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真诚做人 踏实撸文
沉迷美剧和暴雪爸爸游戏
ss 撒穆隆穆
漫威 EC
SPN destiel
欢迎观赏我的合集
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恶搞】性福生活段子(隆穆、童史)57

一个俗不可耐的系列,没有才子佳人,没有帝王将相,没有名言警句,万圣节相关,人物ooc,非喜勿入。

---------------------------辣眼分隔线--------------------------

双十一还没开始,穆已经忙得飞起来。他的网店每天都在叮咚,前期工作紧张进行,各种辅助软件轮番上阵。加隆感到自己成了透明人,被家中那位忽视,有一种类似于宫斗剧中“失宠”的错觉。穆忙着上货,不再像过去一般沉迷汉子的俊颜,抱着八块腹肌不放。相反,穆家务做得草率了,一日三餐方便盒饭伺候,衣服全塞洗衣机,扫地交给机器人,不求质量但求快速。

“你这样是不对的!”加隆攥着拳头恶狠狠地抱怨,“整天捣鼓买卖,不买菜不煮饭,不给我洗车,不整理我的公文包,不熨烫我的西装,不给我按摩捶背,是我养不起你吗?”

穆盯着屏幕一动不动,眼镜上反射着蓝光,“亲爱的理解一下嘛,我赚外快还不是补贴家用,改善咱俩的生活?你加班的时候我一句怨言没有,给你送吃送喝送抚摸,我加班也不要你管,你乖乖看会电视吧。”

“看个鬼!”加隆大声抗议,“冷锅冷灶,一肚子防腐剂。沙发上全是灰,厨房里一堆碗,卧室没人,这日子怎么过啊。”

“我不是给你准备了小点心吗?”穆指着角落堆积成山的滞销商品,“房间脏了你也有份打扫,厨房里的碗是你吃完了丢在那里,至于那事儿,我半夜都有叫醒你。好歹你这一段清闲,公司没什么事,应该多帮帮我才对。”

“不!”加隆仰天长啸,“不!不!不!不!不!”

从来只有别人伺候加隆大爷,哪来的加隆大爷体谅别人?大龄男子内心是拒绝的。就算他的确不忙,在梭罗公司开小差到下班,玩了几把游戏,还点了下午茶,欣赏网友吵架,这些都不是他容忍穆不伺候自己的理由。

穆嗔怪地看着自家男人,标准闲汉一个,手上拿着手机,手机里放着抖音,百事不做站在旁边指责辛劳自己,欺人太甚。温和如穆,稍微生了一点气,很快按捺下去,跟爱人讲起了道理。

“亲爱的……你想烫西装,按摩,陪聊,还有那个啥,就帮我检查进货单吧,我早点做完早点收工,完了就陪你。”

帮忙干活这种要求提一次也罢,穆接连两次提起,激起他男人的逆反心理,愈发不肯妥协,要将抬杠进行到底。

“你那破店能有多忙,能跟世界首富的梭罗集团比吗?我才忙呢,你比你忙多了,日理万机,我有加不完的班!”

为了增加说服力,加隆重新穿回上班的西装,打好领带,而穆冷眼旁观,丝毫不为所动。某男子牛吹大了下不来台,又不肯认输服软,激动之下夹起公文包去了公司。

这注定是一个不幸的夜晚,一切不幸源于夫夫抬杠。加隆一路飙车到了梭罗集团楼下,躲进办公室叫了个外卖,寻思着等穆后悔,哭着喊着求他回家。

没得意多久,海龙CEO办公室响起敲门的声音,不对,是撞门。公司零星散布着加班员工,但朱利安少爷不在,加隆是此间最领导,有事自然冲着他来。

“朱利安,朱利安,你这个王八蛋!躲起来不见人了吗?”

叫门的是个年轻女子,加隆半块披萨咬在嘴里,差点噎不下去,这台词不要太熟!海龙帮少爷解决过无数次危机,但凡这般叫门的,都是老板难缠的情人,分手之后不肯罢休,继续闹到公司。

“少爷……”他假装没听到叫嚣,拨通了朱利安的电话,“我知道这个时候找你有点尴尬,但有位年轻女士执意要见你,精神状态不太好,你最好来一趟,我担心她做出过激行为。”

“啊?”那边少爷刚接起电话,语气明显不对,隐隐听到他身旁另一个人粗重的呼吸声。“我不知道啊,不认识什么女士!推卸责任是不对的,梭罗集团的企业文化是‘谁值班谁处理’,不要说给我听!”少爷的怒斥缺乏底气,证明前两句是假话,但他不想或者不敢见这个女人的心情很真挚。“加隆听着,你得给我处理妥当,她如果情绪激动把公司烧了,我扒你的皮!”

“卧槽!”加隆一声惊呼,少爷乘势挂了电话,外面的女人听见他的声音更加不依不挠。

“开门,我知道有人在里面,出来解决问题,缩头乌龟!”

加隆头上爆出十字路口,今天什么日子,怎么谁都欺负他?原本应该瘫在家中享受穆的温柔,结果此刻不仅在办公室加班,啃着垃圾食品,被老板的情人叫门,老板还骂了自己一顿,没天理了。再打少爷的电话,已是忙音,那头嫌烦,干脆关机。

“你想怎么样?”

加隆被吵得头大,不得不开门解决问题。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谁叫他是朱利安的下属而且有不打女人的原则?遇到这种情况值得挤出社会式笑容,问对方何许人也,想闹哪样。结果当然是千篇一律的控诉,少爷想分手情人不肯,要找他讨说法。加隆使出三寸不烂之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说服女子和平分手,而和平的代价是一笔不菲的分手费。

“什么?要钱?”

加隆心中暗骂,早知道这样说那么多干嘛,浪费口水!

少爷的情人估摸着梭罗世家不差钱,提了个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的数字。加隆一时联系不上少爷,又不想被破事耗在这里,决定先帮少爷把分手费垫付了,改日再找他要。于是打开钱包,现金不够,打开手机,银行卡接近透支。加隆消费水准不低,一直都在月光的边缘徘徊,无怪穆想多赚外快。

“那个谁……女士……我是来加班的,没带钱,要不你明天再来?”他向女士提出一个友好的建议,被对方果断拒绝。“不行!今天要是拿不到钱,我就在你这睡觉,要么你把朱利安叫出来也行!”

加隆好说歹说无用,情知这是少爷做下的孽,不帮他收拾干净,集团声誉难免受到伤害,倒霉的还是自己。大局为重,他痛下决心,垫了一张椅子,站上去取下墙上的油画,露出镶在钢筋水泥里的保险柜。

“哟,大哥,你结婚几年啦,藏私房钱,啧啧……”女士伸长脖子,看得饶有兴致。

“不要胡说!”加隆把小金库里所有钞票数了一遍,作为少爷风流的善后费,交给女士。“这叫有备无患。这次的事情梭罗集团和你了结了,下次见到朱利安,他再找你跳舞之类,请替我猛踢他裤裆一脚。”

美女数过钱,心情转佳,新惯性地搂住眼前男子亲了一口,“你这帅哥够爽快,比朱利安够意思,就是结婚太早,要不然……”

“要不然怎样?”一个低沉的声音打破办公室的暧昧。

当时已经下班,大楼里没几个员工,所以加隆没注意关门。门口忽然多了个人,拎了两个大型编织袋,工人文化背心配人字拖,乱糟糟的棕色短发,我去,这不是童虎老爷子吗?

加隆和朱利安的前女友屁事没有,但脸上的唇印和刚才的对白显示出复杂关系,把他推向洗不清的深渊,于是头发丝炸裂,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童虎你怎么来了?”

加隆一把推开女子,那人倒是识趣,拿着砖头厚的分手费甩了个飞吻,头也不回地走了。

“再见,帅哥,后会有期。”

“还是不要再回比较好……”加隆强作镇定,但他可以从童虎的眼神到明显的狐疑。

果然,老爷子开口就很严厉,“加隆,你这孩子,老夫原来挺看好你的,怎么这样啊?瞒着小穆跟女同志亲吻,还拿私房钱打发人家,你这是双重不道德。”

“不要胡说啊!”加隆抽了张纸巾擦拭脸上的口红,“我是帮朱利安遣散他的女朋友,跟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不信可以去问少爷。你也看到了,是她亲我,我没有亲她!”

童虎摸了摸头,“是吗?老夫进来的时候你已经把封口费给人家了,别的没看到呀。”

一个糟糕的夜晚,倒霉的事情接连发生,加隆赔了钱,回不了家,还被童虎误会他乱搞男女关系,而且百口莫辩。各种打击纷至沓来,加隆的小宇宙激烈爆发,有星球爆炸的强度。

“我都说了那是少爷的女朋友,你听不懂吗?”

“好吧。”童虎从腰间取出汗巾,擦掉脸上的唾沫星子,“老夫信你,就你这胆量,不是偷腥的料。你们少爷也是的,多少年了,总这样,难怪女神要拒婚。”

“可不是吗?”加隆暂时松了口气,盯着童虎的两个巨大编织袋,里面仿佛装的是石头,“所以童虎,你究竟来干什么?为什么来公司不去我家里?”

“你家小穆太沉闷了,跟他师父一样不懂变通,还是你比较投缘。”童虎咧嘴一笑,把口袋扔地上,“老夫从庐山带了点地瓜、山芋之类的土特产给你们,小穆最喜欢吃了。大城市的超市只有大棚蔬菜,哪有老夫的农家栽培美味?你们两个有口福。”

“等等!不要拐弯抹角,说你的目的!”加隆制止童虎拉扯交情,以他对这个老头的了解,绝不会为了送植物块茎来希腊,一定有难言之隐。

“你这孩子太爽快了,人家姑娘没胡说!”童虎仿佛有天大的好消息要说,兴奋地摩拳擦掌,“小穆网店开得红火,老夫也想创业,时代变了,致富得靠网络。老夫的庐山土地肥沃,风水怡人,竹子多,不如包片山,咱们合伙养竹鼠!”

“什么?竹鼠!”加隆的下巴差点掉到地下,“你怎么不养华南虎啊?我不会跟你合作,这么无稽的事情。我说童虎啊,你是不是网红视频看多了?你是圣斗士,你不会养竹鼠的,醒一醒吧!”

“不会可以学呀,摸着石头过河。人活着就该有理想嘛,不是吗?”童虎得意地道,“老夫已经研究好了,鼠类适应力强,好养活。老夫把所有积蓄拿出来,再加上你的钱,咱们启动资金富富有余。”

“我不要同你合伙!”加隆斩钉截铁地回绝,“再说你也看到了,我帮少爷收烂摊子,没钱了。”

“这样啊……”童虎眼珠子一转,小金库都掏了,看来是真的没有钱,唉,“没有钱出点力也行,老夫缺个助手,你来给我拍视频。”

“你不是跟史昂一伙的吗?找我干吗,找他去呀!”加隆不解道。

“哼!臭老羊才不懂生态农业的好处,思想陈腐的家伙,老夫不要跟他合伙。”

他这么一说,加隆立即会意,定是被史昂拒绝了。

“那贵鬼呢?听说小子电子产品玩得挺溜,拍摄技术不错。”加隆继续询问。

童虎回道,“那孩子要上学,老羊不许老夫带孩子去庐山。”

“紫龙总不用上学了吧!徒弟帮忙岂不甚好?”加隆感觉自己在崩溃的边缘。

“年轻人见识浅不知好歹,紫龙那孩子,说了一堆老夫听不懂的话,扭头就走。老夫琢磨着,他阅历浅不懂事,还是你们两口子好。小穆尊敬长辈,你机智能干,咱们合伙准能成功。”

加隆听了半天,原来是创业没人支持啊,其他人都不赞成童虎养竹鼠,于是粘上自己。

“童虎你过分了,两袋地瓜就要我帮你养竹鼠,想得美!”加隆气不打一出来。

“那可麻烦了……”童虎以手托腮,作思考状,“你被女士亲脸,给她钱私了的事情……”

加隆粗暴地打断他,“你不是说相信我吗?”

“但你办公室的小金库……”

童虎的威逼利诱生了效果,加隆心虚,语气软了下来。

“童大爷,童伯伯,童先人!我是有工作的人,你叫我去给你的竹鼠拍视频,我工作不要了吗?”

“这点你不用担心。”童虎拍了把加隆的肩膀,“你帮老板垫付遣散费,那么厚一叠钞票,在老板全数归还之前,当然可以糗着他不去上班啦。”

此言一出,加隆无力反驳,被童虎抓着痛脚拐去了庐山。这事显然是个误会,传出去毕竟不好,因为穆太笨了,如果被那个笨蛋听到……

童虎来找加隆实属有备无患,养殖厂他早就准备好了,用给沙织小姐发的工资包下一座废弃的旧厂,再学网红把建筑物隔出兽栏,进了一批小竹鼠。万事俱备,只缺一个摄影的,把他的光辉形象拍下来,在网络上散播。

“加隆,你去那边,挑好角度,拍老夫抓竹鼠的雄姿。”

抓竹鼠能有什么雄姿啊……大龄男子心不甘情不愿地被童虎差遣,心中一万句脏话翻滚。

“我随时可以拍呀,你想好内容,拍不好没关系,回去找你徒弟剪辑。”

“紫龙那孩子。”童虎连连叹气,“他总说老夫胡闹,一点儿也不体谅老人。老夫看你就很好,不如咱们也搞个养殖组合,就叫‘华龙兄弟’吧,中华的龙,好兄弟。”

“山寨也走点心好吧!老子是西方人,海龙是西方的龙!”加隆这一路吃饱了童虎的气,差点儿把摄像机砸了,“我有一个哥哥够够的,谁跟你是兄弟啊!”

“嗯……”童虎竟认真思考起加隆的提议,片刻之后得出结论,“我懂了,你是西方人,尽量不上镜吧,负责拍摄就好,后期帮我剪辑一下。”

加隆不答,心里特别想把童虎的头摁进蓄水池。

海龙和庐山老龙的组合就这样磕磕碰碰地敲定,童虎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牙齿,抓起竹鼠的尾巴对着摄像机介绍这种食材,录了半天,总觉得缺点什么。

加隆提醒他,“你光说,观众不知道竹鼠的味道,怎么向外推广?”

童虎一拍脑门,“对哦!要推销一种食材,直接有效的方法是在观众面前美餐一顿!”

老爷子顺手抓起一只竹鼠,杀了在河边和加隆一起烧烤。

“味道怎么样?”老爷子问摄影师。

“太咸了!”

“奇怪,我没放很多盐呀?”童虎握着调料瓶百思不得其解。

“再烤一只吧!”

于是二人又剥了一只,在河边烧烤。

“这次味道怎么样?”童虎问加隆。

“太老了。”加隆一边吃一边回答。

“没道理呀?我在家烤肉都是这个火候。”

“再烤一只吧!”

两人开始剥第三只。

“这次味道总该行了吧!”童虎问加隆。

“我觉得应该加点孜然和辣椒粉。”加隆埋头大嚼,津津有味。

“奇怪,我记得带了各种调味瓶,怎么找不到了。”

“没关系,再烤一只吧。”

……

如此往复,视频没拍好,养殖场的竹鼠被“华龙兄弟”吃掉大半。河边鹅卵石上全是烧过的炭灰和竹鼠骨架,二人抱着美食啃来啃去,唇齿留香,意犹未尽。

“嗯,这个味道还可以。”童虎得意道。

“好香哟。”加隆首次露出满意之声。

待二人掂着肚子回到养殖场,才发现竹鼠快被他们吃没了。

童虎沮丧地坐到地上,“唉,老夫如今才知道,当个网红多不容易,我一年的工资啊!”

“算了吧,就剩这几只了,卖不了钱,不如全烤完收工回家,我把您老人家吃竹鼠的视频放到网上,准红。”

加隆本就讨厌被他挟持,嘴上说着宽慰的话,心头乐开了花。竹鼠没了,养殖场开不成,一拍两散。而童虎,认为这一点挫折难不倒他,好男儿就要迎难而上。

“咱们不是还有几只吗?”童虎抓出一只最不听话的在手上摆弄,“数量少一点没有关系,关键是质量。”

“好吧。”加隆警告道,“剩下的竹鼠不能再吃了,而且不能病死或者养死,毕竟没有剩下几只……”

童虎对此深以为然,如何保证剩余竹鼠的存活率是个问题。老爷子没少看各类养殖文献,他还研究了农业致富的玄学。

“按我们这边民间传统,小孩取了名字好养活,我看这批竹鼠不多,都取上命硬的名字,一准儿能活!”

纵观世间,还有什么人比圣斗士更牛逼,比圣斗士更硬朗?于是理所当然,童虎给每一只竹鼠取了个圣斗士的名字,这只是米罗,那只是沙加,诸如此类。

“这样真的管用吗?”加隆抓起一只眼神忧郁的竹鼠,童虎给他命名为“撒加”。

“当然!”童虎对这个英明的决定信心满满。捣鼓了一阵子,竹鼠数量不够“华龙兄弟”去河边烧烤,两人渐感无聊。

“我说童虎呀,离竹鼠长大还早,你这没什么事儿,要不我先回去?”加隆试探着问。

“急什么?”无聊中,童虎抓起群体中领头的,名为“史昂”的竹鼠。“嘿嘿嘿,我们还有很多乐子嘛……”

老爷子抓着“史昂”鼠的尾巴,摇来摇去,一会弹牙齿一会扯耳朵,“臭老羊,看你嚣张!让你差遣老夫干活,让你嫌老夫啰嗦,让你逼老夫辅导贵鬼功课,让你打击老夫创业……”

“童虎,你这是公报私仇呀,若被史昂知道……”一滴巨大的汗珠从加隆额边流过。老爷子听了不为所动,反而劝他,“老羊才不会来这种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地方,怕什么?你也该乘机收拾你哥,左右没事,等卖掉就没机会了。”

“我哥挺好的,没得罪你呀,干吗说他坏话?”加隆一脸不爽。

“那这只吧。”童虎帮加隆抓了叫“穆”的竹鼠,“发泄积怨趁现在,老夫瞧你是个机灵孩子才教你,回去就没机会了。”老爷子特意眨了眨眼,暗示加隆的家庭地位不高,这令另一个人大为光火。

“臭老虎,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呀!”加隆从地上弹起来,跳得老高,“我是一家之主,掌舵的人。我说东穆不敢往西,我指狗他不敢打鸡,穆对我俯首帖耳,千依百顺,哪来的积怨?他怨我还差不多!”

童虎捏了一把“史昂”的肚子,竹鼠发出凄厉惨叫,“那你干吗躲着小穆?不就是拿私房钱打发情人嘛,你不敢让他知道就是怕他。咱们爷儿俩在家没地位也罢了,养只竹鼠还不敢掐吗?”

加隆正要争辩,忽觉气氛异常,两人背后升起熟悉而可怕的小宇宙,是穆和史昂。当时正是午后,阳光打在老教皇身上,巨大的阴影笼罩着养殖场,把美食视频变成了恐怖片……

“不给糖果就捣乱!”打扮成幽灵的贵鬼突然蹿出来救场,打破长辈之间的相持局面。“虎爷,隆叔,我师父和师公来请你们过万圣节,一起过好吗?”

“我……我看就不必了吧……”童虎见到史昂之后,气势矮了半截,手中竹鼠滑落,任由小动物跑到地上。另一边,优雅如飞天的黄金羊一般的穆先生闻知加隆的秘密,少有地露出了凶相,把不幸的节奏上顶点。

贵鬼瞧竹鼠胖胖的样子娇憨可爱,丢下大人抓竹鼠去了。他追了没多远,背后响起男人的嚎叫,和小宇宙碰撞的声响。

“多大年纪了,火气还那么旺。”小学生对身后的争执没有兴趣,自顾自地在童虎的养殖场玩耍,逗逗鸡,追追狗,网网鱼,乡村风情好不惬意。放着美丽的自然风光,可爱的动物不懂欣赏,成年人真是自我折磨的生物。

事后,童虎被史昂带回东京,再也没提过养竹鼠的事情。加隆也跟穆回家了,回去了之后像个泄气的皮球,很老实了一段时间,给穆洗碗,煮饭,打扫卫生,捶背按摩。





评论(11)
热度(23)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