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无节操撸文,喜欢恶搞,激情吐槽,
沉迷双子羊,加隆是三界瑰宝,不接受反驳。撒穆《占星山》同人本通贩中,欢迎光临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狼与羊】俊狼与羊咩(撒穆)下

ooc,无良,慎入。



---------------保护视力的分割线-----------------




哈士奇是上帝造狼打的草稿,此话不假。它们看起来冷峻,实则撑不过五分钟,稍微一动形象就崩,为狗界一傻,撒加养的这只也不例外。经过上次的事情,主人吃秤砣铁了心,定要拉狗子去绝育以泄心头之恨,一人一狗在小区上演拉锯战。

撒加拽紧狗绳,俊狼在地上打滚,伸长舌头发出垂死惨叫。聪明如它,对“绝育”二字的含义相当清楚,一刀下去,这辈子完了,活着一点乐趣也没有。仗着一身蛮力,撒加硬是没能挪动它,拉拉扯扯堵在小区门口。男孩问他妈,“叔叔在干什么呢?头发为什么爆炸?”妇人不想作答,反正不是好事,拉着儿子迅速离开。

最后一次使劲,姿势没有摆好,狗绳脱手,让俊狼给跑了。撒加赶紧去追,好容易约了手术,怎能让它逃掉?哈士奇跃过草丛,钻过人群,不知跑了多远,来到一幢楼下一边叫一边撞门,前爪抓挠发出刺耳的噪音。

“臭小子,看你往哪跑!”撒加脚力不差,读书那会集校草、学霸、运动健将三种身份于一身。若不是后来办公室坐多了,整天跟下面的人发火,跑这么点路连喘气都不需要。“停下来呀,抓坏门又要我赔钱。你这蠢狗,认命吧!”撒加逮住绳子,用力一收,哈士奇吓得翻倒。主人英俊的面庞乌云密布,看那架势,要开杀戒……

“吱呀”一声,门开了。“咦……是撒加先生和俊狼,你们怎么来了?”大眼圆脸的男子站在门边,是穆,这里是他家,俊狼救羊咩来过一次,记住了,所以一股脑儿往这逃。撒加的愤怒在脸上凝固,乍一见到他,心跳加速,运动过度的症状。

“我们……在锻炼身体,碰巧路过这里。俊狼拉着我跑,你知道的,中型犬嘛,性格开朗,好动。言语间,换上一副柔和的表情,与刚才判若两人。穆俯下身子,摸了摸俊狼的头,狗子立即扑进他怀里,呜呜诉苦。“俊狼乖,真是个听话的孩子,你想羊咩了对吧?”狗子点点头,目光诚恳。

上次撒加请穆喝水,出于礼貌,穆也让他们进了屋子。“想羊咩就来玩吧,咱们在一个小区,挺近的,但不能像上次那样哦。”穆转身进屋,取出一个干净的绵羊布偶,散发着清香。昨日带回家之后,他补了裂口,洗好晒干,与脏的时候大不一样。肥肥的羊羔玉雪可爱,额头一对鲜红豆豆眉,与主人有几分神似,难怪是穆的宝贝。

“趴下,打滚,笑一个,握手……哈哈,俊狼真聪明!”穆用羊咩逗它,把狗主人看得一愣一愣的。这狗不傻呀,不仅听话,而且每一个动作都做得很标准,也没有非礼羊咩,对穆表现出亲昵,这是他的狗吗?撒加满脑子问号,想不到俊狼还有这份心思,啧啧,不简单。看菜下碟,拉穆做保护伞,求生欲可谓是极强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撒加与俊狼围着穆,均没有告辞的意思,一个想跟人家聊天,另一个拖延时间躲避绝育。穆取出一个箱子,各式各样的毛绒玩具,让俊狼挑一个代替羊咩。狗子嗅嗅这个,闻闻那个,没一样看得上。

穆叹了口气:“难得俊狼喜欢羊咩,我本该送给你的,可这是爷爷做的,从小到大陪着我。他老人家去世了,只留下这点念想……”穆说起过往,父母工作忙,是老人一手带大,因此性子孤,没什么朋友。去年爷爷去世,他的悲伤一发不可收拾,好好的大学念不下去了,休学在家,深居简出,谁也不见。

“都怪我,去那么远的地方念书,没人照顾爷爷。如果我留下来,有人陪伴,他不会走得那么快。”穆深陷自责,无法自拔,撒加不失时机地递上纸巾,同时劝说:“天有不测风云,别太自责。你爷爷一定希望你过得好,振作起来,别辜负他的辛劳。”

“可不是吗?”穆拭了拭眼角,忽然沉下脸,“我父母一年到头加不完的班,爷爷身体不好了也不回来看看,寄钱做什么?老爷子不愁吃喝,图的是个关心。”撒加胸口一震,联想到自己,穆该不会讨厌加班的人吧?他心里素质极好,脑子烧开了锅,表面纹丝不动,还随口回了一句:“是啊,再忙也不该那样。”

难得有一位听众,恰到好处的体贴,鼓励穆继续说下去。“还有我爷爷的老板,无良资本家,简直不是人!压着员工集资,逼老爷子退休返聘,给他当廉价劳动力。要不是这些年的劳碌,把身体掏空,老人家怎么说走就走?资本市场,每一个毛孔都充斥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太可恶了。”

说到兴头上,温和如穆,也被气得发抖。哈士奇冷峻的目光投向撒加,主子好像很热,热得出汗,春天还没过完,太夸张了吧。只听他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你说得很对,每个劳动者都该被温柔对待。那些绝情的事情换了我,万万做不出来,他们缺乏爱心。”狗子咧开嘴呵气,想试试到底有多热,当它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看上去在笑。

通常情况下,心理原因放弃学习或工作的人会被撒加训斥,大加鄙视,嘲笑为失败的人生找借口。面对穆,他没有破口大骂,也没有尊尊教诲,而是握住对方的手:“我太理解你的感受了,心里难受不能憋着,我陪你出去走走,就当散心。其实吧,我也有这方面的困惑,哎,别提了,深受折磨啊。”

“你爷爷也去世了吗?”穆与撒加不熟,一切听凭他说。瞧他形象那么绅士,态度那么诚恳,语气那么温柔,一定是真的啦!

“不是,我体检的时候怀疑有抑郁症,大夫叫我多交朋友,试着照顾小动物,他们太可爱了。”说着,在俊狼头上揉了一把。突如其来的亲昵令狗子不适,鼻子痒痒打了个喷嚏。撒加不理它,继续往下说:“你可以跟我一起,那个医生不错,老把自己关起来不是个办法。”

“怎么好意思呢……”穆挺长时间没跟人交往,忽然听到暖心的慰问,红了脸,低低垂下头。

“别见外,咱们都是一个人生活,为心理障碍烦恼着更应该彼此帮助,让我帮助你吧。”

狗是一种嗅觉灵敏的动物,闻到空气中的酸臭味,开始躁动,坐立不安。穆留他们下来,亲手做了一顿午餐,给俊狼煮了烩饭。哈士奇老吃一个口味的狗粮,早就腻了,把盘子舔了个底朝天。它的主人,和穆说说笑笑,把菜夹掉,绝育的事情更是忘到九霄云外。

一场巧遇邂逅了喜欢的人,多亏哈士奇,撒加在穆面前晒暖男人设,对俊狼好得不得了。回去之后,添置了新的狗窝,玩具和零食,也不骂它了,让自己看上去充满人情味。撒总又请假了,去做心理咨询,他平时最讨厌心理咨询,说那是骗人的把戏,现在不仅去,还带了一个病友,滔滔不绝地述说心德。

撒加变了个人,最早发现苗头的是俊狼,接着是他的员工。老板从来不发心灵鸡汤,更不是爱心人士,最近不断的朋友圈放毒,发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还有诗歌,弄得下面的人哭笑不得。取关他吧,不敢,顶头上司啊;违心的点赞加评论,又觉得肉麻。他们开始后悔送狗给他,怀念起过去,撒总凌晨三点在办公网络上骂人,以及招标之前全体无条件加班,一份标书改八遍,还有日常夜叉巡海似地巡视办公室。凶是凶了点,但是真挚,没有套路。

后来终于有人发现症结所在,与哈士奇无关,是爱情把他变得神叨叨,没错,撒总恋爱了。他对穆说,要多出去走走,于是陪着对方到处游荡,观山望景,还有一条大狗,拍回来的照片不忍直视。公司有一个员工群,里面有人po了张撒总的大头照:“他老人家没事吧?据说常年板脸的人笑多了颌骨容易脱落。”

“你知道什么,人家谈了个大学生对象,换人设了。”

“天天发狗粮,真他妈的辣。”

有人用红线圈出照片上穆的头,在下面点评,“挺漂亮一个人呀,怎么看上撒傲天了?可惜呀。”

“听说他脑子不大好使,有自闭症,看病认识的。”

……

人们恍然大悟,钉陪钉,卯配卯,破锅配漏瓢,原来是一对病友,难怪投缘。不过有什么不好呢?对他们来说,加班少了,工资照发,时不时还给休假,相比之下其他的都可以忍耐。

撒加和穆以这种奇异的方式结合在一起,比朋友亲密,与恋人有一定差距。因为俊狼的存在,二人关系始终没能更进一步,发生质变。散步也好,约会也罢,总有一条大狗夹在中间,冷眼立眉,破坏气氛。

撒加很矛盾,不带俊狼呢,怕穆说他没爱心,带上俊狼,好好的行程全陪狗了。哈士奇打滚转圈,使尽浑身解数逗穆开心,他不跟宠物计较吧?有几次,撒加试探性地提议把俊狼送到宠物店寄养,他们来一场二人之旅。哈士奇以为带他绝育,赖在宠物店门口装死坚决不进去,只得作罢,搞得撒加焦头烂额。

回家后,他指着俊狼的鼻子:“你这家伙,说你笨你抖机灵,说你聪明呢,你又犯蠢,碍着我们对你有什么好处?我和他好了,他住到这里来,你才有好日子过呀,懂不懂!”俊狼和主人对视,片刻之后,咬住了他的指头……

几天之后,撒加像往常一样开车去学校接穆。穆的自闭症大有好转,已经回去报道重新上课了。总裁把商务豪车改装成温馨有爱那种,车身贴满狗头,停在校门口,吸引了大量目光。

小长假,两人相约爬山,锻炼身体舒缓精神。撒加伸手牵穆,指头包扎了,打开后座,俊狼的腿也打着绷带,穆不禁发问:“你们俩怎么了?”撒加把他按到座位上,关上门,“没事,正常的情感交流。”俊狼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附和这种说法。

时值仲春,穆准备了野餐篮子和露营的各种装备、备用衣服,撒加开车,两人一狗一路兜风,来到山脚。接下来是徒步旅行,狗当然开心,撒开腿跑在前面。撒加呈英雄,也走得很快,为了在前面拉着穆的手。走了一天,腰酸背痛腿抽筋,天黑前,他们挑了块平地搭建帐篷。吃过饭,两人都不想睡,去河边看星星。

四下无人,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撒加事先准备了特香肉条,放到比较远的一块石头上,抓住俊狼的后颈窝。“兄弟,跟你商量个事。哥哥我的个人问题到了水深火热的时候,今晚是关键,别给我找茬。乖乖听话,以后零食多的是,算我求你了。”

俊狼有听没有懂,嗅着香味去啃零食,撒加利用这个空档找到穆,真正的单独相处。他预备了一大堆酸溜溜的情话,酸得倒牙,最后只说出“月亮好看”几个字。孤男寡男,冷月清风,深山老林,两人都有些紧张。撒总职场老道情场单纯,属于目不斜视,走路带起一阵风那种,二十八岁没谈过对象,穆把头靠到他身上,竟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做,差点吟诗。

就在这时,一股热气夹液滴喷入后颈窝,两人吃了一惊,转过头,原来是俊狼。撒加眉毛打皱,快要挤出水来,心中暗骂这臭狗,说了那么多好话还来打扰他,存心过不去是吧?但穆面前不能打狗,必须装出宽宏大量,肌肉快要绷不住了。俊狼看看穆,看看撒加,一个羞涩一个干瞪眼,忽然抬起狗腿,一股淡黄色液体飚出来,淋了穆一身。

“啊!”

“你这破狗!”

撒加抓住俊狼的脖子要发作,被穆拉住胳膊,“算啦,它还小,又不懂事,别跟狗狗一般见识啊。”俊狼嗷嗷叫了几声,乖巧的跑掉,消失在夜色中。这下可好,穆的衣服湿了,还有股子骚味,肯定不能穿。“没事,我带了备用的。”两人摸回帐篷,定睛一看,里面乱七八糟丢满了东西,像盗窃现场。撒加的行囊没事,穆的所有衣服都被拖出来,一件几个狗脚印,踩得体无完肤。

“等那坏家伙回来,我一定饶不了它,你可别护着。”

撒加怒不可遏,而俊狼早就跑了,没打算等他这个火药桶爆炸。一阵山风吹来,穆瑟瑟发抖,两人商量了一下,只有先换撒加的衣服。于是穆穿了大一号运动衫,露出半个肩头,洁白的肤色在月光下莹润动人,把撒加看得挪不开眼。

“那我们……”穆想说,“休息吧。”走了一天山路,累了。话没说完,几团拳头大小的事物冲进帐篷,往穆身上窜,吓得他扑进撒加怀里。

“别怕,可能是地鼠,我来赶走它们。”撒加拿了烧火棍在手里挥舞,穆抓着他的领口不放。“走了吗?好像是老鼠啊?小时候老鼠咬过我的眉毛,我害怕呀!”

撒加这才明白豆豆眉的来历,以及爷爷为什么给他做羊咩。

“别怕,别怕!”慌乱中,撒加回抱了穆,头发擦着脖子,手臂揽着腰,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俊狼在不远处坐下,盯着帐篷。里面先是一团乱,传出喊叫和物品撞击的声音。接着渐渐安静下来,只听得肢体摩擦和粗壮的喘息。它打了个哈欠,趴下休息了,枕着心爱的羊咩,深藏功与名。

那天以后,撒加和穆确立了恋爱关系,正式搬到一起,开始甜蜜生活。情侣衫,情侣包,情侣头像,朋友圈互动,酸得令人发指。撒加的郁躁症消失无影,穆的自闭症也不药而愈,爱情不愧为一剂良药,包治百病。

俊狼最终也没绝育,一提这事它就装死,穆心软,每每退让,不了了之。时间一久,羊咩成了哈士奇的私狗物品,躺在它的狗窝里面。后来有一次,穆给俊狼洗澡,搓呀搓,两道立眉掉了,原来竟是笔画上去的。俊狼抗拒撒加给它洗澡,以前从来没有洗干净,所以主人毫不知情。

“谁这么无趣啊,恶作剧……”

穆不免嘀咕,撒加不好意思说出前因后果,心里把公司那帮王八蛋骂了个遍。定是他们使坏,报复工作的怨念,送来这条狗嘲笑自己,本因痛斥一顿打回人力资源部,看到穆的笑颜,怒气烟消云散。算了吧,建个人设不容易,结果好就行了。


评论(17)
热度(21)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