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无节操撸文,喜欢恶搞,激情吐槽,
沉迷双子羊,加隆是三界瑰宝,不接受反驳。撒穆《占星山》同人本通贩中,欢迎光临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约稿】火锅风云(沙穆)

这是之前写的一篇稿,首发星光,现搬到lofter这边来。



“先生,请问有预约吗?”


正装男子摇了摇头。


“您的排队号是168,前面还有40几桌,请在休息区等待,有凉茶和香脆小点心。”


沙加老实坐到一旁,开了副飞行旗,同自己玩。放眼整个等待区,人满为患,男女老少,有抱小孩的,有玩手机的,呼朋引伴。像他那样西装革履,一个人出来捞火锅,实属罕见。


这一等直至下午两点,远远过了就餐时间。他转了一圈儿童乐园,晃到美甲中心,等到一波又一波的客人散了,这才正式入座,研究菜单。


“菜式真少…品种单一,完全点不出来啊。”


低头思索好一阵子,才按下出单键,要了四种锅底,每样菜半份。金发男子的光临,颇不寻常,服务员们忍不住在厨房议论开。


“一个人出来烫火锅太奇怪了。”


“是啊,排了好几个小时。”


“嫌锅底没创新,菜式太少,他能吃多少?”


“那么瘦的身板,说不定有挑食症,营养不良。”


议论之后,到了客人面前,要挂上笑脸。根据不成文规定,献上巨型熊仔一只,陪单人顾客捞锅。风情万种的店长,亲自承担这一工作。他听见员工议论,想近距离观察,那一定不是普通食客。


说起那海底捞的店长,名叫阿布罗狄的,眼角一颗泪痣,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美人。他接任店长,前来应聘的人数比过去多了一倍不止,迪斯马斯克是这些人中最殷勤的一个。混过黑道,现在卖海鲜,首推生鲜大闸蟹。


俗话说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并不是所有人都中意贴心服务,就沙加看来,熊仔的主意糟透了。


“我说,为什么在对面放一头熊?”


“陪您用餐啊。”


“这样会显得我单身。”


“你本来就是一个人。”


阿布罗狄心直口快,触动沙加完美主义禁忌,他立刻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电话搁下继续论理。


“咳咳,我认为你们这项服务很有问题,个人就餐应该得到尊重。放一只熊,凸显单身,还是那么肥的一只。小孩子大媳妇经过用那种眼神看我,体验太差了!”


“不是很可爱吗?”


阿布罗狄万分委屈,从来没人抱怨过他的熊仔。


“不是可爱不可爱的问题,我不希望被特殊对待。”


“好吧,您不喜欢我们可以收起来,其实…”


店长还想分辨,眼看就要和一丝不苟的食客卯上,多亏迪斯马斯克眼疾手快,一把捂住惹事的嘴。“顾客说得好,我们的失误,以后改进。阳澄湖大闸蟹好新鲜哦,刚刚空运过来,八折尝鲜!”


沙加皱起眉头,“这个季节吃蟹?一定是激素催熟的…”


迪斯马斯克一听,挽起袖子要打人,被店员们拦下,推到后厨。阿布罗狄出面解围,送上100元代金券。风波暂时平息,众人一边伸出头窥视这个古怪的家伙,一边商议。“有人打着领带烫火锅吗,他到底是谁啊?”“说鸭肠太薄,难道要烫塑料皮?”


“还说毛肚烫不脆,像毛巾,他吃过毛巾?”


还是阿布罗狄见多识广,综合以上信息,联想到一个人。营销号大v,美食点评app的特邀评论员,就是…


“味觉系统最接近神的男人,闭着眼睛打分,处女座劣性入骨之美食家,沙加!”


米罗做了一上午美甲,腰酸背痛,溜过来听墙角,吓得大声尖叫。


“啊啊啊!那个金色头发的刚才看我做美甲,我笑话他大老爷们玩这个,会不会被打击报复啊!”


迪斯冷静的拍了把兄弟肩膀,“他有反驳吗?”


“有啊!”米罗信誓旦旦,“他说我大老爷们给人家做美甲,胸无大志,气死人了。”


阿布罗狄摊摊手,“这不就完了?”


聊到此人,员工们寒毛倒竖,夭寿啊!一定是遇上水逆,被沙加点评的店,没有一家上两星。眼看投资商要在几家连锁企业中选择,对街的小肥羊评价极高,紧追不放。这时候被他摆一道,挂上博客,人家投了对面,升职憧憬恐怕要黄。


正在懊丧时刻,厨房深处传来一个声音。


“哼哼哼,太愚蠢了…”


炒料大厨从浓烟中显出一个轮廓,伴随着呛鼻的辣味,和爆炸头发,不知是不是天然气的杰作。只见一把滴油的锅铲,指向米罗鼻尖,在四分之一柱香的位置停下。


“他不是单身吗?一个人烫火锅,还讨厌熊熊。这种恶客应该交给我,管他是男是女,老幼贵贱。在我海龙的魅力下,没人不跪地求交往!”


“噢…”


人们瞅瞅他,好歹洗掉浓浓牛油味,换件没有污渍的衣服。但他们没有出言阻止,除非想到更好的方案。加隆夸下海口,且放他试一试。成功了可以挽回几分,失败最多拖回后厨,给沙加免单。


于是一个散发着火锅味的大龄男青年,围着一条脏兮兮的围裙,坐到沙加面前,抓了两把头发,做出一个迷人的表情。其实就是眨眼情,他自认为帅气,沙加只顾捞虾滑。白里透红的团子在油汤翻滚,比厨师有吸引力。


“喂,你不是很屌吗?说点什么。”


沙加眼皮也不抬。


“我的虾滑好了,还有土豆片,你能不打扰别人用餐吗?”


炒料加隆瞟了一眼桌面,沙加瘦瘦一个,点了一桌子菜,一样只吃几块。跟他妈的武侠小说一样,坐进客栈拍桌子叫小二,完全没有数与量的概念,缺乏珍惜食物的意识。事实如此,作为服务行业,绝不能说破。


“因为你不喜欢熊仔,我才会出现在这里啊。陪顾客吃饭,这么周到的服务,走出海底捞,能有第二家?”


沙加取出纸巾擦嘴,其实没油,习惯动作。


“你们很在意单身这种事情,算不算对顾客的过度猜测?事实上,我有男朋友,不劳费心!”


加隆正待反驳,门口果真进来一个人,朝沙加挥手。刻薄的美食家清了清嗓子,刷一下站起来迎接。


“穆啊,你来得真及时,我快被烦死了。\'一个人就餐的尴尬\',我要把这题目挂上专栏,告诫单身客,千万不要去海底捞,会让你感到被整个世界嫌弃。”


没那么严重吧…加隆张大了嘴巴,只是一只熊仔啊…


迎面而来的紫发男子,神态柔和,拉住沙加的手软言安慰,顺带向加隆赔个笑脸。


“他这是职业病,请不要介意,说话深刻,没有别的意思。”


当时店里没什么顾客,清风雅静,几句对话所有员工都能听到。人人均想,“妈呀,这叫深刻?这理解能力,难怪能走到一起,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沙加心情转好,一副怎么样,我有对象哦,还很知性,较劲赢了的神气。加隆的坏脾气爆发之前,被迪斯等人拖走。进了厨房还在叫骂,“什么狗屁美食家,看我在他锅里加芥末,丢朝天椒,小米辣,让他男朋友亲一口就想分手,老实回来抱熊仔吧!”


发泄归发泄,不是经营之道,更不符合海底捞温馨服务的企业文化。穆接到电话,来店里接他同事,兼恋爱对象,用沙加的筷子蘸了一点汤料放进嘴里。


“嗯,口味还行,但缺乏层次。红锅不如四川门店,骨汤不如北方醇浓,番茄我就不尝了,中不中西不西,还有很多泡泡。”


沙加澄清道,“那些泡泡是煮牛肉产生的。”


穆摸了摸他的额头,充满怜爱,“你不是不吃牛肉吗?”


沙加笑笑,“为工作,早就豁出去了,你也尝尝吧,点了这么多。”


穆来之前吃过饭,没怎么动筷子,陪沙加研究食材,讨论汤料。沙加夸穆的手好看,让他刷菜摆拍。白色鱼片在红汤里翻腾,一两片辣椒皮黏在上面,色泽鲜艳,滴溜溜的诱人垂涎。


“别动。”


“再来一张。”


穆熟练的配合,如同日常。单身就餐的画风,顿时变成花式虐狗。员工们亮瞎了眼,不是因为这对情侣样貌标志,神仙眷侣,而是担心沙加,拍到什么不利的内容,发布上网,引来差评。


所以买单结账,阿布罗狄推说服务不周,给沙加免单。穆忙着打包没吃完的菜,包括自助台小菜,水果。连自助都打,太过分了!迪斯马斯克气势汹汹的站在一旁,穆毫不介意,冲他微笑,“西瓜还有吗?”



送走二人,海底捞全体工作人员深深叹了口气。再见,再也不要相见,下次去对街小肥羊消费吧,祝你们恩恩爱爱,情比金坚!


“等等!刚才走的,沙加男朋友,紫色头发那个,不是小肥羊史老板的学生吗?”


米罗灵光乍现,因为他常去那边撩冰品站的卡妙,来来往往见过几次。兄弟们一个个,套上囧头,神马?沙加在和小肥羊的传人交往,完蛋,被他们涮了,这次投资肯定扑街。


而事实,并没有想象的惨淡。沙加回到家,洗手漱口,收好代金券,装好报销发票,穆把打包菜一样一样放进冰箱。


“亲爱的,最近有点评吗?”


“没有。”


“话说投资商来了,你看好哪家?”


“当然是海底捞啊,他弟弟在那里炒料,说挑选餐饮机构,无非走个过场,和社会反响没有关系,谁认真谁傻瓜。”


“还真是。”穆想到开心的地方,“跟着弟弟走,算不算盲目投资?”


“风险投资嘛,没有风险哪来的投资。”


饭店餐馆再好,没有家里好,沙加深深明白这一点。他的小家温馨和谐,布置井井有条,四下无人,小情侣自然腻在一起,谈情说爱。


“所以,你为什么一个人烫火锅,不叫个朋友。”


“多麻烦啊,临时起意。”


穆特别喜欢沙加的呆毛,一圈圈绕在手指上不嫌烦。


“我被你忽悠,半路出家,做什么美食编辑,离开小肥羊很多年。你爱上哪消费上哪消费,爱打多少分打多少分,千万别在乎。”


沙加正色道,“我一向公正客观,你也不是心胸狭隘之人,再说了,不是免单吗?不算消费…”


只有卧在穆怀里,他才恢复成一个正常人,眼眸澄清表情生动,再也不说挑漏辛辣的话,就像他尝出花椒浓度,无坚不摧的味蕾。


海底捞那些人彻夜难眠,守着刷美食点评的公众号。沙加那小子怎么了?还不把评论放上来。实际上,那些照片进了他的私人电脑,配上诗歌送给恋人。

  

“你像苕粉那么劲道,好吃不靠佐料,我每锅必点,无论加没加塑料…”



他们不懂沙加,文艺情怀,食客风流。那天只是单纯的想吃火锅而已,一条推送安利海底捞,跟评论没有半毛钱关系。



美食家首先是吃货,然后才是一种职业,只有穆了解他的性格,并且预定了小龙坎的桌子,陪他庆祝生日。据说小龙坎的老板叫拉达曼提斯,他打了个喷嚏,有不祥的预感…


评论(31)
热度(30)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