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性福生活段子(隆穆)45

无良段子,内容无趣还很庸俗,非喜勿入。


----------------慎入的分割线-----------------



语不惊人死不休,说的就是加隆,从中二期开始到人近中年没有变过。他喜欢标新立异,用实际言行表现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结婚之后,这个习性不仅没有得到改善,反而变本加厉的在穆身上实践。穆说东他一定说西,穆指狗他一定打鸡,穆喜欢低调他一定要吸引全世界的注意力。

比如两人的甜蜜旅行,穆听说法国浪漫,拖着加隆去看埃弗尔铁塔。到了目的地,游客们拍照的拍照,观瞻的观瞻,某大龄青年一直口出怨言:“满街都是移民,你到欧洲是来看黑人的吗?你怎么不去刚果?这卫生状况太差了,啧啧,民智未开,还不如庐山农贸市场。”

穆了解他的毛病,对煞风景的言论选择性失聪,看完铁塔又拉着别扭的爱人去逛香榭丽。“噢,亲爱的,你要试着欣赏事物好的一面。比如咱们这次旅行,我承认欧洲的全球化进程有点过头,但是出来逛逛哪不好?比你天天窝在室内玩手机强。老夫老夫之间需要调和,新意,和爱的交流。”

加隆最怕矫情,听到“爱”字就过敏,还交流,床上交流不够吗?时值初春,一阵冷风吹来,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他连忙把手插进穆的衣兜。加隆认为穆肥,他的口袋比自己的暖和,因为脂肪有保温的作用。穆根本没领会这层意思,对这亲昵的举动居然有些羞涩,握住对方的手,深情神望向家里那一个。

多么浪漫的一幕,马上就要播放BGM了,谁知那人从口袋中抽出自己的手,连带穆抓着他的那只一同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然后做出一副可怜状,要多委屈有多委屈:“好说好商量,别报警啊。你看我什么都没摸到,要不是家穷谁干这种事情?出来混都不容易,放我这一次,以后再也不敢了。”他站在路中央,吸引了大量目光。近年来因为移民等种种原因,巴黎治安确实不怎么样,扒手比比皆是,激发了加隆的灵感……这种情况只是冰山一角,夫夫日常。穆呢,除了冲他干瞪眼,并没有别的办法,任凭路人把同情的目光投给他。

还有一次家庭聚会,请了一屋子的客人,男女老少。穆在厨房切菜,加隆负责放餐具。某男平时极少干家务,越过穆的肩膀去拿盘子,在对方手肘上撞了一下。穆一刀切歪,生牛肉的血水溅了一身。联想网络垃圾文学,加隆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把搂住穆:“血!啊,出血了!亲爱的,撑住!孩子没了以后还可以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客人们鸦雀无声,纷纷望向厨房,还好穆是男的,否则有人要信了。

长此以往,穆没跟他吵起来真是个奇迹,因为他脾气好,好到缺乏原则,但也练就了一套奇异的反射弧,抵御对方种种刁难。有段时间,加隆玩直男手游不可自拔,零点更新了还要在被窝里肝一会才肯睡觉,结果熬出一对夸张的熊猫眼。两口子回圣域参加聚会,宴席间,基友们对加隆的眼圈指指点点,穆怕那位好人再说出什么夸张的言辞,脱口就是一句:“不是我打的。”

有个词叫“欲盖弥彰”,和平年代圣域人人无聊,抠耳朵挖鼻子玩脚趾甲盖,穆这句话信息量那么大,人们当然要去琢磨,并且得出一致的结论:不信!“加隆那小子,别看他平日里颐指气使,在外面得瑟,其实是个绣花枕头,家庭地位不高,经常被穆打。”关于他俩家暴的谣言,迅速流传至圣域的街头巷尾,上至八十岁老翁,下至刚学会说话的孩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加隆被穆打成乌鸡眼了。

“造谣,造谣!”谣言的受害者一边敷眼圈一边骂天骂地,思来想去都是穆的错,谁让他话多?加隆最恨人家笑话他惧内,又不认为自己有错,心里盘算着怎么扭转这个局面,得让那些人知道,他才是一家之主。但是怎么做呢?用嘴说,越描越黑,以实际行动,把穆打一顿又舍不得,于是只能把无名火撒到伴侣身上。

比家庭暴力更可怕是家庭冷暴力,加隆认定这是穆的过失,又找不到借口发作,成天拉着个脸子,在对方诚恳道歉之前,一个字也不说,孤立他。穆忙着经营网店,没空哄那位老儿童,实际上穆也有气,大家都是男的,凭什么加隆可以为所欲为,动辄耍赖?对不对都要他后退,欺人太甚!到了煮饭的时候,又不忍心治他,照样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自己挑的男人,含泪也要宠。

加隆本就嫌穆啰唆,赌气不说话之后反而有点舒服,快赶上单身了。与单身不同的是,还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简直是神仙生活。穆为了和他说上话,专门下载了加隆玩的直男手游,每天在世界频道刷小喇叭:“亲爱的海龙,菜煮好了,你老公叫你下楼吃饭”;或者“海龙宝宝,你的袜子缝好了,你男人给你放在沙发上”,每天如此,成为整个服务器的笑柄。“海龙”本人终于意识到夸张的言行会对别人造成困惑,但他并不准备服软,还暗地里怪穆浪费,隔着一堵墙,为了跟自己说话,竟然充钱买游戏道具。

人们都以为穆先生吝啬,其实不然,穆只是精打细算,加隆才是抠门的那个,因为他大大咧咧的,看不太出来。冷战以后,他天天为生活成本上浮的事情恼怒,因为穆买小喇叭跟他谈心。这种不满积蓄到一定程度,必然会爆发,导火索是一包快递。穆开网店,大多数时候都是往外面寄东西,加隆下班回来,却看见自家邮箱旁放着一个硕大的包裹,收件人一栏写的穆的名字。

“买买买,就知道买!这个月买回来的东西塞满车库了,败家爷们!”他未经穆的许可就拆了包装,打开盒子,被里面的东西惊得合不拢嘴。晚上,加隆少有的讨好穆,大头枕在另一个人腿上挨挨擦擦,拼命摇晃橄榄枝向对方求和。穆最怕这一招,叹了口气,当然选择原谅他。

“所以你有什么不满?”穆搂着他男人,捋那海蓝色乱糟糟的头发,“我知道,圣域的谣言让你不爽,但那不是我的错呀。你那帮损友唯恐天下不乱,我说不说,说什么,他们都会选择性挑出对你不利的部分,大肆渲染,你又不是不知道。”加隆一脸坏笑,凑到穆的脖子上轻轻咬噬,“我不管,就是你的错,你要赔偿我的名誉。”

“你还有名誉呀?几十年前就败光了吧……”穆摊摊手,“他们以为我打了你,你要打我一顿才肯罢休?”加隆矢口否认,“没有的事,我哪舍得……”

“噢,得了吧,加隆,你那点小心思……你当然不能打我,即便很想也不行。但特殊情况下,不是不能放宽一些,譬如在床上……”

穆不拒绝过激的运动,刺激一点,两人都开心,事实上他相当享受,乐在其中。而那一大包东西,正是形形色色的服装,情趣用品,打一架不伤大雅的那种。人们爱说“孩子是家庭的黏合剂”,其实不然,性才是,好在他们都没有对彼此丧失兴趣。加隆向往神仙生活,也只是向往而已,他是个大俗人,丢不掉红尘那点乐子。闹了些日子,倦了,怀念起和睦的家庭,穆订那一盒子正是为了和加隆和好,给他一个软梯子下,正好落入那个人手里,所谓钉子找对了眼,一锤定音。

加隆被穆殴打,家庭地位低下的谣言传了很长一段时间。穆表示当时随口一说,根本没想到这些人会乱传,还有小喇叭喊话,完全是为了这个家。大龄青年渐渐发现,不是那么回事,穆说完这些,嘴角微微上扬,是拼命忍住笑的表情。

妈的,又被他骗了!是的,加隆是个喜欢标新立异的男人,语不惊人死不休,同时他也很聪明,看穿了穆的肠肠肚肚,两人的爱好是一样。“黑心羊!”他当面背面都这么骂,对方也不生气,能怎么着?自己结的婚,含泪也要过,何况穆在床上确实很迷人,风情万种。在旁观者看来,夫夫二人半斤八两,谁也没比谁好,否则怎么会看对了眼?

评论(13)
热度(13)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