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真诚做人 踏实撸文
沉迷美剧和暴雪爸爸游戏
ss 撒穆隆穆
漫威 EC
SPN destiel
欢迎观赏我的合集
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传奇小剧场(撒穆)4

穆是个勤快的人,洗洗涮涮,缝缝补补,哪里有脏乱他一定要彻底打扫方才罢休。撒加独居,工作繁忙,公寓表面光鲜,实则污糟。柜子里、床底下、角落中,堆积着大量垃圾,那些来不及整理、换季或者无用的东西。

自从穆住进他家,上述情况有了改观。穆把家具一件一件搬开,擦除陈年老垢,又把撒加不会洗的床单被套拆了,抱到屋顶上晾晒。警司长回到家里,窗明几净,衣柜里充满芬芳,桌上是热腾腾的饭菜,简直有点不习惯了。

后来天气渐热,有一天中午,警长办案经过楼下,要了份外卖,打算回家和穆一同享用。打开家门,穆正在搬沙发,那天太热,他翻了件警司长不要的旧衫子当工作服。撒加身材高大,穆穿他的上衣长过了腰,索性外裤也脱掉,反正没人看。撒加进门看到这一幕,愣了一下,默默放下快餐盒,过去帮他。

“你在我家就随便一点吧,重活等我回来做,这东西送货的时候两个小伙子才抬上来,你一个人怎么行?其实可以叫清洁公司来做,他们有专业的工具,还顺带除虫。”

穆冲他笑了笑:“没那么严重,我在藏地更重的东西也搬过,有些事别人做不好的,你瞧。”穆指着茶几上一堆纺织品:“我给你缝了沙发套,你晚上在这里睡觉,皮太冰,睡久了会凉着背。”

撒加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穆已经在往沙发上装了。他的手艺真好,把破旧无用的被单缝接起来,按照底色做了几个花样,别有一番异域情调,比商店出售的漂亮。挑剔如警司长,自认为品位超群,用最严苛的眼光也没挑出一丝漏洞。

警长非常讨厌别人干预他的私人空间,穆是个例外。被他那么一整,生活舒适度增加,也就不那么在乎隐私了。那件沙发套,里面别具匠心的加了一层绒,是穆高原上带下来的,躺上去既柔软又保暖,还很透气。要说不满,也是有的,完全满意就不是撒加了。

“这衣服旧了,扔掉吧,我给你买新的。”他打量穆的装束,皱起眉头。

“干活当然要穿旧衣服了,又脏又热,你这件宽松,可别浪费。”

既然他喜欢,撒加也不想说什么,只是走过去拉上了窗帘。穆看了看自己,手臂和腿露在外面,但他是个男人呀,大热天的,又没走上街,算不上污染视线吧。

“没事!”撒加怕他误会,连忙解释:“风有点大,你知道,楼层高了就是这样,饭都吹凉了。”

晚上穆睡得很早,白天劳累,加上他心思单纯,生物钟自然。撒加就不行了,都市夜生活过得太多,警署还有没完成的工作带回去加班。警司长瞧穆睡得香,怕打扰他,翻出压箱底的烟,去楼道上点了一支。

他会抽烟,但不怎么喜欢,家里留的几支是黑道生活的赠遗。混社会当大哥的那些年,无论喜不喜欢,他总要夹一支在手上装老道,久而久之,撒加所在之处总要备一盒才能安心。他觉得自己不再需要烟草,烟草燃烧代表烦恼,直到穆这个人出现,令他心乱。

穆缝的布套很是贴心,像他的性情,温和谦逊。如果用一种植物比喻,大概是藤花吧,纷纷扬扬,映着日光,啜着淡淡的幽香,三月春风拂面。他穿自己的衣服也挺有趣的,撒加承认,这是一种恶趣味,不好意思说出来。

从那天起,警司长几乎每天中午回家,百忙中也要抽空赶回去,和穆共进午餐。至于原因,他也说不不上来。也许是春风,也许是阳光,人生苦短,也许只是想多看一眼。

评论(10)
热度(16)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