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性福生活段子(隆穆)56

国庆撸的沙雕段子,忘了发,补一个。内容一如既往的污,人物崩坏,非喜勿入!


--------------------------辣眼分隔线-----------------------------


国庆期间,欧洲大大小小的卖场、景区,拉起中文横幅,热烈祝贺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欢迎中国人民前来消费,拉动经济扩大内需。特别奢侈品店,华裔导购简直是必须的,漂亮的留学生小妹兼职推销贵重商品,拉住大妈一说一个准。整个欧洲如此,经济疲软的希腊又怎会错过一年一度的捞钱机会呢?就像鲑鱼洄游产卵,熊和狼在激流处等待,不抓住时机赚一笔,贴点膘,拿什么度过漫长严冬?

朱利安少爷作为世界第一造船世家的接班人,自然也参与到国庆捞金狂潮。几天过去了,中国前往希腊旅行的游客不少,他也用了喜庆的装饰吸引顾客,却一艘船也没卖出去。眼看隔壁圣域修了售票处,开辟十二宫观光旅游,预售火爆一票难求,从教皇到杂兵人人都在数钱,人人都在笑,海皇大人感觉那笑容是冲自己来的,于是无法淡定了。

“圣斗士都在创收,我们有理由闲着吗?不放假了,给我待在公司,加班!”

海将军们被愤怒的老板强制留在梭罗集团大厦加班,不许回家,一个个垂头丧气,没日没夜赶营销策划,船卖不掉还不给加班费,跟包身工差不多,搞得员工们怨声载道。

抱怨声音最高的要数海龙,加班第一天开始骂娘,整栋办公大楼都是他的声音。在办公室躺椅上睡觉,吃工作餐,不许回家,不停修改计划,几乎把他逼疯。平时玩车玩电脑,作风闲散,有家有室的男人怎么受得了这个?

好在第二天开始,穆先生送来便当,才勉强平息了那口子的怨恨,然而另一种烦恼随之而生。两口子正是身强体壮的年龄,看对方如同瑰宝,干柴烈火一点即燃。办公室的门关上没多久,里面立刻响起不可描述的声音。梭罗大厦是写字楼,并非为居家设计,墙体没考虑隔音。墙这边激烈运动,墙另一头其他加班的海将军不由得生气,火冒三丈。

第二天早上,加隆穿了条沙滩裤推开自己CEO办公室的门,眯着眼睛准备去卫生间漱口。门一开,飘进来一张字条,加隆一把抄在手中,聚焦老半天才看清楚上面写的内容。

“都是工薪阶层,给老板卖血,谁也不比谁容易。你年龄大,我们理解,结婚了也是客观事实,但没必要搞那么大动静呀,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打架呢,差点报警。这墙不隔音,大哥,兄弟们加了一天班,还要听这个,被你们吵得睡不着觉。你俩行行好,小声一点吧,忍一忍,七天很快就过去了!”字条下一排签名,海魔女,海马,海皇子,六妖兽,等等……

海将军联名抗议的檄文看得加隆火大,穿着拖鞋就在走廊上开骂,“你们以为我想住公司吗?躺椅硬,饭冷,电脑没装游戏!都是成年人了,谁不zuo爱?你们不zuo爱吗?做爽了不要叫吗?家庭餐不让吃了还不许打包,墙壁不隔音是我的错呀?莫名其妙!”

公司每一间办公室都有加班的海界员工,听到海龙发飙,一个个低下头,干自己的事情。没人出头,没人接话,因为这个话题实在太尴尬了,不是一般人能够说得出口。加隆骂了一阵,没人吱声,便大摇大摆地漱口洗脸,甩了上厕所的伊奥一身水。

海将军火大,加隆火大,总之人人都憋着一股气。加班这种事情本来就不得民心,而且并不能卖掉滞销产品,属于自欺欺人,自我折磨,白费力气。穆的网店暂时歇业,因为国庆期间物流休息,龟速配送不如不送,他乐得给自己放假,照顾炸毛的另一半。

“怎么了,亲爱的?大清早就跟人吵架,会晦气一整天的。”

“你看我现在的样子,还能更倒霉一点儿吗?”

加隆端了一盘工作早餐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一双珠圆玉润的手从后面环住他的腰,紫色发丝在沙滩裤上挨挨擦擦,宠溺无比。加隆不回家,穆索性留下来陪他,早些时候出入梭罗集团大厦还会脸红,时间一久,便不会了,因为习惯成自然。

“哼,还不是朱利安那个老流氓的点子,让我们加班卖船。他那是万吨级邮轮,泰坦尼克号啊,中国大妈消费力再高,也不会买一艘巨轮回去呀。我看是那老东西见别不得别人赚钱,脑子秀逗了。”

穆听加隆吐槽,给他搓背顺气,一杯牛奶下肚,海龙怨气渐消,看到穆淡定的面孔,突然想到什么。

“对了,你是中国人,又开了网店,了解情况,你倒是说说,少爷的造船业在那边有没有销路呀?我是不太乐观,这年月几个富豪肯消费大型游轮?公司的销售额越来越低,连国庆节都不一定有救。”

穆听他说完,裹紧睡衣,托着下巴,“那也不一定呀。你不了解中国大妈,她们的消费潜力比圣斗士的战力还强。你们都犯了一个错误,想把整艘游轮卖出去,那怎么行?游客的旅行包装不下。如果把游轮拆开,一块一块出售,可以让他们带回国去,再加上一点包装和促销,包你赚满钵。”

“噢?”加隆眼珠子一转,仿佛是这个理。听米罗他们介绍圣域的消费情况,是个商品都能卖掉。白羊宫的石头双子宫的草,娑罗树的叶子标本,迪斯马斯克的面具,阿布罗狄的玫瑰,教皇的瓶装洗澡水。这些东西买回去有什么用呢?没用,但一样被疯狂的游客抢光,供不应求。可见大妈购物是盲目的,是缺乏理性的,是不可理喻的,只要她们搬得动,只要她们开心……

于是一项大胆的营销方案横空出世。加隆经穆提点,给当地政府塞了红包,获得海域使用权,在希腊好几个海峡举办船展。海将军们打扮成雅典海军,加隆扮演地米斯托克里利,又雇了一批移民装波斯人,模拟萨拉米湾战,将大型游轮零件打包成一块一块可以带走的,当作纪念品销售。

少爷一开始并不看好这个计划,顾客会放着船埠里整艘过漆下水配备完好的游轮不买,买你没什么卵用的零件?但他亦没有更好的办法,反正也卖不掉,死马当作活马医。游轮出厂,放久了没人买就要报废,不如随加隆折腾。海将军们好不容易出了办公室,一个个出离悲愤,均想打个人出气,在海上兴风作浪,把海战演得出神入化。

船展开始当天,观光券就脱销了,表演场次爆满,一轮接着一轮。游客们观看了海战表演,心满意足,纷纷掏钱,买一块船体零件作为纪念,拍下照片在朋友圈炫耀,朱利安滞销的游轮就这么零零碎碎,统共卖了几十艘……


“噢,哈哈哈哈哈!”

加隆好久没有这么得意,带领一帮海将军站在船头迎着风浪傻笑,像一群反面人物。这下可好,加班免了,终于可以领一笔钱,好好陪穆出去游玩,正常过一个节日。订一间好旅店,不用担心叫声太大,年终奖也不必发愁。国庆期间少爷卖掉的门票和船零件,够海界一年收入。

可是穆不在家,穆上哪里去了?社交软件不在线,打电话失联,他网店歇业了,这会儿还能干什么呢?休息时间,加隆掏钱,请海将军去附近餐馆聚餐。没想到遇上塞车,从展区出来往市区方向堵了十几公里,他们只有放弃开车,步行穿过山岗。

走了一半,加隆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穆!穆推着小车在塞堵的长队中倾销方便面和矿泉水,还有各种饼干小点。海胆系男子几个健步冲上去,捏住爱人的脸搓揉,这个色号和柔韧度,是自家那位,不会认错,可他为什么当起送货郎了呢?某人想来想去,百思不得其解。

“亲爱的,你这些方便食品……”加隆翻看穆的小推车,发现食品箱子上的货号很熟悉,节前就在家里见过,难道他早有准备,是嘉米尔人的特异功能——未卜先知?

“噢,宝贝,你们在这里搞船展,把水路堵了,游客只能走陆路。你看,这么多车,这么多人,能不堵吗?”

加隆闻言,望着长龙般的车队合不拢嘴,“所以你早就计划好了要在这条路上赚钱,所以让我举办船展,制造交通拥堵?”

“不……没有了啦,国庆大假,无论如何……反正会堵的。”

车窗里面伸出一只手,拿了穆推车上的面包和瓶装水,放下一张欧元。穆愉快地收下,加隆瞟了一眼面额,是这玩意儿成本的十倍那么高,相比之下,朱利安造船办展的利润率弱爆了,穆这是要发家致富的节奏啊!

“别看了,有什么好看的?”穆继续往前贩售,同时推销他早就做好的希腊旅行纪念小雕塑,分别是十二星座的形象,工艺精美价格不菲,在这里节日里售价比平时滚了好几倍。“过节都这样。”穆冲加隆摊摊手,“每年夏天都有人到嘉米尔附近登山,那边路况不好,稍微出点滚石之类的状况就会堵车。我这小货车用了多少年,否则一个人在那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地方,靠什么把贵鬼养大?”

加隆擦了一把汗,觉得哪里不对,又无力反驳。海将军们纷纷叹息,这敏锐的洞察力,未雨绸缪的思维,积少成多不放过一分一毫的心态,少爷他差远了,难怪海界之战要输。

七天之后,梭罗集团赚了一大笔钱,穆的流动食品站也顺利收工,满载钞票而归。小两口蹲在家中数钱,考虑着去迪拜还是哪里浪一把。圣域那边可没这么幸运了。国庆大概第三天的时候,中国游客蜂拥而入,把十二宫挤得水泄不通。

游人把砖墙推倒,把黄金圣衣摸到脱色,在巨蟹宫睡觉,双树园烧烤,双鱼宫拍婚纱照,教皇厅洗澡。因为人数太多,超过了正常接待量,教皇又舍不得放弃这份利润,把一个圣域搞到乌烟瘴气,民不聊生。

游客中不知道哪一位,见沙加闭目不动,以为他是神像,朝他丢硬币,祈求学业进步爱情成功事业高升对家早亡。有人那么做了,别的人纷纷效仿,一把一把的钞票,下雨般冲沙加丢过去,终于把虔诚的修道人吵醒。

沙加想跟这些人论理,从地上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硬币,无意中睁开了眼睛……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评论(23)
热度(21)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