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无节操撸文,喜欢恶搞,激情吐槽,
沉迷双子羊,加隆是三界瑰宝,不接受反驳。撒穆《占星山》同人本通贩中,欢迎光临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新生(撒穆)1

给某人迟到的生日文,剧情向长文。


1·黑冰



呼……呼……呼……



好冷啊……风夹裹一些碎冰渣砸在穆脸上,把他敲醒。穆不是一个怕冷的人,他的修行地与严寒为邻,脚踏永久冻土,冰层随处可见。生活在海拔超过六千米的高原,风像刀子般锋利,积雪终年不化,而他,只需一件薄衫和御风的披巾。如此抗寒能力,此时竟然不管用了……


我是谁?这是哪里?


他大口大口地喘气,手肘撑起半个身体,皮肤接触到坚冰只打哆嗦。冷气减缓了他的动作,头脑也变得迟钝。穆不记得来过这里,印象中最后一个画面是光,炫目的白光在眼前炸开,延展,时间被拉伸得很慢很慢,然后一片茫然。


……


诗……对了,还有诗。他记得爆炸发生前,绿茵茵的草地上,一个身型高大的男子手捧书本,深情并茂地念诵诗句。好像不是刚才发生的事,是过去,是回忆,这一点穆还是分得清楚。那时他小小的,与现在不同,绵羊般偎在念诗男子身边,倾听对方浑厚极具磁性的嗓音,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苏醒时分,哪有什么草地?更不见阳光的踪影。穆望见一片无垠的黑冰,从身体下方绵延至视野以外。他不知道这片冰面有多远,也不知道身处何方。四周很黑,并且荒芜,暗色令人心悸,若完全看不见也罢了,偏偏有那么一星两点光,映出周遭情形。


啊?


穆见不远处,一个黑乎乎的坑洞,冰块碎石散落满地,仿佛从里面炸出来。收回视线,自己身上也有不少冰渣,是这场事故的证明。其他人可没这么幸苦了,爆炸点附近横七竖八躺满了受害者,有的四仰八叉翻着白眼,有的头朝下标准狗吃屎的姿势,都无一例外的凌乱、凄惨,不忍直视。


这些人身穿黑色盔甲,材质类似宝石一类物质,碎在冰面上,一轮一轮浮动着幽光,促使穆产生一种错觉。他看向自己的手,手腕上一个同样材质的宝石手环,巴掌那么粗。他心想,既然佩戴同样式的物件,此处又景色怪异,人迹罕至,那些人大概是自己的同伴吧。


“喂,你没事吧?醒一醒……”


穆信了这种直觉,双手撑过去,推动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你们撑住呀,这里温度太低,睡过去就醒不来了!”


他推了一个毫无反应,本着救人的意图,又去推另一个。想要站起来,腿上传来一阵剧痛。穆顺着痛楚往身上搜索,只见大腿处插着半截冰锥,血液在低温下凝固,形成石头一样的颜色,蜿蜒而下。原来冰并不是黑的,是被血染色了,寒冷中知觉麻木没有感到很痛,所以没发现这严重的伤势。


穆不死心,换了个姿势,爬过去拍打“同伴”的脸,捶捶这个,敲敲那个,用上了十分的力气也揍不醒他们。完蛋了,没有通讯装备,没有医疗设施,此处不知是极地还是火星,躺着那群家伙没救了。


他本该大喊大叫寻求救援,但他没有,因为旷野中一切呼喊都是徒劳的,除了浪费力气没有任何用处。穆失去了记忆,理智还在,感知也健全,腿上的痛楚越来越分明。


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想来想去,脑筋短路,干脆放弃。与其毫无头绪的烦躁,不如顾一顾伤处。穆埋下头,冰锥又冷又硬,扎入肉里极深处,很可能碰到了动脉,稍一拨动就有血涌出来,引发一浪一浪弹跳性的剧痛。


穆想把这玩意儿拔出来,无奈手臂冻久了使不上劲,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他不敢使蛮力,怕伤及神经,又无法坐视不理。


“唉……唉……”


穆侧身瘫倒在一个死人身上,无尽的孤单从四面八方袭来,侵蚀着他的心,好在这种状况没有持续很久。因为很快,穆就会发现,孤单在这个地方并不是最坏的事。


一小队人吵吵嚷嚷出现在地平线上,穆一个激灵,坐起身子侧耳倾听。那群人数量不少,约莫十个,一路上唧唧歪歪嘴巴不停,除了人言还有狗叫,是的,他们带了狗。穆急于获得帮助,想也不想,便对那群人挥手,刚好他们也是往这边来的,而且脚步极快,片刻功夫将穆围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


那群人的装束和冰面上的死者一样,黑宝石铠甲,边缘锋利奇形怪状。穆就近观察,他们不仅穿着奇怪,长相也是一言难尽,有的头大,有的鼻子长,态度还很不友善。


“你是什么人?”一个手持长矛,状似小鬼的家伙指着穆,表情凶狠。


“我……我不知道……这里似乎发生了爆炸,然后我就在这里了。”穆据实以答。


狗闻到血腥味,从主人脚下钻出来,对穆呲牙咧嘴,高声吠叫。这么一来,对方敌意更甚,纷纷抽出铁锤和利刃对准穆,“他是活人,但不是我们的兄弟,这王八蛋杀了他们!”


“我?”穆看着手腕上的黑宝石,心中迷惘,“我没有杀人,这个手环……我们不是同伴吗。”


“呸!谁跟你是同伴?”黑色盔甲的人互相看了一眼,“我们可不记得冥斗士里有你这样的圆脸圆眉毛,狗也不认得!”


那些狗闻声,叫得比之前更响,证明主人的推测无误。然后,猛兽脖子上的锁链被松开,只剩骷髅结构的犬科动物爪子和牙齿更利,疯狂地扑向猎物。


情急之下,穆一手一只,抓住了骷髅犬的脖子,用力一撞,把第三只和第四只碰死。狗一声不吭地咽了气,骨头断裂处流出腐烂的血浆,其他恶犬见状,缩头缩尾不敢再扑。


“他是圣斗士!他是圣斗士!”


黑色盔甲男子惊呼着,叫着同一个名词,他们各自举起武器向穆发动攻击。“圣斗士”三个字穆不懂是什么意思,但非常耳熟。面对袭击,他的应变能力比思维迅速,一个凌厉的瞪眼,将三个男子隔空掀出去老远。一种莫名的力量从身体深处觉醒,温暖如火焰,急行如湍流,运转如疾风,那股力量燃烧起来,腿伤也不感觉疼痛了………


“哎呀!”


“啊!”


“呀呀!”


穆竟不记得自己有如此彪悍的一面,他只是狠狠看向那些人,没想到一个接一个被掀翻,有的跌倒在冰面上,有的撞到一起,摔得嗷嗷直叫。穆深深地喘了口气,这么看来,刚才的死者大概真是他所为。不过这前后两拨人并不是他的同伴,而是敌人,那就没关系了。


实力悬殊的战斗一试便知,坚持下去没有任何意义,穿黑色盔甲的人们深谙这个道理。穆没想清楚自己是谁,不想下杀手。那些人哆哆嗦嗦地爬起来,跌跌撞撞地逃命,他只是看着,冷眼睨视,内心无动于衷。骷髅犬遥遥领先,咬人的时候冲在前面,逃跑却比主人还快。


可惜逃亡没有进行太久,恶狗还没跑出穆的视野范围就死了,像踩到了奇怪的东西,倒在冰上暴毙。人也是一样的结局,穆听见他们惊叫,捂头,在冰面滚来滚去。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我什么都没做呀,应该不是我干的吧……”


骷髅狗发声方式独特,听着像破旧的工具乱敲,配上人类的尖叫,把这片沉寂的黑暗冰原衬托得格外恐怖。


死在穆面前的人又多了,但还不是全部,在他背后,几十米的位置,一块巨大的冰石后面,黑影蠢蠢欲动……穆虽然厉害,腿伤了挪不动,而且他只有一个人。黑影看准了这点,从后面缓缓逼近,冰上风劲,掩饰了移动的声音。


“呀!”


穆迅速转过头,流星锤落地,一个矮小的男子七窍流血,倒在地上死了。时至于此,穆终于找到杀人者的位置,那人藏身于黑暗中,摒声敛息。他早就潜伏在附近,而且一直都在,默默地观察动态,伺机下手……


“穆,你也太不小心了,被这些人跑掉,回去通风报信,会引来更多难缠的敌人。”


说话之人从阴影中走出,大步流星,嗓音宏亮。听到声音的一刹那,穆心情激荡,比言语内容更令他振奋。他想起了阳光下的草坪,记忆中正是这个声音为自己朗诵诗歌,娓娓动听。

声音的主人散着一头倒竖的蓝发,身型挺拔,容貌甚是俊朗,穆似曾相识,却又记不得在哪里见过。


“你……你杀了这些人吗?”穆问的东西显而易见,特意说一遍,惊讶多余疑问。那人朝穆走过去,他又补充道,“我好像认识你。”


男子走到他身边蹲下,平平望向对方,“你呀,小时候挺机灵的,怎么越长越糊涂了?”


“小时候?”穆偏着脑袋,不理解这话的含义。


男子一脸惊讶,“你不是吧……撞坏脑子失忆啦?”说着,他摸了摸穆的额头,“就算你失忆了,失个忆而已,不能看谁都面熟呀,那群骨骼精奇的家伙你确定见过?”


穆不答,他接着抱怨,“太轻信了容易受骗,刚才我若不管,你就被他们拖去煮了。”男子语气颇为玩味,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让穆以为自己没看清楚。


“我以为这只手环和他们的盔甲同样材质,便是一个团体,看来想错了。”穆小声地解释。


男子闻言,拾起他的手,审视黑色宝石,若有所思。“难怪你能混入冥界,还走了那么远,到冰地狱也没穿帮,原来用了他们的战衣啊。嗯……不错……冥斗士是活生生的人,靠这身装备行走两界,识别身份。你伪造了一个身份,是个可行的主意,就是太危险了。”


“等等,你的意思是,这里是冥界,死人的世界,他们是守卫,而我是混进来的间谍?”穆早已看出这里不是寻常地方,但万万没想到会是死亡之地。


“你不信?”蓝发男子微微一笑,拂开身旁地面上的冰渣。穆定睛一看,原来黑乎乎的石块顿时显现清晰,变成一个个毫无生气的头颅,在严寒中极慢极慢地腐烂……


他吃了一惊,本能地退缩,触到神经,引发大腿猛烈抽搐。男子埋头一看,才发现穆受了伤,还不轻。“怎么搞的?伤得这么重……”这话看似责备,言语中夹着焦虑,男子笔挺好看的眉毛揪到一起。穆的腿伤创面很大,寒气减缓了血液流动,同时麻痹神经,因此他还忍得住。


蓝发男子性急,没心情磨蹭,抽下手上一根红绳绑到伤口上方给穆止血。冰锥棘手,拔不是,不拔也不是,男子考虑半晌,手心升起一团明亮的光,亮光带着温热,将冰锥融化。这个过程快不起来,但是管用,不一会功夫,冰锥的体积减小,越来越细,直至消失不见。


他做这件事情,不像杀人那般暴力,力量控制在掌心,缓缓涌动,小心翼翼。穆见绑在腿上的红绳格外眼熟,可是想不起细节,问呢,又怕对方取笑,只能直愣愣地盯着,希望记起点什么。


对方显然是感受到灼灼目光,处理伤口之余,抬头问穆,“我下手太重了吗?”


“不……”穆摇摇头,“没有……”


男子的目光随穆的落到红绳上,顿时猜到他打什么主意,“你想问我为什么带着这个吗?”他笑了笑,“这是你绑头发的,刚才给我拴在身上,你忘了?”


“啊……”穆心里尴尬,“我在这处冰原醒来,之前的事情一概不记得,包括受伤。”


“没关系。”男子柔声道,“我也是才从地狱觉醒。圣斗士死后没有别的去处,鬼卒把我囚禁在此,渐渐失去了意识。不知为何,我活了过来,身体忽然可以活动,接着便看到了这条红绳,还有你……”


“那么说,咱们真的认识咯?”穆试探性地询问。


“你看我眼熟吗?”男子反问。


“嗯。”穆答道,“我隐约记得你的声音。”


“是什么内容呢?”男子一边用掌心的光芒为穆疗伤,一边漫不经心地搭话,“我指,你对我的记忆。”


穆红了脸,支支吾吾答不上来。他想到了那首诗——滚烫炙热的告白,想到了阳光与草坪,眼前这个男子捧着诗集,也是这样的热度,他们依偎在一起。这样的记忆近乎荒诞,也许是臆想,人家不承认就尴尬了,因此,穆不好意思说出口。


对方似乎知道他犹豫什么,没有追问,眼底笑意流动,“别为难,想不起来就算了。我之前说过,这里是寒冰地狱,除了哈迪斯和他的走狗,别无活物。可你是活的,你还复活了我,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其他的以后再说。”


“我们是朋友吧……”穆低声道。


“嗯……比那还好……我说不清楚,等你恢复记忆就知道了。”男子顿了顿,“对了,别‘你’啊‘你’的叫,听着怪不习惯的,我叫撒加。”


果然是熟悉又好听的名字,穆松了口气,这一个真的是同伴了。。


经过一番治疗,穆的腿伤好了许多,冰锥完全消失,血也止住了。整个过程,撒加不时张望,不敢丝毫放松。这里是冥界,敌人的地盘,死了这么些狱卒,被同伙发现是迟早的事,必须快点离开。


“还记得怎么复活我的吗?”撒加指着脚下的坚冰,“这片冰层埋葬着许多圣斗士,其中有我们的战友,如果能复活他们,哪怕多几个人……”


“抱歉……”穆垂下头,“我忘了,爆炸之前的所有事情,包括怎么躲开敌人,怎么来到这里。”


穆很诚恳,如此一来,便无法可想,复活之时发生了什么撒加自己也不知道。


“那么先撤退吧,离开这一层地狱再做打算。咱们能来一次就能来第二次,闯荡冥界是,救人也是。”撒加感受到冰地狱尽头,一种神性压抑的存在,冥界中心一定在那个方向,杀死主神便可一劳永逸结束圣战。出其不意,兵行险招,敌人毫无防备,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可惜他不是一个人,得搀着穆,这傻瓜不仅受伤还失忆了,再幸运也支撑不住自杀式的冒险,目前还是后退力求自保为妙。纵然遗憾,也只能深深地望上一眼,然后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穆走不快,撒扶着他,老长时间挪动不到一公里,这点距离在一望无垠的冰原上无济于事。“这样不行。”撒加皱眉道,“你记得小宇宙吗?过去训练的技巧,没有小宇宙恐怕无法离开这里。”他放穆坐下,就地教学,讲解第七感的感应方式。穆原本是圣斗士,记忆消失了技巧没有,稍加提示便回忆起来。不久之前,情急之时,运转于体内那股暖流再次出现。


“我真的是圣斗士!那些人没有撒谎!”穆喜不自胜。


“难道还有假的吗?”撒加抹了一把脸,做了个“天呐”的口型,没有发出声音,也没有被穆看到。穆运用名为“小宇宙”的力量,很快振作了精神,伤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愈合。他摇摇摆摆地站起来,试着走了两步,立即兴奋地转向撒加,“撒加你瞧呀,我恢复了,我能走了,我可以打十个冥斗士。”


“不……你不要飘……”


穆脚底不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被眼明手疾的撒加挽住。“依我看,还差得远,不要急躁,循序渐进吧。”


两人又歇了一会儿,然后起身赶路,走走停停。周围是一层不变的恐怖风景,每一步都踏着人头,让穆充满歉疚。撒加乘此机会,简单地介绍了圣域的状况,诸神之间的关系还有圣衣和圣斗士。冥王哈迪斯与战争女神雅典娜争夺大地,双方投生在这个时代就是为了再度决战,这是斗士们聚集在一起的原因,以及不可避免的命运。“


“既然来到冥界了,左突右冲,总要有点收获才行。”撒加喃喃地说。


“他们神与神的纠纷,不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商量,或者自己打一架吗?”如此言论,失忆前的穆断不会说。而现在,他兀自留在美好的梦中。梦里他作普通人装束,有蓝天白云,有温暖的阳光,沁心的绿草,还有美男子朗诵诗歌,没有战争,没有死亡……


撒加淡淡一笑,“他们肯那么做,就不是他们了……”


路上,穆问撒加,“我们这是去哪里呢。”


“跟着走吧,说了你也不知道。”其实撒加自己也不十分清楚,他曾赎罪自尽,作为一个亡灵被囚禁在冰地狱,丧失了全部的七种知觉,未曾洞悉地狱的布局。但他猜想,死的对立面是生,远离黑暗能量深重的地方就是求生之路。


穆忽然又道,“你是诗人吗,像维吉尔一样。”


“啊?”撒加迷惑不解,穆接着道,“维吉尔是领路的人,指引但丁游历地狱。”


“好吧,你可以这么认为。”撒加失笑道,“但我想,维吉尔一定不会使用暴力,我大概是诗人中最尚武的一个。”


地狱广袤无垠,他们像黑色广告纸上的两只蚂蚁,在毫无生气的世界结伴而行。穆的话比平时多,内容也很丰富,撒加记得他失忆前不这样,特别是小的时候,整天愁眉苦脸,像个哲学家。而他自己,也不是健谈之人,只是在这种地方,再强大的人类也需要一份鼓励。


一阵寒风吹过,久久不歇,卷起细小的冰晶,迷了穆的眼睛。


“咳咳!但丁先生,地狱之行可不像书上描述的那么轻松,我给你念首诗吧,谁叫我是你的维吉尔呢?虽然这不一定管用……”


两人互相扶着,燃烧小宇宙为对方取暖,不至于在寒流中冻结。撒加灵机一动的念诵,果然有用,声音不大,正是记忆中的韵律,一字一句清晰地传入穆耳中,将恐惧与灰心一扫而空。


穆听他念诗,小宇宙愈发澎湃,像劲风中弯腰却折不断的小草。他握着他的手,忽然产生一种糊涂念想,这样很好,地狱很好,只要和撒加在一起,哪怕逆风而行,忘了曾经发生的一切。


冰地狱幅员辽阔,也只是地狱的一个区域,在寒潮的掩饰下两人虽狼狈却没遇上追兵,不幸中之大幸。撒加指点穆小宇宙的用途,他渐渐熟练,提升了行走的速度,走啊走,终于看到与冰原大相径庭的景观。


“我猜那是大黑坑——第七狱的入口。”诗人如是说。


寒风渐止,眼前的确是一眼望不到底的巨型陷坑。坑洞开口广,内部深,隐隐传来亡灵的惨叫。那是一种机械性,缺乏活力的声响,像柴禾烧断,又像破铜乱敲。两狱交界地带,分布着几拨鬼卒,各自烧火偷闲,和袭击穆的那群人相同装束,或肥或瘦或高或矮,拿着弯刀和铁叉,各有各的怪异。


“我们如果要过去,恐怕会打起来,这显然不是最好的方案。”穆担心道。撒加也是这样想的,鬼卒不可怕,怕的是闹开了,消息传出去,引起冥界之王的注意。


“这当然不好,小喽啰杀不杀无所谓,能混过去就别麻烦,节约点力气。”


说到这里,两人想到了一处,穆率先开口,“不要看我,我不记得怎么来到冥界了,咱们就这样走过去,凭一个手环恐怕行不通。”


“唔……”撒加一副“我想也是”的表情,脑子一转,很快把目标换到鬼卒身上,“这些家伙都是活人呀,我有办法。”


大黑坑边上,一个鬼卒扬起鞭子,狠狠抽打爬上来的亡灵。“滚回去滚回去!腐烂玩意儿,到了地狱还不死心,总给本大爷找事,烦死啦!”


亡灵虚弱地跌倒,因惧怕洞中折磨,强忍鞭笞之痛,抱住鬼卒的脚踝。


“哎呀!好脏,恶心死啦!”鬼卒一鞭子抽断了亡灵的手,可怜虫哀叹着坠回深渊,两只干柴般的肢体牢牢握住不放,被鬼卒又跳又踢,猜得稀烂,化成黑色灰烬填补坑洞的边缘。


“哼哼哼,学不乖的家伙,老实在里面待着,没有几个世纪别指望换其他狱,想逃跑,这就是下场!”


正在这时,一块小小的碎石“咕噜咕噜”,从不远处滚落。


“是谁?是谁?”鬼卒处理了亡灵,感到有些不对劲。然而转来转去,皮鞭空舞,什么也没打到,让他怀疑自己神经过敏。


“奇怪,大概是错觉吧。”他自言自语,“一天到晚干活,都快累死了。”鬼卒嘴里抱怨道,“地狱没有日出日落,就干脆不放假了,比地面还辛苦。那些魔星老爷怎么知道我们的苦处,若不是为了永恒的生命……”


与此同时,鬼卒身边不远处,撒加和穆蹑手蹑脚地经过,他们用精神控制让鬼卒以为没有人,除了意外踢到一块小石头,来不及处理。


鬼卒大摇大摆地走了,其他忙着打盹儿聊天,黄金圣斗士的精神控制范围遍及视野内所有活物,撒加和穆两个人只管绕过大黑坑,连弯腰都不用,如入无人之境。穆不敢说话,碰了碰撒加的胳膊,指着一对巡逻。那群人品级稍高,由一个小头领带队,几只骷髅犬,感觉上比较难应付。


撒加紧了紧穆的手,意思是,“没事,巡逻的小宇宙很弱,脑容量比不前面那个大多少,不值得担忧,继续走。”


穆信了他的判断,放大胆子走过去。哪知还没靠得很近,一只骷髅犬猛地扭头转向两人,紧接着,其他狗一并望向这边,“呼噜呼噜”发出警报。巡逻警惕性很高,立刻停下来列队,全体对准圣斗士的方向。其中一个点燃了火炬,蓝色焰光照出两个人类的影子,大黑坑附近顿时炸开了锅。鬼卒们听到巡逻报警,纷纷拾起头盔和武器,加入围攻的队伍。


骷髅犬有主人撑腰,嗷嗷吠叫,其他鬼卒也吼叫着助阵。巡逻头领手持火炬,用另一只手捶打属下,“废物!冰地狱早就传出圣斗士劫狱的消息了,你们这群可悲的蛆虫只顾偷闲,差点放跑可疑人物,看清楚了,那是幻象!”


撒加见控制术穿帮,索性撤除,将本来面目呈现在众鬼卒面前。“知道你们怎么死的吗?”他冷冷地问,不等众人反应就做出了回答,“是耍小聪明,自以为是蠢死的!”


说罢,他将穆拉到身后,挥起另一只手,引导小宇宙爆发。媲美恒星诞生的爆炸,摧毁了目所能及的一切敌人,有生命的,没生命的。大黑坑地质结构松散,黑色烟尘卷到空中,穆捂住口鼻还是不免吸入肺里引起咳嗽。


他们不想大开杀戒,因为没有意义,也确实忽略了一个问题——鬼卒是有生命的人类,用脑子处理信息,而骷髅犬不是。那种不死生物连神经元都没有,自然不会被幻术迷惑。撒加的一击是致命的,烟尘落尽,没有一块完整的遗骸留存,统统粉碎成渣。他清楚地知道,这场杀戮势必引来追击,他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和小宇宙的强度,下一次,可没这么轻松了。


“我就知道那狗不安全。”穆摊摊手。


撒加无心逗留,拉着穆匆匆离去。一只不识时务的骷髅鸟从头顶飞过,被撒加一拳击碎。他对穆解释道,“再小的东西也是祸害,可别放过一个!”穆觉得那鸟无辜,也许只是冥界野生动物,不过谁知道呢?撒加的小心不无道理,在冥界,他们才是弱势的一方。


银河星爆果然引来了其他巡逻队,头领牵着骷髅犬,围在一起嘁嘁喳喳,说起圣斗士劫狱均是不寒而栗。转眼工夫,撒加和穆越过第二个大坑,尽量避开巡逻。他们学乖了,远远望见骷髅犬不再上前。而前方,防卫较刚才严密了不少,可见冥界已有所警觉。


大黑坑边上,狱卒们议论火热,忽然间没了声音,一个个侧身退开,让出一条道。一队脚步轻快的弓箭手来到大黑坑,空气中残留着银河星爆的余烬。为首的是个女子,身着黑宝石盔甲,头上扎着马尾辫,标准战士的装束。女武士大半条腿暴露在外,显示出饱满有力的肌肉。她伸出惨白的手,捡起落在地上的鸟骨,看了看,将白色骸骨在手指间碾碎。


“圣斗士……名不虚传,挺厉害的嘛……”


身后的女弓箭手单膝跪地,“大人,冰地狱越狱的圣斗士只有一个,加上同伙,以他们的移动速度,现在还没走出第七狱。咱们向女爵请求增援吧,东边血瀑布有片沼泽,是设伏的好地方。”


“女爵?”领头的女子一声冷笑,“捕猎一名逃犯,这等小事岂用她老人家操心。我地囚星的血鸦一人就能决解,何况还有一众姐妹。”


头领既有决断,下面的人不敢多说,纷纷招手放出训练有素的骷髅乌鸦,往西面八方侦查。拨开黑色斗篷,才发现这群弓箭手全是女子,然而小鬼狱卒对她们毕恭毕敬,不敢稍有微词。女猎人眼角淌血,青筋暴起,口唇和眼仁都是白的,很难往旖旎的方向联想。


“大人……”弓箭手还想说什么,被血鸦一根食指挡住她的嘴。“我都知道,不用再说了。圣斗士进了第七狱,第六狱和第八狱稳坐不动,等着看我们笑话呢。懦夫,败类,无耻之尤,也不怕笑掉下巴,我不会让他们如愿。”


第七狱的鲜血姐妹会是亚马逊被雅典娜流放的浪人,她们从小习武,拿长矛和剑当玩具,她们腿力极好,擅长机动作战和合作狩猎。血鸦携小队沿着血瀑布流下来的河逆行而上,沿途通过骷髅乌鸦锁定圣斗士的位置。


撒加和穆,在杀了第一只骷髅鸟后,发现这不死生物越杀越多,无穷无尽,仿佛为了留下骸骨做标记。它们和骷髅犬一样,没有大脑不受精神控制,而且数量太多,无法全部消灭。


“他们想必已经找到我们,但是没有追上来……”


“从刚才的战斗遗迹,不难推测我们的实力,他们不敢直接攻上来是没有必胜的把握。这种情况下,换作我,就会利用地理优势设伏。”撒加说得有理有据,穆亦有同感。“冥界这么大,竟不敢和我们硬拼,挺意外的。


“没有什么奇怪。”撒加道,“冥界和圣域不同,不是军事机构,战力比你想的差远了,否则不会每次圣战都输。”


“那我们怎么办呢?”穆望着幸存的乌鸦飞走,他又何尝不是惊弓之鸟,想快些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们继续赶路。”撒加语气坚定,“不用追杀乌鸦,不用去找冥斗士,该怎么走怎么走,随机应变。”


穆点点头,似乎也没有更好的方案。


巨型坑一个连着一个,无尽的洞底装载着无尽的罪恶。撒加说这里是骗子、人贩子、假神父受刑的地方,这些人和圣斗士不同,他们生前恶事做尽,罪有应得。穆经过巨坑,看到亡灵挂在岩壁上挣扎,那么无助那么悲痛。他觉得不忍心,便闭了眼睛不看。撒加知道他的脾气,默默牵着也不干涉,只要别失足掉下去就好。


惩罚当真是罪孽最好的归宿吗?如此重刑,为什么还有人铤而走险,源源不断地投身犯罪……亡灵的哀嚎似乎是答案,似乎又不是,真理像穆的记忆一样,若即若离,缥缈难寻。










































评论(12)
热度(20)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