是童虎老爷子?康熙年间……差不多,是他没跑了。如果童虎在此,问问他,兴许还能挖出更多内幕,包括这家伙的真名。他俩希望听到更多更有用的信息,咽了一口唾沫,一同保持了沉默。

“噢,我想起来了!”书生鬼摸着那把断剑,“我是剑鱼座圣斗士,上届圣战被一个王八蛋冥斗士偷袭,一剑穿胸,壮烈牺牲!”

剑鱼座!沙加和穆头上流下第二滴汗珠。那似剑非剑,又尖又细的武器原来是鱼嘴啊,没想到,没想到!

“嘿,说谁呢!”老鬼拍了一把书生的肩膀,“谁是王八蛋,你给我说清楚了!明明是你偷袭在先,我正当防卫!而且你也把我刺死了呀,咱俩倒一起,有尸骨为证。”

所有目光齐刷刷的转向老鬼,难怪他栖身的是把黑宝石剑,原来是冥斗士呀。老鬼觉察到不友善气氛,连忙为自己辩解,“冥斗士怎么了,你们以为我想当呀?我当年可是国子监祭酒,仕途亨通,谁知被魔星附上,升官发财无望,五福临门也完了,连命都没保住。”

圣斗士是人,冥斗士也是,大家都不容易。沙加叹了口气,在场的鬼们忽然有点同情他,没再追究老学士生前的身份。

“是你!”老鬼的话唤起书生鬼的记忆,“我说那么面熟,你是我们书院最老的家伙!你喜欢江湖小说,拉我一起编书。后来捣鼓了几年,书没编出来,你凭空消失,当冥斗士去了。”

老鬼不服气,“你不也当圣斗士去了吗?书没编出来怪我咯?”

言至于此,真相终于大白。二鬼生前是一对好朋友,忘年之交。原本读着书当着官,不知怎地,被牵扯进圣战,稀里糊涂杀了对方。他们活得不透彻,死得糊涂,当年种种没能想通,变作鬼魂在坟场里游晃。

穆敲了敲脑门,“这么说,只要他俩想通了,放下心结往生极乐,我们就能恢复原样吧?”

“应该是。”沙加觉得有道理,挡在二鬼中间,阻止他们争吵,“行了行了,二位差不多一点。人都死了,有什么可争的?你杀了他,他杀了你,一命抵一命,公平公正,不如就此罢休,成佛去吧。”

话没差,书生鬼听后第一反应却是,“不,不行!我还有心愿未了!”老鬼亦附和道,“我也是!”

穆问他们,“什么样的事情,说来听听?我和他虽不是万能的,黄金圣斗士总比寻常人厉害些。我们不能解决,别人恐怕也做不到。”

嗯……心愿……

“当年的事情没完呢,我想和他一决高下,争夺天下第一剑客。”

“对,你砍我一剑,我劈你一下,未能分出胜负就死了,多遗憾呀。”

穆不解,“你们两个要打,一决胜负或是殴打泄愤,随便找个旮旯,你捅他几刀他戳你几下就解决了嘛,为何拖到现在?”

“你懂什么?蠢材!”老鬼突然严肃起来,身后刮起一阵阴风。沙加拉住想要打人的穆,让他把话说完。“这是一流剑客的决斗,不是市井地痞打打闹闹。咱们文化人,要在屋顶,挑个月圆之夜,痛痛快快打一场,才能完成心愿。”

二鬼生前沉迷江湖文学,死后性情不变,恰好遇上同道中人——贵鬼和玄武,把他俩带到圣域。孩子不懂事,拿圣战砍死人的武器玩游戏,天秤宫中有紫龙留下的武侠小说,二鬼看后打开新世界大门,沉迷其中一发不可收拾。一个自称西门,一个标榜叶孤,定要效仿书中情节,一决胜负,不把这出戏演完无法得到安息。

“你要求真多!”沙加忍不住吐槽。总的来说,他持宽容的态度,因为这个要求不难做到。能送两个鬼魂上天,就能解决他和穆的问题,麻烦一点也值。

“好日子不用挑了,今天就是十五月圆之夜,否则这些鬼魂不会聚集起来。”众鬼们闻言纷纷点头,抬首望天,一轮明月高悬,足见沙加所言不虚。二鬼想拿各自的武器,伸手过去,捞了个空,多次尝试均未成功,不由得急起来。

“怎么办?咱们没有肉体,拿不起实物呀!”

穆问沙加,“鬼片里面不是有隔空取物吗?他俩为啥不行。”

沙加答道,“所以那是鬼片呀,不是真的,对吧。”

穆点点头,无话可说。闲聊归闲聊,最后还得解决问题。鬼拿不起实物,又执着的想要比剑,于是剩下一个很馊很馊,馊到没救的主意——他俩分别附到穆和沙加身上,由两个人类的肉体替他们比试。

“不行!绝对不要!我们还没换回来呢,再附一只鬼在身上,压力忒大了吧!”

老人家在墙下偷窥,听到里面咆哮,史昂碰了一下童虎的胳膊,“沙加发飙了,指不定对我徒弟做什么。穆有危险,你准备好,和我一起冲出去。”

童虎勉强应了一声,暗自嘀咕,“这咆哮的风格不像沙加呀,倒似你白羊座一脉相承。”

“你说什么?”史昂瞪着童虎。

“没……没有……你冲前面,我殿后!”

那边穆发泄完情绪,还得面对现实,不把二鬼送走,他只能继续做沙加,这体验受够了。于是一群鬼熙熙攘攘上了处女宫房顶,穆和沙加也爬了上去,一人拿一把凶器,仿佛要斗殴。

“糟了!你徒弟要和沙加决一雌雄,咱帮谁?”

“当然是分开他们啦!”史昂指责童虎,“你呀,动动脑子吧。外面那些人多嘴多舌,光撒加和沙加谁厉害就争了几十年,这一打传出去了还了得?我不想让穆搅进实力之争,先上去看看情况,一把年纪了,别总是不负责任!”

童虎不敢还嘴,唯唯诺诺。二老蹑手蹑脚,混到众鬼之中,大家注意力在决斗上,没觉察奇怪的人乱入。还有好事之鬼拍打史昂的肩膀,问他这场决斗买谁赢。若不是大局为重,以史昂的脾气,双手一挥,直接把屋顶掀了,叫这群家伙跪地求饶。

屋顶上,鬼群中,沙加和穆面对面站着,各拿一把武器。明月悬空,清风拂面,掀起两人的衣角,皮肤一阵微凉,竟真有几分武侠小说的萧煞感。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声音没错,但念台词的显然不是他们两个。此时的二人,暂时让出身体给鬼寄宿,只求他们快点打完,圆满完成心愿,然后有多远滚多远,让一切回到正轨。

“西门吹雪,你敢接我一招天外飞仙吗?”

“哈哈哈哈,这有何难?你尽管发招便是!”

没有陆小凤,没有花满楼,这场决斗未免美中不足。但是鬼众群情激昂,大声喊着“打起来,打起来!”还是挺有气势的,让两个鬼魂存在感满满,空前满足,甚至有些飘飘然。

“叶孤城呀……你若死了,我会寂寞。咱俩虽是宿敌,也是挚友,放眼天下,唯有你懂我。”

二老以为沙加和穆在屋顶斗殴,商量好一人一个,从后面架住他们,避免事态恶化。这已经不是护不护犊子,偏向谁的问题了,圣斗士打架属于私斗,况且还用了兵器。“沙加”朝穆冲过去,“穆”横剑防御,几个回合下来毫不含糊。就在老人家快要冲出去的一瞬,剑没碰上,两个人碰上了,还是嘴对嘴的亲密接触。

“我想了一下。”书生鬼自述,“还是有你的日子比较好,一起看书编纂小说,你走了,我一个人很寂寞。”

老鬼感动不已,全不顾沙加和穆尴尬的姿势,以及不远处两位百岁老人越来越黑的脸色。“是呀,当年对你出手是我的错,好在咱们都死了,谁也不欠谁。有句话说得好,感情第一,比赛第二,这天下第一不争也罢,留个悬念给后人吧。来,我们再回大清,编小说去。”

“哐铛”一声,两柄剑落地,战斗告终。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恨不知所终,一笑而泯。看到这一幕,众鬼眼眶湿润,不禁感动。书生鬼和老鬼相对而笑,打开心结,携手往生了,留下不知所措的沙加,一脸懵逼的穆。

“放开他!你这小子,打算亲到什么时候?”

史昂忍无可忍,从鬼群中挤出去,抓住穆的手臂往后拖。童虎跟在后面陪笑脸,“年轻人呀,我理解你们情不自禁。这好歹是圣域,光天化月之下,低调一点嘛,别给穆的师父不好看。”

穆愣了半晌,“老师说谁呢?在跟我说话?”

史昂瞪眼珠,童虎嘿嘿笑,证明他猜得不错。穆看了看自己的手,两只鬼走了,他还是沙加。再看看沙加,对方半闭着眼睛,也不解释,跟没事人似的。不对,沙加在笑,他亲了自己很开心,嘴角有一点翘起来,真正的沙加笑了。

“过分,你们太过分了!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夜半时分,处女宫屋顶传来打闹声和“沙加”愤怒的吼叫。鬼魂散了,沙加和穆还是没能换回来。今后什么情形,作为一个旁观者,我也猜不到。


---------------------完-----------------------




评论(13)
热度(18)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