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无节操撸文,喜欢恶搞,激情吐槽,
沉迷双子羊,加隆是三界瑰宝,不接受反驳。撒穆《占星山》同人本通贩中,欢迎光临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大王不容易(沙穆)1

白羊月的约稿,先写个开头……

 @悠悠我心 

------------------------------------------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侠客扬起手中的剑,“此剑乃天下利器,剑锋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三两。”

另一个不甘示弱,亦举起自己的,“此剑乃海外寒剑精英,吹毛断发,剑锋三尺三,净重六斤四两。”

“西门吹雪,你我并称绝世高手,可敢接这一招天外飞仙?”

“叶孤城,你我相约紫禁,正是为了印证剑道的极致,我……哎呀!”

说话的人声音稚嫩,是个孩童。别看他个头小,一比一划像模像样,与电视上的大侠相比差不了多少。男孩正得意,一股大力将他托起来悬在空中,顿时兵刃落地,慌了神,小脚凭空乱踢。“先生,饶了我吧!我们在玩游戏,武侠游戏,不小心动了您的宝贝圣衣,我再也不敢啦!”

破残的宫墙后走出一个男子,步伐轻快,脚不着地,小孩显然是他用超能力挂起来的。小家伙学艺不精,白生生的手臂上套了一个硕大的金箍子,半点武林高手的气势也没有。挂他的人拾起兵刃,来回看了几遍,叹了口气。“你这孩子,一秒钟没留意就把圣衣给拿出来玩了。”说罢,目光移向另一个肇事者,“哐铛”一声,同样的兵刃落地。“穆……穆先生……我这一把不是圣衣……”

叫穆的人点了点头,“嗯,我看出来了。玄武你也是的,玩游戏意思到了就行,拼什么家底?这把虽不是圣衣,也是货真价实的锐器,很危险的。乘老师没发火,赶紧道个歉还回去,以后别再取出来了。”

玄武是童虎新收的小徒,与贵鬼差不多年纪,隔着一辈两孩经常混在一起。被同伴的师父问到,那孩子有些难为情,“穆先生说的是,我这就还回去!”胡闹的把戏被人拆穿,玄武回头望了一眼贵鬼,还在半空扑腾,心中升起兔死狐悲之感,还好这里不是天秤宫。

“看什么看,没听到先生让你回去吗?不服下次咱换个地方比试!”通常情况下,穆有着无比好的耐性,任凭贵鬼瞪眼睛撅嘴巴全当看不到,换别人师父早动粗了,玄武走远才把徒弟放下来细细盘问。圣域这地方没什么玩的,小孩子陪师父守宫不免淘气,什么西门吹雪、叶孤城,一听就是武侠小说里的人物,不用想,紫龙那看的。

他将那把剑凑到贵鬼面前,“这段圣衣部件是嘉米尔带来的吧,我怎么没见过?是什么星座,哪弄来的,你自己说说看。”贵鬼屁股着地,还好那肉多不怎么疼。“先生,这是咱家门口坟场一具骷髅上拔下来的。它长长的像把剑,我就拿去玩了,谁知道什么星座。”

长长的,尖尖的,哪个星座会有这么愚蠢的部件?穆没把真实想法说出来,转而摸摸贵鬼的头。圣衣部件没收,这事就当没发生。徒弟兴高采烈的跑了,再去别的地方捣乱。白羊座穆先生,菩萨一样的人,什么都好就是教徒不力。

圣战之后人心涣散,穆懒得追究这个,圣衣部件暂且收在宫中,以后回嘉米尔再说。然而怪事发生了,贵鬼和玄武玩闹之后,白羊宫频频传出奇怪的声响,像武侠片特效,半夜里敲敲打打,吵得人睡不着觉。穆起初以为是贵鬼调皮,后来发现不是。小家伙挨着他睡,傻乎乎的淌着口水,头顶聒噪声一点没少。事情渐渐往诡异的方向发展,杂兵报告说看到了鬼魂。他们夜间巡逻,见一个幽灵出现在白羊宫顶。胆大的杂兵凑上去询问,此鬼自称西门吹雪,大骂叶孤城不守信用,没来屋顶决斗。

穆问他们,“这话说得清清楚楚,逻辑分明,怎么看出是幽灵?”杂兵心想,大半夜的在圣域房顶约斗,有毛的个逻辑,碍于身份不敢顶撞上司。“回穆大人,幽灵没有脚,是飘的。我们试图捕捉扑了个空,从他形体上穿过,然后就消失了。”

看来真是个闹鬼事件,还是个自以为是的傻鬼,爱看武侠小说。在圣域,碰到鬼魂相关的事件不是找迪斯马斯克就是找沙加。后者面相好,没有古怪的嗜好,看上去比较容易打交道。为了白羊宫的长治久安,穆决定走一趟,带上那把来自坟场不知道什么星座的圣衣部件。闹鬼事件就是这玩意来到白羊宫之后开始的,加上鬼魂的台词,穆认为两者之间有抹不开的干系。

十二宫的青石阶有点滑脚,空气中充满闷热感。时值仲夏气候变幻无常,从天空到地面酝酿着一场暴雨。穆抓着那把闹鬼剑走在路上,这个时候,处女宫的沙加也没闲着,因为其他撞鬼的人也是这么想的。从卢浮宫魅影到卡纳克神庙,哪里要驱鬼哪里就有沙加。玄武将一柄乌黑色长剑双手捧到他面前,男孩眼圈也是乌黑色,显然没有睡好。“沙加大人,帮帮忙吧。这把剑是我和贵鬼从圣衣坟场的骷髅身上拔下来的,当时觉着好玩,没想到它夜里会叫呀……”

“有这种事情?”沙加接过剑,在手里掂了掂。漆黑的剑柄传来小宇宙余波,很微弱,但真实存在。“嗯,既然是古战场的东西,附个孤魂野鬼不值得惊讶。”一时瞧不出鬼魂的来历,他叫玄武先回去,接下来是暴力情节小孩子在场多有不便。玄武巴不得丢掉这烫手的山芋,向沙加再三道谢,快步离开了,要多快有多快,连鬼叫内容也没告诉他。

“哼哼哼……”沙加检查了一遍剑身,漆黑宝石质地,有灵魂波动,戾气很重,不像圣斗士的东西。“不祥之物呀,反正不是圣衣,费事净化不如毁掉算了。”说罢,他燃起金色的小宇宙,对准剑柄举起了手。那把剑有灵,“哗啦啦”动起来,响起一个干瘪的声音。“你这人忒狠心了吧!咱们前日无怨近日无仇,好端端的干嘛要毁我?”

沙加只是做做样子,没问明原委之前不打算下手,它肯开口就好办。“终于现身了,你就是天秤宫作祟吓唬小孩的鬼魂?”鬼魂在剑上附久了,长期坟场生活使他相当暴躁。“怎么说话呢!我是谁你知道吗?掏干净耳朵听着,老子是剑圣,白云城主叶孤城,天外飞仙懂不懂?对我客气点,否则一剑劈死你!”

“死”字还没说完,沙加空举的手落下来,那把嚣张的剑被打出一个裂纹,嗷嗷大叫。“啊啊啊啊,要命啦!”当时正要下雨,一个巨大的闪电在圣域上空炸响,穆着急赶路头顶没有遮挡。沙加的处女宫圣战时期损坏了,顶没修好。两个手持金属物体的人,暴露在雷电下,意外的成为避雷针击穿放电……

所有小概率事件遇到一块,叫作倒霉。黄金圣斗士有着铁打的身躯,受伤之类不需要考虑,电荷过载之后,穆从硝烟中睁开眼。“女神结界该改良了,除了阻止瞬移,有别的用途吗?雷雨季连个安全都保障不了。”好在没怎么样,头有点痛。一片呆毛落下来,他顺手捋回额头,不一会,那绰头发又掉下来,顽强的挡住视线。

不对呀……穆记得自己没有呆毛,是传统中分的发型,刘海早就解决了。所以?他举起手中那段金属物体,和刚才那根不大一样,颜色深,上面有条新鲜的裂纹,还在一闪一闪导电。“撞鬼了?”他问自己,声音和以往大异。穆赶紧摸索自己的嗓子,从脖子到脸,满满的违和感,这谁呀?

别急别急……他用良好的修养提示自己冷静,先观察一下情况。周围的环境很熟悉,古希腊建筑,是十二宫,没出现在太平洋孤岛,一个好的开始。再审视墙上的雕塑,菩提、莲花,对面是双树园大门。抬头望天,顶上没有盖,一片乌云密布,这不是处女宫吗?圣战期间被撒加一记星爆掀了顶盖,至今没有修好。

“很好很好……”穆安慰自己,他正要去处女宫找沙加,这道霹雳下来,直接坐在到目的地,节约大量时间,不幸中之大幸。接下来是找沙加,所以沙加呢,沙加在哪里?金色呆毛再次扫过穆的视线,他感到沙加近在咫尺,不对,就在自己身上。这是沙加的头发呀!穆连忙抓起其他发丝,也是金长直。顺着胸口看下去,修行的衣衫,莲花座。他不是找沙加来着吗?沙加在呀,上身了。

灵魂交换这种怪事,几率小的可怜,没发生在自己身上都以为笑话,一旦发生了,连解释都不知道怎么开口。穆心想,我变成沙加了,那么沙加可能也变成了我,往回走,找到他再说!找沙加的计划不变,只不过调转了方向。沙加很瘦,身体没几斤肉,走起路来是飘的,穆竭力稳住下盘,不让山风把他刮跑。那绰呆毛不断的晃来晃去,他开始理解此人闭目的理由,也许只是单纯不想扎到眼睛,那干嘛不换个发型呀!

一起普普通通的闹鬼事件,没想到演变成这样。巡逻杂兵大老远瞧见“沙加”大人开了眼,杀气腾腾冲过来,吓得抱头鼠窜。穆很希望此刻保持淡定,人们眼中,他一向是个温文尔雅的人。但现在没必要了,他是沙加,至少别人眼中是,所以为什么要淡定?绵羊也有狰狞的一面,当穆的忍耐达到极限就是这副横冲直撞的德行,人挡撞人神挡撞神。这把破剑,都是它的错,导电玩意,别以为电黑了就不用算账。想到此处,穆手上使劲,那剑又开始闹腾起来,“爹呀娘”的乱叫。

山下白羊宫,穆先生闭目养神,在光秃秃的石板上席地而坐,真是旷世奇观。杂兵路过看到这一幕,小心的绕开,害怕发生意外,谁知他练什么神功,也许走火入魔呢?当差那么多年,上头的心事能猜个八九不离十,猜不准的都死了。所以当真的穆冲进白羊宫,除了他自己,没看见旁人。“天哪,这是我吗?”从造型上看,那是沙加,整个圣域只有他闭目,分不清睡着还是醒着。

虽然经常被归为同一类人,穆其实很不了解沙加。比如现在,发生了这种事情,正常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沙加不然。他适应变化不需要时间,那把聒噪的剑不见了,很好,非常好,乘机休息。穿到穆身体上,他的第一反应竟是回白羊宫打坐,轻松自在,显得穆才是不正常的那个。

“请问,你是沙加吗?”穆不知如何称呼这位是自己又不是自己的人,试探性上去碰了碰,满满肉感,一戳一个窝。“穆”漫不经心的答了个“嗯”,完全不在状态,一滴汗水从“沙加”额头滑下。“沙加,你是怎么做到的,如此淡定。”和换魂相比,对方的态度才更迷。“做到什么?哦……你是穆吧,咱们好像互换了。”他总算明白到问题的所在。“没关系,黄金圣斗士差别不大,处女宫给你住吧。我的东西很简单,修行方式和任务记录在笔记里边,记得给双树浇水。”

穆有种哪里不对的感觉,又无力反驳,“好像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但我们不该研究研究怎么换回来吗?我不要看你的笔记,我不是沙加,你才是。”如果黄金圣斗士有道理讲,黄岛篇完全可以不演,沙加正是其中油盐不进的一个。“穆,你吃太多零食了,这具身体一点也不轻便。”他终于想起来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听众已经消失在白羊宫,那人见他反应缺缺犯了倔,去别的地方想办法。

“真是性急,也不听我把话讲完。灵魂交换理论上行得通,只要条件和环境合适,换回来同样。算了,都走了还说什么?”淡定……镇静……位于88星座顶端的黄金圣斗士,遇事浮躁,沉不住气,那怎么行?沙加自诩心态良好,强过火象星座。杂兵们陆陆续续抬了一批圣衣箱子到他面前,躬身行礼。

“咦,你们几个干嘛呢?”沙加不清楚白羊宫的惯例,修修补补是家常便饭。

“唉,穆大人,您不知道呀,最近没有战事,战损却比过去重了几十倍。您瞧,这些圣衣才补好,又被那几个人喝酒闹事给打坏了。人还躺在医院里面,教皇大人处理去了,圣衣是无辜的。女神发话,劳您幸苦赶个工,修好了还等着用呢。”

“嗯……”沙加一口应承,五分钟之后,面对冷冰冰一大堆受伤的圣衣,他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什么。“穆,你走了吗?这些圣衣怎么办,我不会修呀!”

话说另一位主人公穆,去了金牛宫、狮子宫、天蝎宫,抓住遇到的一切活物告诉对方,“我是穆!”阿鲁迪巴摸脑袋,艾欧里亚苦笑,米罗用古怪的眼神打量他。一切的一切说明,这些人不信,他们情愿认为是病,神经病,沙加思考过度走火入魔。

穆终于意识到没有人可以求助,火气也消了,老老实实回到处女宫,寻出沙加的笔记,也许有灵魂交换的记载。沙加是个较真的人,虽然不爱睁眼,却有记录的好习惯。穆翻了翻,主要是鬼怪研究,名称、种类、特征等等。有句话说得好,世上本没有驱鬼师,找他的人多了,便自学成才。穆的初衷是驱鬼,现在重点改变,对魍魉魑魅的内容一翻而过。看到某页,一个紫发妖怪吸引了他的注意。两点豆豆眉,叫辉夜姬,非常像自己,旁边有沙加涂的爱心。

“啪!”笔记落地,“沙加那家伙,该不会看上我的身体了吧!”穆感到接受不能,其实处女宫的杂兵比他更痛苦。“早叫大人别管驱鬼的事,他不听,什么都要管一管。这下可好,中邪了吧?”

插曲:

双子宫住了两个无聊的家伙,哥哥看书,弟弟玩牌。一天当中两次,穆在山道上奔走,接着是沙加。那两个讨厌的家伙干什么,捉迷藏吗?

“嘿,你看到了吗?”加隆问他哥,“那两人一身焦味经过咱们这,准是坏事做多被雷劈了。”

“唔……”撒加继续看书,不置可否。弟弟觉得奇怪,乘他不注意,把书抽走。“看什么呢,那么入迷,给我瞧瞧呗。”兄长不依,两人争起来,书掉到地上,弟弟已经看清了名字。“哟,是网文呀,写魂穿的,我知道!”

“哼,知道你还抢,没有事情可以做吗?”

加隆想一想,也是的,魂穿有啥意思?对双胞胎来说,就算换了也看不出来。撒加也想着同样的问题,兄弟俩互相看了一眼。撒加变成加隆,加隆变成撒加,“呵呵……谁写这样的小说,那可真蠢。”

评论(15)
热度(23)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