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真诚做人 踏实撸文
沉迷美剧和暴雪爸爸游戏
ss 撒穆隆穆
漫威 EC
SPN destiel
欢迎观赏我的合集
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狼与羊】俊狼与羊咩(撒穆)上

ooc,无节操,慎入!

-----------------慎入的分割线-------------------

“趴下,打滚,笑一个,握手,乖!”

一条傻狗……

撒加讨厌愚蠢的东西,连此时此刻坐在办公椅上看狗表演的自己都嫌弃。纯种雪橇犬,体积一大坨,年纪也不小了,无论说出什么指令,它只有一个吐舌头的动作。蠢笨,不可救药,跟上次招聘的实习生差不多。所以这种生物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吃空饷,惹乱子,然后被主人嫌弃?他竭力使自己保持平静,平稳,平易近人,然而眉毛却在不经意间立了起来,心情越来越糟糕……

“怎么样撒总,狗子机灵吧?咱几个听说您的状况,花了好大工夫从外面寻来的,好狗呀!它叫俊狼,男孩子,一岁多了,古道热肠,还没绝育,您领回去一准喜欢,对放松精神有帮助。”

他瞎吗?撒加冰冷的目光落到说话那人身上,极欲喷出去的语言,忍了又忍,包在嘴里。主治医师说过,责骂员工一天不要超过三次,多了会增加郁躁症的风险。这帮天杀的,办事不行胡搅蛮缠,就说这条狗吧,从品相到功能,最多只够入菜,好意思塞给他养,想出这种主意的人不是蠢就是坏,或者二者兼有。

话说完了,人们搓着手,急切的等待回复。所以,“嗯……还行。”

最后,撒加还是接过狗绳,一言不发,牵了俊狼回家,算是某种程度的妥协。他知道自己作风严苛,行业里叱咤风云但不受下属欢迎。员工们表面敬畏他背地里暗骂,黑心boss之类。他考虑过改变形象,走亲民路线,无奈总是失败。狗很傻,撒加不喜,考虑到饲养宠物有助于身心健康,他的体检报告结果不甚理想,人家一番好意巴巴地送来,不好当面拒收吧。

“俊狼?走呀,坐地上干吗?”

大街上出现一幅很不和谐的画面,西装革履的男士牵了只哈士奇,一个拽一个赖,在地上拖拽。说起那狗,也是神了,比别的哈士奇多出两道浓浓的立眉,恰似撒加较真儿的模样,简直是故意的。公司员工装作不见,街上行人暗中偷笑,撒加有种不好的感觉,感觉自己被耍了,苦于没有证据,只得作罢。

霸道总裁并不总像人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那样,他们很忙,很累,浑身都是痛点。为工作上火为订单着急,两眼一闭,都是各项账单刷屏,兜里常备止痛片。是的,撒加就是这样一个老板,焦急,拳打脚踢,日理万机,结果是立眉,万年苦瓜脸和头发丝炸裂。体检报告上大大的“郁躁症怀疑”令他有所顾忌,因此有了开头那一幕,员工们热心众筹,弄了只宠物给上司解闷儿。

狗狗是极通人性的动物,谁喜欢它谁不喜欢,凭气味就能分辨。撒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俊狼拖回自己住的地方,后者明显的抵触,让他烦心。“你可以不会趴下,不会打滚,不会握手,这些没要求,但你不能乱叫,咬坏东西,随地大小便,更不能赖着不动!”说罢,撒加开了一包宠物点心——牛肉棒,跟狗立约。俊狼偏着头想了一会,正好饥肠辘辘,于是接受了他的条件。就在撒加有点小放松而疏忽大意的时候,悲剧发生了。俊狼换了住处不习惯,吊着嗓子嚎了一夜,拿水龙头淋都没用,累得撒加大骂此狗缺乏契约精神。

狗子行踪暴露,高档公寓不许养宠物,对他下了处理通牒。撒加何许人也?总裁!些许困难反而激起他的斗志,房子可以租嘛,拿着钱还怕找不到地方住?允许饲养宠物的地方不要太多。

他给中介打了电话,数日后,搬到生活气息浓郁的另一个社区。空地上有大妈跳舞,妇女一手拎菜篮子一手拎娃,居民牵着各式各样的宠物溜达,大爷们下棋晒鸟。一辆摩托车驶过,高音喇叭重复播放着广告,“蟑螂药,粘鼠板,打鼠夹,苍蝇药,蚊子药……”

“啪”一声,行李落地,俊狼喜欢热闹,转来转去兴奋不已,狗主人有种悲催的感觉,精神更紧张了。唉,说搬就搬,短时间内哪有好的选择?撒加整顿好住处,赶去上班,辛劳如他,总是第一个到公司,最后离开。主人不在,家里成了俊狼的乐园,拆房子撕衣服,无所不为。撒加除了应付工作如今又多了一项任务——收拾残局,渐渐感到骨髓被抽空,力不从心。

什么,铁笼子?他早就买了,并没有什么卵用。俊狼力大无穷,撒加前脚走,它后脚在笼子里扑腾,翻了无数转,大战几十回合,成功弄坏铁丝,脱离控制,然后从没关好的窗台跳出去。撒加忙了一天,晚上带着超市食物回来,家门口围了一群人,还有各种毛色的狗。主人脸色铁青,狗们鼻青脸肿。

“你家立眉咬我儿子了。”

撒加的危机公关相当娴熟,人多一点,力量不见得大,乌合之众,一盘散沙。首先他很镇定的澄清了狗名,不是立眉,是俊狼,然后问这些人:“有证据吗?我家狗关在笼子里,凭什么说它咬了你们的狗?”就在这时,几声嚎叫在走廊上回响,是俊狼。哈士奇打了胜仗得意地偎到撒加脚下。力战众犬对它来说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主人问起,当然要邀功。

面对铁一般的事实,狗主人并没有给这位新来的难堪,对他的遭遇深表同情,“兄弟,第一次养狗吧?正常情况,习惯了就好。”

其他人跟着附和:“是呀,看你长得那么帅,狗也帅,铲屎嘛,就是个累呗,心态放平稳。”

“好说,好说!”难得他们能够理解,撒加如释重负,刚要开门回家,被狗主人们拉住,“别走呀,长得帅也要赔钱!”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次次的让步之后,撒加发现自己无法与俊狼共处,长此以往不仅要患郁躁症,还要得抑郁症。晚上他开车把俊狼拉到很远的地方,放狗下去尿尿,然后飞快的上车逃跑。他当然知道遗弃宠物是不对的,可以不爱,不要伤害,但他忍不了养狗的生活,明明就很勉强,为了面子不得已而为之。

“俊狼是一只古道热肠的狗狗,你会喜欢它的。”

撒加掐断回忆的信号,谁喜欢谁捡走,反正别连累他。结果第二天晚上,他还在收拾家当没来得及搬走,就领略了俊狼的古道热肠。狗子找回来了,一跃而上,从没有关紧的窗户溜进屋子。撒加开始后悔撤得不够快,以及租了一楼。

“你不是哈士奇吗?人称'撒手没',我开了那么远还被你找回来呀!”

嗷嗷……俊狼一身泥沙,几乎看不出哈士奇的颜色,眉毛还是立得夸张。撒加虽不喜欢它,但也不忍心虐待,估摸着外面没有吃的,倒了一碗狗粮。俊狼嗅了嗅很是满意,跳到窗台上,衔来一位特殊的客人——绵羊布偶,和它一样脏到鼻子眼睛都看不清了,还有几处破损,缕缕掉下棉花。

“这是什么?”

撒加拾起绵羊,不禁皱眉,才跟别的狗打架,又偷东西回来,它是有犯罪倾向吗?没错,网上说哈士奇是隐性的犯罪分子,一有机会就造反,留下来是祸患,这次绝对不能心软!于是他加班加点,在各大宠物平台发布卖狗信息,卖出去就好了,倒给钱都行!有新主人控制着,不用担心回来找他麻烦。

“嗷呜——”

俊狼惶惶不安,围着撒加转圈圈,不时跳起来扑他,咬着他的裤脚往外拉。

“破狗!你干吗?快松口,裤子咬坏啦!”

俊狼是条执着的狗,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直到把主人拉离椅子,拉到放小羊的柜子边上,冷峻的狗眼望向布偶羊,撒加故意放得很高,俊狼够不着。

“你要这个赃物?”俊狼被说中心事,呜呜直叫。“想得美!”撒加对偷窃行为深恶痛绝,一定要惩罚狗子,让它长点记性。于是把布偶羊挂到阳台的衣架上,比刚才更高,保证俊狼跳起来也够不着。“记住了,坏狗!以后不许把外面的东西带回来,捡的不行,偷的更不行!呵呵,我也是想多了,过两天把你卖掉,哪来的以后?”

人与狗的斗争愈发激烈,本来都适应环境了,俊狼又吊着嗓子嚎了一夜,讨要它的绵羊。撒加被它叫到神经衰弱,靠抗过敏药物入睡。真是失败的决定,当初就该把狗绳丢到那些人脸上。撒加想这么做,但是他不能,因为他是老板,成功人士。成功人士必须保持风度,简单的说,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第二天,老板破天荒的请假,失眠导致神经痛,撒加数度挣扎没能爬起来,于是用手机派了几个任务下去,把笔记本抱到床上办公。网上经常看到一些鸡汤,狗狗多么体贴,善解人意,陪伴生病的主人,实际上绝不是那样,撒加可以作证。俊狼肚子饿了又嚎又叫,见主人没有反应,自己动爪,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将未开封的狗粮拖出来,咬了个口子大咀大嚼。撒加自身难保,没功夫管它,随意吧,撑死最好。

好容易挨到中午,吃了一把止痛片,病情稍有缓和,随后响起了敲门的声音。是外卖吗?撒加回忆了一下,不是,因为他还没点。是工作上的事吗?不会,搬家是暂时的,同事们还不知道。以上两条排除,那一定是买狗的了!想到有人要买俊狼,他顾不得头痛,一个翻身,抽了件外套飞奔下床,唯恐那人改变主意。其实他忘了,转狗广告挂在网上,如果是买主应该先打电话。

门开起来,访客还没走,眼前一亮,是个清秀的男孩子,二十岁左右,白白净净。撒加的第一个念头:可惜呀,挺齐整一个人,年纪轻轻的养什么狗。

“对不起……”青年男子有点紧张,开口就道了个歉,害羞的模样。“这位先生,请问你阳台上的绵羊布偶是自己的吗?我丢了只一模一样的。是你的就算了,不对,让我看看好吗,我那只背上绣了名字……”

撒加倚着门框抹了一把头发,试图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刚从大学毕业那种。“原来是你的呀,我怕挂在阳台上不容易看到,正打算张贴告示呢。别站着,进来坐吧。”青年男子犹豫了一下,主人盛情难却,外面挂着的绵羊确实是他的,想了想还是跟进屋子。”

“谢谢,谢谢!”

撒加先给他倒了杯水,用家里最好的玻璃杯。那杯子本来是装饰品,从来没用过。杯身是幽深的蓝色,底部金锡箔装饰,星星点点,散发出梦幻色彩。他在网上看到就很喜欢,请人日本代购,压箱底舍不得用,想不到今天给一个陌生人盛水。

一见钟情,世上有,但不多。不因为缘分难得,主要是好看的人太少了,还得合眼缘,而眼前这位既漂亮又合撒加的眼缘,与他的苛刻的审美观完全重合,着实难得。

青年男子神情拘束,呷了一口水,问撒加如何称呼。哈士奇在屋里关了一天,正嫌憋闷,眼见来了客人,赶紧溜到那人脚下讨好。撒加怕它捣乱吓着人家,眉头紧皱,叫了声“俊狼!”

青年男子微微一笑,如春风拂面,“先生长得很俊,这个名字真应景。”

“……”

他会错意了。撒加一言不发,空气也要凝滞。俊狼老老实实的坐在地上,一对立眉酷似其主。狗不理解,人类的交际真是复杂,故作深沉,拐弯抹角,喜欢就扑上去呗,再说俊狼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好?

男主人费尽唇舌解释“俊狼”是狗的名字,他叫撒加,因为工作繁忙忍痛转狗,不是嫌弃不是抛弃。也了解到绵羊的主人叫穆,目前一个人住,同样在底楼,经常被野狗跑进去糟蹋他的东西。

“散养是绝对不行的!”养了三天哈士奇,谈起心得,撒加头头是道,“那是不负责任的表现,缺乏社会公德心。我这只刚领回来,还没来得及系统的教育,拿了你的绵羊,非常抱歉。”

“没有没有,俊狼是只勇敢的狗。”穆说起那一天的见闻,感概不已。“我打扫屋子没有关门,有几只野狗钻进来找东西吃,把我的羊咩拖走了。我看见赶紧追出去,那些狗也四散逃窜,速度太快我追不上。后来一只哈士奇冲上去跟它们打起来,越追越远,再后来就是这样。俊狼没偷东西,其实是保护了它呢,如果不是它,羊咩已经被咬成碎片了。”

“嗷!”

哈士奇听见客人夸它,得意地竖起耳朵。主人第一次尝到饲养的甜头,摸了摸狗毛,果然是古道热肠呢,干得好!撒加从阳台上取下羊咩,交到穆手里,俊狼一路追随,紧张不已,后来干脆守在穆身旁,投去求恳的目光。

“你喜欢羊咩?”

穆冲哈士奇挥了挥小羊,俊狼立即吠叫,显示出爱慕之情。

“这可麻烦了,如果是一般的布偶还好,羊咩是爷爷留给我的遗物呀……”

“呜呜……”俊狼用头蹭穆,持续求情。穆一个心软,把羊给了哈士奇,“你们这么投缘,玩一会还给我好吗?至少让我带回去缝好,洗干净,下次带来陪你吧。”撒加一听,心花怒放,脑海里飘起了BGM,他还要来,太好了!

只见俊狼衔过羊咩,又亲又舔,爱不释手,然后压在身下,嘿嘿嘿……

穆捂着脸跑掉了,撒加鞋底跑翻才追上他,递去脏兮兮的绵羊。“意外,绝对是意外!俊狼还小,男孩子嘛,到了一岁难免躁动……”

哈士奇不像一般的狗,它们会搞事,令人头痛,一时半会别指望卖掉。撒加恶狠狠地盯着俊狼,美人跑了,狗子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明天拉你去绝育!”他说真的。撒总雷厉风行,是个说一不二的人物,连宠物医院的预约电话都打了。

图片来自网络,眉毛是我自己改的。_(:з」∠)_




评论(22)
热度(30)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