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无节操撸文,喜欢恶搞,激情吐槽,
沉迷双子羊,加隆是三界瑰宝,不接受反驳。撒穆《占星山》同人本通贩中,欢迎光临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恶搞】性福生活段子(隆穆)44

一个无良段子,谨慎阅读,祝大家新年快乐!



---------------正文--------------




中国人有个习俗,过年之前要做大扫除,擦玻璃扫墙角,把整个房子翻一遍。穆也干着同样的事情,用清洁剂一点一点拭去厨房的油垢,拆下门窗冲洗,清洗各类纺织品。加隆对传统文化嗤之以鼻,在他眼里,大多数属于糟粕,四旧破得不彻底的产物。比如现在,好好的煮碗面,厨房被穆封印,说里面喷了威猛先生,有毒,暂停使用。大龄男子端着他的饭碗在外面叫骂,“哪个先生那么威猛,敢跟我比吗?”穆懒得解释,把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男人推出去。沙发拆了无处下臀,电视包了一层塑料布以防清理天花板时掉渣,地上各式各样打扫工具,加隆一个退步踩到抹布,当场滑倒。

愤怒的男子抓起那块无辜的抹布,揉成一团朝穆掷去,被他睿智的爱人闪身避过,抹布在重力作用下自由落体掉进水桶。“亲爱的,你帮帮我不就快了?夫夫之间应该家务分摊。”某人本来就火,摸摸屁股还有点痛,穆居然叫他参与劳动,不是火上浇油吗?“这事是你自找的,做卫生明明可以一块一块来,你想一天之内把所有老垢清除,不如盖间新的!”穆对他的懒惰表示不解,“不就是集中整理嘛,一年一次多大点事?家里不打扫干净,怎么过年?”

“啊!”加隆最恨过年,一提这两个字就闹心。记忆中鞭炮震天响,麻将热火朝天,硝烟超越圣战,红包发到手软,各种遭受熊孩子蹂躏。童虎和史昂摆出一副长辈姿态,对他评头品足,这些老妖怪难道不知道大清已经亡了吗?“不行,绝对不可以!我说了,不扫除,不去你爸家,不过年,不不不不不不!”男人大吵大嚷,配合情绪,一脚把地板踩了个洞。穆贴心的给家里铺了地暖,这一下可好,火线接通零线在加隆身上过电。他爆炸的发丝更加散乱,吱吱冒出黑烟。圣斗士体质就是好,触电了也没事,换普通人早进医院了。

“恩师不是我爸……”穆心痛自己的劳动成果,拾起碎砖和电路管子,“不去就不去嘛,和取暖设施较什么劲?”没多久,问题出现了,北半球遭遇200年一遇的寒潮。西伯利亚还是哪个地方的寒流,带来降雪和霜冻,给温暖的地中海一记暴击。加隆和穆没了地暖,在家里冻得发抖。“他奶奶的,咋这么冷啊,奥丁要攻打圣域啦?”穆瞪了他一眼,“你不看天气预报吗?今年是拉尼娜,冬季超冷。”希腊一向是不冷的,冬天也没有这么夸张,所以两人没准备超厚衣服,一个埋怨一个。“都怪你不准备取暖器。”

“是谁把地暖踩坏了啊?这么复杂的系统,一时半会修不好呀!”一阵风吹来,两人又开始哆嗦。据说小宇宙可以取暖,加隆推了推穆,让他烧起来。那玩意不是不可以用,但一直燃烧体力不支呀。穆烧了一会渐感不支,碰了碰加隆的胳膊,示意他接班,某男故作不见。“亲爱的!雅典娜也只能烧半天维持温度,你不出力,只蹭我的小宇宙怎么会够?”穆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气呼呼关掉电脑上床看书,门窗关上了,至少被窝是暖和的。加隆享受着小宇宙的余热,打游戏看电影,好不快活。但穆走了,房间温度持续下降,他又不肯放弃玩乐上床保暖,从脚到大腿渐渐冻结。

“你差不多一点啊,室内气温降到接近零度了,早些上床暖着,玩电脑有个度。”气归气,穆还是挂着他,用手机向那一个人传话。加隆刚开了一把游戏,舍不得放下,抗着严寒玩耍,其实已经冻得握不住鼠标。某人认为听伴侣的话就是丢人,仗着身板硬,非要玩到深夜才下线。钻进被窝那一刻,风灌进去,把穆冰得一个劲挪位。“干什么呀,冻成这样,叫你早点上床不听话!”加隆像树袋熊一样往穆身上黏,吸取他的热量。“唉,好冷啊,你快点把地暖修好吧。”一块冰冷的物体贴着皮肉,是加隆的手,被穆一把掀开,“你过分了啊,取暖就取暖,别摸肉,冰死我啦!”

加隆才不管这些,使出无赖劲拼命往穆怀里钻,各种把冰冷的肢体伸进对方衣服吸热度。这种无耻的行为也只能对他使用,穆爱加隆,宠到无边无际。某人恢复了一些温度,坏笑和血色一起回到脸上,思考起酱酱酿酿的事情。俗话说保暖思y欲,加隆搂着穆的脖子“嗯嗯啊啊”,对着耳朵吹气,穆只想多一床被子和他隔离。“别碰我,冷啊!”他男人并不尊重个人权益,锲而不舍的骚扰。“矫情,你过去可不是这样,现在怎么不让碰了?夏天不行冬天也不行。”穆忍不住还口,“你原来不会没温感的在寒风里坐一个晚上,不怕腰酸背疼腿抽筋吗?”

“嘿嘿……”加隆面露得色,“腰什么椎病,那是你们传统文化的糟粕,我就没事,可见信则有不信则无。”拗不过某人的软磨硬赖,他们还是来了一次,到结束为止穆都没有恢复体温。第二天,加隆得意洋洋的拿衣服穿,一个伸展运动,颈部剧痛。“哎呀!”他倒在床上大嚎大叫,呼天抢地,穆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一点想笑。“都跟你说了,身体受寒之后容易扭到,你保持不变的坐姿,还要强行高能运动,肌肉不出毛病骨头也要坏掉。”

俗话说不听老公言,吃亏在眼前,加隆就吃了这样的亏,在床上挺直了一动不动。只要一动,脖子到肩胛一系列的筋骨连锁反应抽着疼痛,痛不欲生。“哎哟……”仗着穆的宠爱,他大叫特叫,把病情扩大了好几倍。怎么办呢?穆感到伤脑,虽然他罪有应得,到底是自己男人,不能丢在那不管。“亲爱的,我送你上医院吧。”通常情况下,加隆会转过身子背对他表示拒绝,但这一次,他头还没扭就痛木了,抗议无效。

穆刚要搬动他,瞥见委屈的小眼神,心都碎了。唉,这家伙死要面子,一定不肯去医院接受众人观瞻,况且欧洲的骨科对这种毛病最多发把止痛片,治标不治本。“宝贝,咱不去医院了。”加隆一听,双眼放光。接着,穆又说,“我去请老师给你看看吧,庐山那地方潮湿,他一坐243年没病没灾的,你要相信传统医学。”大龄男子听罢以蹬腿作为抗议,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穆说干就干,不到五分钟从东京请来身着保安服正在执勤的童虎。

“年轻人呀,都不懂保养身体吗?”老爷子叹了口气,拔开一个玻璃瓶子,将酒精味的液体倒在加隆身上,指节骨压得啪啪作响。“啊啊啊啊啊啊!”屋里传出加隆的惨嚎,穆默默捂脸,“长痛不如短痛……”经过几轮惨绝人寰的理疗,加隆突然从床上跳起来大发雷霆,童虎比了个胜利的手势,“虎骨酒,专治跌打损伤,老少咸宜童叟无欺!”

经此一事,加隆对传统医学不得不服气,希腊医院躺半年的毛病,一瓶虎骨酒解决问题,看来童虎没少拿自己做实验。再提春节,口风不那么紧了,穆在床上把他伺候舒服,顺势搭了个台阶给他下。问起团圆饭,“呃……一定要过就过吧,但我不去庐山,也不去东京,也不许叫很多奇奇怪怪的亲戚,什么姑啊舅的,一个也不认识。”穆满口答应,到了除夕那天,家里张灯结彩,童虎笑容满面,史昂职业性拉脸,一前一后进了家门。两代人开了一桌麻将,从早搓到晚,贵鬼打游戏,完全没出现加隆设想的不快场面。

牌过三旬,史昂问他,“你哥呢?叫过来一起吃饭吧。”童虎附议,“对呀,一家人就要齐齐整整。”加隆心想,“有你们这对老妖怪,他才不来呢。”表面上还是发了张照片过去,四人麻将的场景。

这段时间,法座大人烦恼颇多。这年底了,要不要搞点员工活动呢?他打开办公电脑,调出一个视频,童虎手握麦克风深情演唱,那是城户财团的年会,什么“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你都200多岁了,如今返老还童,还没活够吗?再看看海界和冥界的,米诺斯把潘多拉女士抱来摔了,朱利安摸苏兰特的大腿,乌烟瘴气……思前想后,年会计划取消!

打开手机,传来宝贝弟弟的麻将自拍,又是那一对老头,还叫他去吃饭,吃个鬼!他收藏了宗教界最新一张推图,方济各访问中国,手捧镰刀锤子状的十字架,配文无法直视。瞧瞧现在的教皇,被gong产zhu义腐蚀成什么样子了!作为一个有尊严的领袖,绝不能步其后尘,因此春节计划也泡汤。法座大人英明的拨了一笔款给圣斗士发红包,将年底娱乐折现。种种怨声之余,并没有入选“2018最不受欢迎老板”,现在的人很现实。

评论(12)
热度(20)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