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不容易(沙穆)3

白羊月没填完的坑@悠悠我心



魑魅魍魉与人差不多性子,贪玩,爱热闹,好听八卦,偶尔搞点恶作剧,很少危害生灵。想想也是,鬼与人类无冤无仇,何故互相伤害?沙加通常只是镇住它们,不要闹得太过分,当他操纵不了新的躯体,失去法力之后,这些家伙就出来作怪了。

“沙加,这个是你喜欢的人吗?”众鬼围住紫发的陌生人,有的揪头发,有的摸手臂,“啧啧,太肥了,不够纤细。”一个女鬼玩弄自己的发梢,颇不服气,“我在世的时候比这好看多了。”虽然只剩下骷髅架子,她对自己的长相依然充满信心。

“看就看吧,别动手啊!”穆把长长短短揩油的爪子一一打掉,“别摸,别摸!摸脏了!”沙加和这些鬼处久了,不以为忤,居然认真的解释起来,“客观说这不算肥,是健康体态。瘦呢,不是美的唯一标准,美的精髓在于和谐,就是俗话说的'搭配得当'”他担心鬼们不懂,特意指了指自己的脸。“又胖又黑当然是不行的,像这种雪白的肤色就是了,恰到好处,再比如这个眉……”

穆不耐烦的打断他:“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吧!”

“啊……是的,我知道。”沙加见状,调转话头,“长相不是关键,至少不是第一优先级,我喜欢一个人更在乎他的心灵。”

“没人问你喜欢谁啦!”穆感觉自己正在偏离良好的教养,越走越远,一辈子的脾气都在此时爆发了。

“哦,也对哟,咱们这样你变成我我变成你,不好说话,先换回来吧。”他终于想起来处女宫的目的,取出随身携带,一把圣衣材质的剑。“我研究了一下,大概是这玩意导致我们灵魂互换,你那里应该也有一把,黑色宝石材质。我记忆中当时正拿着它,然后就通电了。”

穆凑上去看了看那把剑,众鬼也跟着往前凑,“这是一块圣衣的部件,应该不是剑,我没来及研究它的来历。”

“咦?我看这长得像三棱刺,不是剑吧。”一个胖鬼如是说。

“本来不是呀,明明是小树枝嘛。”瘦鬼如是答。

“不懂不要胡说,这是某种动物的角。”

“呸!你才不懂!”

沙加让他们安静,不许乘机吵嘴,“到底什么东西,把本尊叫出来问一问吧。”

“是呀,是呀!”鬼们生活无聊,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反正不能再死一遍,他们巴不得发生点更离奇的事情,因此在一旁煽风点火。

“出来!”沙加手中比划,换了好几个咒语,无奈身体不对,唤不出圣衣上的鬼魂。“出来呀!”穆在旁边看着干着急,也学他的动作,仍然无效。那鬼没知觉吗?还是装作听不见?真实情况两人不得而知,只是累得气喘吁吁。

“也许是个死鬼呢?”旁观的鬼们对着那把剑议论起来。

“废话,不死能做鬼吗?”

“我的意思是,这里面的鬼可能是个聋子,或者认知障碍,感受不到外边的动静。

鬼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包括沙加和穆在内都有类似想法,也许是个神志不健全的家伙呢。鬼是生物死后精神的回响,不排除一些浑浑噩噩的家伙,三魂不齐五魄失落,搞不清发生了什么。就在大家相顾猜测的时候,剑身发出一个苍老的声音:“我才没有失聪呢!也没有失智!”

本尊终于说话了,沙加赶紧抓住机会:“那你出来呀!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让我们交换灵魂,你有什么企图?喂!出来解决问题啊。”

一缕青烟从剑身透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响起刚才那个无精打采的声音再度响起,“不要,想得美!”

拒绝的回答,听在沙加耳里天雷滚滚。多少年来,第一次有鬼魅敢轻视于他。变成穆的好处是修复工具不离身,沙加抽出一把锤,高高举起。小宇宙运用不顺,蛮力还是有的,否则白干圣斗士这么多年。

穆冷眼瞧过去,这手锤这力度,一旦落下,剑身必定开裂,寄宿其中的鬼魂好像意识到这个问题了,一叠声的求饶。

“啊啊!大人快把凶器收起来!天大的事情咱好说好商量,别动粗呀!”

众鬼暗笑,这新来的没眼力见,沙加是什么人?敬酒不吃吃罚酒。经过一番恐吓,剑里的鬼魂终于肯出来,是个乌黑眼圈没精打采的宅男,二百多年前管这种人叫书生。人死了,时间失去了意义,他在嘉米尔一睡两个世纪,与生者的世界严重脱节。

“咳咳,年轻人,不要那么暴力,一会拿我当剑使,一会用雷劈,再一锤子,我这老命就没了,如何帮你呀?”

“你的命很多年前就没了。”穆很想提醒他这个事实,然而还有更要紧的情况需要了解,比如“你是圣斗士吗?”“这是什么星座的圣衣?”“你叫什么名字?”等等。

“我是谁?”书生鬼苦思冥想,片刻之后忽然拍掌,“我是西门吹雪!当世第一剑客!”

穆和沙加对望了一眼,就他那衰样,还剑客,当世第一,呵呵,吹牛吧。对,他不是西门吹雪,是西门吹牛。

鬼群中走出一个老鬼,须发皆白,对西门吹雪伸出食指,“原来是你呀,没节操的王八蛋,让我好找!当年约好了月圆之夜在紫禁之巅一决雌雄,争夺兵器榜之首,你怎么放我鸽子呀?”

黑宝石剑安置在处女宫,剑魂混入鬼群中并不奇怪,穆只是为另一件事不解,:“你冷静一点好吗?两百年前古龙还没出生,哪来的《陆小凤传奇》?况且《陆小凤》里没有兵器谱,是《多情剑客无情剑》的桥段,别把臆想和现实搞混了。”

老鬼的把戏被他拆穿,气得跺脚:“你你你……后生小子懂什么?噢,我知道了,你是花满楼!难怪跟我作对!”

沙加听得一头雾水,不清楚武侠小说的梗,向老鬼询问“花满楼”是谁。老鬼见黄金圣斗士向他求教,是生前没有的待遇,得意忘了形,“你看他闭着眼睛,肯定是瞎子,花满楼乃中原第一盲瞎,叶某没见过也听过。至于你嘛,既然是他的朋友,一定是陆小凤本人无疑了。”

穆尝试控制沙加的肉体,也学了他闭眼,被老鬼认作瞎子。至于陆小凤,老鬼指的是沙加,可那分明是自己的身体呀!

“陆小凤有四条眉毛,你找卡妙还靠谱点,我一条眉毛也没有,跟我有什么关系?”

“喂喂,你们干嘛跟人类的眉毛过不去?况且咱们讨论的不是这个话题吧……”沙加拉住穆的胳膊,让他冷静,气头上的大白羊没有多少理性可言。在穆心里,也是一万个不解,沙加为什么不生气?

处女宫内一片混乱,宫外安安静静,墙下露出两戳头发,分别来自两个脑袋。他们在外面偷听,偷看也是有的,无奈鬼们里三重外三重把沙加和穆包围,具体发生了什么,看不真切。

“我就说有问题吧,你还不信!穆那孩子,我过去走的时候他太小,三观没有成型,一眼不注意,竟跟沙加疯上了,以后如何是好?”

说话的人是史昂,老人家返老还童以后精力充沛,听说了徒弟的绯闻,拉来老战友一同窥探。

“你就是瞎操心!自己的徒弟,有事问他去呀。谈个心,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偏要遮遮掩掩,成什么样子。”

在教育问题上,童虎和史昂各执一词,大多时候二老都在互相打击,这次亦不例外。

“我不在的时候,你也没管过他呀!现在推卸责任了?”

童虎大声叫屈:“你这不是信口胡说吗?我什么时候不关心穆了?”

史昂狠狠的盯着他,嘴里挤出几个字:“你徒弟十三岁就有媳妇了,我徒弟二十岁还是单身,这不叫厚此薄彼?告诉你,这孩子若是疯了,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急!”

童虎摊摊手,表示莫名其妙,“你这脾气真是太差了,两百年不见长进,比那些鬼还差!”说话间,里面已经静了下来,围在一起说着什么。宫外只见其行不闻其声,两个老爷子躲在墙下,急红了眼。











评论(8)
热度(17)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