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告片

《教皇十三岁》第二季:


穆应邀访问仙宫,好几天过去,布鲁格勒的节奏一下子慢下来,慢得仿佛停滞了一般。撒加像往常一样在地图上比比划划,然后巡视营房,拍拍守城冰战士的肩膀,告诉他们干得好,例行接收前线的战报。做完所有这些,他闲下来,手脚没地方放,无聊中走出城门,踱上后山。遥望城塞,圣域这所军事重镇笼罩在夕阳的余晖中,摊开掌心,一个精巧的小包赫然手上。

撒加聚精会神地审视着,轻轻捋动那些羽毛。穆的手工极其精巧,一如他细腻的性格,羽毛像从袋子上长出来,瞧不出针线的痕迹。他为什么留下这些?撒加眉头往眉心聚拢。贼鸥是偷蛋的鸟,这么说来,包里的东西多半是诱饵了。聪明如辅佐大人,一眼看透其中的寓意,参悟穆隐而未宣的东西,以他行走黑白两道的阅历,权倾圣域的势力,依然不敢肯定摸到了穆的心。

没有战事的夜晚,圣斗士和冰战士三三两两结伴游于城中,有的玩扑克,有的喝小酒,吹牛唠嗑。酒是个好东西,廉价的取暖器,感情的糅合剂,北境生活不可或缺。撒加也喝了一杯,火辣辣的的口感,糙!与希腊的葡萄酒大不相同,大概是民风差距吧,他这么想。

辅佐大人极少饮酒,只在特别高兴,或者特别不高兴的时候。他摒开侍卫,在无人的要塞寝殿寻到一架扑满灰尘的钢琴,擦也不擦,顺手就弹了起来。啊,伏尔塔瓦河……缠绕东欧的蓝丝带,璀璨的明珠,多少凄美的爱情故事,沉浮在柔情的波涛……

他记得过去听过这首曲子,小提琴拉的,拉得极差,还好风景够美,弥补不足。那是第一次见到穆的时候,准确而言,是见到他面具下的模样,除了双子座,圣域其他人无此眼福。那时他刚逃出教堂,衣服草草穿着,伏在自己胸口,像个斯拉夫小姑娘。然而他的格局,远不是那张漂亮脸蛋可以囊括,无论智慧还是统御力,能够在自己面前讨到便宜,穆是第一个。

什么是真的,什么又是假的呢?撒加扪心自问,他没有百分之百的交心,倾尽所有,对方同样。羽毛袋子是真的,里面的宝石是假的;黄金箭和上面的血是真的,凶手是假的;希露达女王的身份是真的,权势是假的;这世上纷扰太多,真真假假,兵不厌诈,掏出真心,难保不会落得支离破碎的下场。

“我可以相信你吗?穆——最难缠的对手亦是最惦记的人,你现在身在何方?”

这些事情萦绕在撒加的大脑,久久不散。通常情况下,他是个快刀斩乱麻的男人,却在北境前线弹起钢琴,喝着小酒。挥拳的手太久没摸琴键,有些生疏,他努力控制节奏,不让手指出错。是的,他是撒加,百战不殆的男人,他不能出错。无论钢琴,抑或战事,还是藏在心底的情愫。



这篇文好像停了半年吧,剧情都快忘光了。我又看了一遍,回顾前情,思考后续,争取六月之前填掉。
这周有《大王不容易》和送姬友的隆穆文,长篇进度终于到了这里,可喜可贺!
等等,好像还有本子发货的问题……😢

评论(9)
热度(15)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