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无节操撸文,喜欢恶搞,激情吐槽,
沉迷双子羊,加隆是三界瑰宝,不接受反驳。撒穆《占星山》同人本通贩中,欢迎光临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大王不容易(沙穆)2

白羊月赠文之二,恶搞,ooc,慎入!


 @悠悠我心 


--------------慎入的分割线---------------


沙加和穆交换灵魂这件事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发生,给两个当事人造成了巨大的困扰。沙加在白羊宫打坐,杂兵源源不断搬来等待修理的圣衣,搬了一件又一件,里三层外三层,把“穆先生”团团围住。沙加定力惊人,既不会修,干脆双目一闭,眼不见心不烦,渐渐被圣衣箱埋没。

穆的性子急躁,不似他这般清闲。没了大师镇压,处女宫开始闹鬼,鬼影幢幢,整夜整夜在穆耳边叫唤,不得安宁。他心想,我现在是沙加了,体质不同,过去学的东西派不上用场,不如试试处女座绝技。于是放了个不怎么高明的天空霸邪,后面四个字长得太像,读错了音,结果放出更多鬼魂收不回去。什么水鬼、恶鬼、穷鬼、烟鬼、病鬼、色鬼、死鬼在宫殿四处穿梭,开启了聚会模式。

“啊啊啊!出事了,沙加,快来帮忙啊!”

穆本来打定主意不理对方,谁知魑魅魍魉不计其数,连厕所里都是,他赶不走驱不散,不得不下山寻找本尊帮忙。

“沙加你在哪里?”

“沙加”叫着自己的名字,扒开堆积如山的圣衣箱,从最里面拽出一个快要窒息的人,那个人正是他自己。

“穆……”沙加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模样,如释重负,继而紧紧握住对方的手,“你在这里太好了,快把圣衣处理了吧。”

作为一个专业的工匠,穆一看到圣衣就激动,把鬼魂那茬给忘了。“我只不过离开半天,积了这么多啊!”累俗话说活人不会被尿憋死,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两个高傲的黄金战士终于肯冷静下来,互相帮助,虽然在别人眼中,他俩更神经质了。

“怎么办呢?圣衣这种东西只有嘉米尔血统才能修呀。”穆握着手锤试了几下,颇感力不从心,只得把工具塞到沙加手里。“我教你吧,先集中注意力,看清楚圣衣的造型……”

沙加眼睛瞪得老大,除了一堆废铁啥也看不出来,一锤子下去砸得更烂了,金属碎块溅到两个人脸上,隐隐作痛。穆摊摊手,沙加的基础比贵鬼还糟,难以挽救。须知慢工出细活,资质再好也得积累经验,手艺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练出来的。

“不是这样,是这样……”

杂兵路过白羊宫,看见“沙加”握着“穆”的手,两人搂在一起,脸贴着脸,背靠着胸,吧啦吧啦喋喋不休,以为两人谈恋爱。这群家伙胆小又好事,把附近执勤的杂兵全叫来,躲在白羊宫墙下偷看,对上司指指点点。若在平时,几个杂兵一定会被发现,这时两人换了身体,耳不聪目不明,任由下面人翻了天,把绯闻一宫接一宫传出去。

这样事倍功半又辣眼睛的搞了一整天,没修出几件,反倒把沙加和穆搞得气喘吁吁,瘫倒在地上。“唉,不行了,这样修下去一年都别想修完。”穆教贵鬼觉得费劲,面对沙加更无力,那个好歹是原装嘉米尔人,这一个牛头不对马嘴。“是呀……”沙加深有同感,隔行如隔山,再修下去,他不是出家,是要出离悲愤了。

两人丢下成堆的活研究起换魂这件事,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呢?只有找到原委,才能想办法换回来。穆思忖,定是沙加静坐的时候起了什么奇怪的念头才会灵魂对接!想到此处,他红了脸,支支吾吾说不出口。可怜沙加本人也有这种担忧,推推诿诿,吞吞吐吐,讨论不出一点眉目。

这个事件中,贵鬼认为自己受害最深,因为他的师父“恋爱了”!为什么?为什么是沙加?那人一点不和蔼,也不风趣!然而杂兵都那么说,他看到沙加和穆出双入对,不由得相信。苍天呀大地,师父脑子被雷劈坏了吗?小家伙不知道换魂的事实,远远瞧见“沙加”对他露出关怀的笑容,越想越生气,冲他吐舌头,想跟我师父好,门都没有!

穆知道对他说不清楚,只得悻悻地回到处女宫去,被大量鬼魂调侃,骚扰。贵鬼来到“穆”跟前,使出浑身解数,抱住“先生”的腿,大哭大闹。“先生呀,咱们在嘉米尔日子多好,不如回去吧,你别跟沙加大人交往好吗?”

沙加觉得好笑,现在的小孩子真是早熟,八岁就敢干预大人的私生活了,且听听他怎么说。于是咳了两声,学穆的语气,“呃……沙加是个很棒的人,你有什么意见吗?”

贵鬼一脸委屈,意见大了去了,“您跟沙加大人交往之后,学他闭眼睛打坐,太可怕了,史昂爷爷担心你走火入魔。您老这样,血液循环不畅,容易衰老,不吃东西面黄肌瘦。据说两个人在一起久了,会越来越像对方,你想变成那样吗?噫……了无生趣,想想就发抖。”

“发抖?哼哼哼……”半分钟之后,“穆”抓住贵鬼,打他的屁股,“哎呀哎呀”,孩子的嚎叫声震天响。“沙加大人好歹是个黄金圣斗士,你小小孩童,背后说人成何体统?还说得那么难听,歪曲事实,为师的今天要替史昂爷爷完成教育下一辈的任务。”

恋爱中的人,劝和不劝分,机灵如贵鬼,马上想起了这句话。就算是自己的师父,亲如父子,也别说他眼光不好,挑不来对象。“啊啊!先生,我错了!”贵鬼没想到师父会动真格,看来对沙加认了真,这种情况下还是讨饶比较好。“我没意见啦,您和谁交往都好,好痛,轻一点!”

沙加修一天圣衣本就火大,穆宠弟子过头,早就看不顺眼了,逮着机会当然要教训一番。贵鬼爹呀娘的乱叫,一度也怀疑这个人不是穆,但他的模样和声音,分明就是啊,难不成撞鬼了?想到撞鬼,他立刻又叫,“师父呀,都是我不好,玩那把古剑,连累您老人家啦!”

“剑?”沙加一愣,手松开,贵鬼爬起来一溜烟儿逃跑,跑到门口补充了一句:“就是您那天收走的剑,我和玄武各拿了一把。”

“玄武?”天空一声巨响,沙加终于找到问题的关键,原来是那把黑漆漆倒霉的剑呀!打雷的时候他拿着一把,穆拿着一把,上面附着灵体,击穿放电,把两个人的灵魂互换。所以这顿屁股打得一点也不冤枉,就是穆徒弟胡闹,搞出这些事情。

明白了这些,沙加决定再去找穆,不管当时正是夜里,两人的绯闻传得沸沸扬扬,男男授受不亲什么的。到了处女宫,他一把推开大门,同时用激动的嗓音宣布:“穆,我找到问题的症结了,是鬼魂!”

“噢……”穆的回答没几分热情,甚至还有一点冷淡。沙加搓了搓眼睛,鬼魂在他面前围了一圈,正和穆玩扑克牌,输了的脸上贴纸,因此穆脸上乱七八糟贴满了白纸。

“这……这是什么情况!”

穆面色无华,吊着一双明显的黑眼圈,并不想过多解释,因为现实太过残忍,而且清清楚楚摆在面前。处女宫沦陷,成了魑魅魍魉的乐园,与其受他们折腾不如加入这场胡闹,反正没有别的办法。无论沙加灵魂的穆,还是穆灵魂的沙加,眼下都没有能力驱逐这群不速之客。

“沙加,你来得正好,替我一会,我累了,想打个盹。”穆把扑克牌塞了他一手,立即引来鬼魂观瞻。“哟,沙加整容啦,那个是假的,这个才是他嘛。”

“是呀是呀。”

没有五感的困扰,鬼魂看事物比活人准确,一下分辨出沙加和穆真实的身份,然后兴趣盎然地聊起来。

“他叫他沙加,这不对,不全对,灵魂对,肉体不对。”

“所以应该叫什么呢?”

“依我看,穆的身体沙加的灵魂,叫穆沙;沙加的身体穆的灵魂,叫沙穆,如何?”

有道理!哈哈哈哈——

鬼魂们拍手称快,笑得前仰后合,天哪!两个黄金战士分别扶住额头,真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大风大浪过来了,今日在阴沟里翻船,眼睁睁看着这群鬼魂说笑,不能揍他们一顿出气,真是太憋屈了!





评论(12)
热度(26)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