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与羊】森林物语(双子穆)

全员动物化警示,含污情节!

------------------三思而后阅-------------------

虔诚的修行者,在烈日下行走,他身形消瘦披着单衣,手托空钵。走累了,就在一处避风的山坳坐下休憩。修行者有一头金色长发,日光下灿烂夺目,与河水的波光粼粼浑然一体。林子里传来几声悦耳的鸟叫,听上去心旷神怡。


“风水不错,适合打坐!”


他自言自语,有一套完善理论和独特的修炼法门,靠闭眼提升功力,寻找方位全凭声音。林子响动听上去不错,符合他的要求,空气清幽钟灵毓秀。于是在水边盘膝而坐,屏息敛神,修起无上妙法,渐渐元神出窍。


不一会,修行者入定,一动不动,猴子成群结队,从树上窜下来观摩他的造型。森林鲜有人迹,动物们并不害怕。三番五次的试探无有反应之后,竟拨弄起他。一只胆大猢狲,将修行者脖子上的念珠取下,众猴争抢。一个不小心,珠串脱爪滚到水边,大半泡了进去。


林子里刮起一阵妖风,猴群受惊,丢下衣衫褴褛的修行者纷纷逃窜。那珠子随他多年,吸收日月精华,拥有不可思议的神力。落水之后,灵力渗入河流,随着潺潺之水,在地心引力作用下,奔涌而去。动物们不知情,像往常一般饮水,很快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嗷呜…”


蓝发男子摸了摸光liuliu的脖颈,一块凸出的喉结,啥玩意啊。


“嗷…”


妈的,怎么叫都不对!


野狼早上醒来嗓子干燥,去河边喝水。头埋下去一半,看到水中倒影,吓得缩了回去。张嘴欲吼,叫不出往日的气势。再一摸索,全身长毛尽褪,剩下几根不够看的腿毛和真皮袄子,滑溜溜难受死了。烦躁之余,后腿用力,居然站了起来,吓死个狼。


狼哥的烦恼刚刚开始,狼弟接踵而至。同样睡了一夜起来,喝水漱口外加打盹,竟莫名其妙变成了人。哥哥看看弟弟,弟弟看看哥哥,爆炸的发型,古怪的发音,平平的牙齿,毛刺刺的腿杆,活像扒了皮的兔子。


“哥,这是什么情况?”


这变化来得太突然,狼弟不知所措。变成人类的好处是,脑子灵光,能领悟复杂的逻辑和语言系统。


狼兄眉头紧皱,凝视短短的指甲,“这玩意能抓住猎物?”


相比之下,变成人的坏处更明显,这副新身体,怎么看怎么别扭。别的不说,第一桩就是皮。没有毛覆盖,微风吹来,瑟瑟发抖,腿毛机械性震动。兄弟俩面对面,打个喷嚏,天哪,也太冷了吧!


“我只是吃了野猪肉而已,没想到会掉毛啊。”狼弟有些后悔。


“野猪过去也吃,从来没出过事,也许跟肉没关系呢。”


“那是什么?捕猎消耗太大,像你一样,提前衰老?”


狼弟胡说八道,遭到冷眼睨视,狼兄也想不出原因。现在的情况,争这个毫无意义,又一阵可恶的阴风袭来,兄弟俩抖成一团,不得不躲到树后,护住背。


“想那么多干嘛?”狼兄训斥弟弟,“当务之急,是下山去。抓两只肥羊扒了,裹身上御寒!”


“对,羊皮最保暖!”


哥哥提议弟弟附和,机智如他俩,制定了一个完美的计划。


luo男光着身子,大剌剌冲下山。河下游,有一个羊群,两兄弟经常光顾。那的绵羊体肥,脂多,毛厚,味道鲜美。待二狼来到草地,画风已经大变。喜爱晒太阳吃草的动物没了踪影,倒是有几个人,树叶覆体,坐成一圈,不知在做什么。


“是羊!”


狼兄弟嗅出绵羊的气味。


绵羊和他们一样,喝了河水,变成人类。食草动物天性敏感,看见恶男子撒腿就跑。兄弟二人分头夹击,围堵一个跑得慢的,抓住他的胳膊。只见那人白白胖胖,圆脸蛋大眼睛,蓬松着一头紫发,额头还有两粒好看的豆豆眉。


“抓住了。”狼弟搂着羊脖子,一脸懵逼。“哥,这玩意咋整啊,没有毛。”


有道是老革ming遇到新问题,对呀,这是羊,没错,味道是原来的味道。可是一身细皮嫩肉,跟哥俩似的,没有毛,怎么拿来御寒?


狼哥傻住了,直楞楞的站着,盯肥羊看,原来他那么漂亮。过去只是单纯的满足温饱,同为人类,审美观拉到一个水平上,感受自然不同。


弟弟较为迟钝,叫了哥几次,没应声。怕羊挣脱,习惯性咬住人家的肩膀。


“哎呀,好痛,不要咬我!”


羊还是那头羊,口感大异。狼弟牙齿不利,咬了半天未曾破皮。倒是那暖暖的气息,柔嫩肌理,入口丝滑,臊了他一脸红,后知后觉的感受到什么。


“不要咬他!”


狼哥给了弟弟一记爆栗,满眼金星,推到一边。接着执起绵羊的手,尽力挤眉,做出深情款款的样子。


“别害怕,刚才是个误会,认错羊了,我们都是正经人!”


绵羊重获自由,连忙捂住脸,大声喊叫,“正经人怎会chi条条的跑出来?快遮住,羞死啦!”


草地的响动惊起一片飞鸟,乌鸦在枝头呱呱叫,两兄弟终于发现问题关键。狼毛没了,羊毛能好?以及作为人类,光着pi股表白,万万不可!


“所以,这玩意穿在身上有用吗?”狼弟翻了翻羊身上的树叶,目测不够挡风。


羊将藤条拔下来,拧成股状编织结网,串上树叶,做成一种简易服饰。他比了比狼弟的尺寸,除自己穿,还把这种穿戴推广给森林里的动物,准确而言,是变成人的动物。


“不不不!”


羊递去他的作品,狼弟双手乱舞,“我不穿这玩意,不能御寒,太傻了。”狡黠家伙眼珠一转,盯上羊的头发。那里不是有毛吗?看上去蓬松蓬松的,给他弄下来,做个毛衣,肯定比树叶好用。


野狼脑海里浮现出羊毛衫一套,紫色的。想着想着,狼弟抓住羊的头发,想给他拽下来,痛得羊大叫。


“哎呀!”适才的青包没消,狼弟头上又挨了一下。


“不是跟你说了吗?别欺负他!”


狼弟摸摸头,正要抱怨,看见他哥,下巴差点掉地上。狼哥双手叉腰,怒气腾腾,换上了树叶衣服,喜感十足。


“我的哥呀,你咋这么容易屈服!”


绵羊对狼哥穿衣赞不绝口,把他夸得飘飘然。既没有人支持,羊毛衫不敢指望。狼弟垂头丧气,也换上树叶服装。虽然不暖和,比luo露好,聊胜于无。


“这只手真巧,又白,又漂亮。”


有了衣服,狼哥自忖是个文明人,坐到羊身边,继续未完的抒情。狼弟坐在另一边,擤鼻子吐舌头,百般嫌弃。


“啊,你真温柔。”绵羊腼腆的说。


狼弟接嘴,“温柔个屁!”


兄长不理会弟弟的吐槽,继续吹捧,“不,这是肺腑之言,你衣服做得太好了。”


“不是我的衣服好,是你人帅,身材棒,穿什么都俊!”


“天哪,听听这话,我隔夜饭都呕出来了!”草地上冒出一股怪味,又酸又腐,狼弟忍无可忍。那两位呢,旁若无人,仿佛没有听到。


“你叫什么名字,像你这样的美人,要怎样称呼?”


“我叫穆,师父取的。”绵羊羞涩的垂下头,肩膀上一个明显的牙印。“你呢,英俊先生,你叫什么?”


狼弟心下不屑,我哥哪有名字?老爷们活的是个精、气、神,像你们羊这般文绉绉的,迟早被吃。


岂知狼哥,从容的回答,“我叫撒加,传奇一生,实至名归!”


弟弟打了个哆嗦,鸡皮疙瘩冒一身,“撩个羊而已,你连名字都取了啊!”


三人吵吵闹闹,未曾留意周遭的变化。逃跑那些羊,找到头羊告状,老羊恨死这对偷猎兄弟了。哧溜一下子,怒火窜上脑门,冲出树林,卷起飞沙走石。


“两头恶狼,敢来羊群挑衅,放开我的穆咩!”


老羊习惯了顶撞,忘记自己是人类,使出铁头功,朝狼兄弟冲去,二狼无暇争辩,仓皇应对。俗话说的好,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老羊脾气火爆,动辄掀桌,仗着一对巨大的犄角,追各类食肉动物满森林跑,何况欺负他可爱的弟子。


“我不是!”


“我没有!”


狼兄弟原是森林一霸,没惧怕过谁,现在瞧上大角羊的徒弟,不免泄气,给抽了底火。又不肯在美人面前认输,几个回合下来,气喘吁吁。


“别打啦,英俊他们不是坏人。”


受害者的声音过于温和,对劝架毫无助益。狼和羊斗得不可开交,林子里刮起了狂风。云从龙,风从虎,既然吹风,当然是老虎。果不其然,打架的人暂时停下,脖子伸得老长。期盼中的吊睛白额大虫现身,却是一个棕色头发,国字脸的男人,穿羊群同款树叶衣服,一点也不凶狠,还有点萌。


“大角羊,咱们争那山林之王,打了一半,胜负未分。怎么一见羊崽子,你就丢下我跑了?虽然我比你厉害一点点,但你这种消极回避的态度,是武术之耻。来吧,我们就在这里,继续刚才的战斗,一决雌雄!”说着,比了个虎爪拳的姿势。


二狼听罢,对望了一眼,“什么山林之王啊,我们兄弟二狼在此,轮到你们争霸?”


“就是,还有我们呢!”


老羊未来得及回应,丛林中走出更多猛兽,如今都是人样。穆怕羞,见不得赤身luo体,连忙取出藤条草绳,和他做衣服的简易工具,给所有人遮xiu。


小狮子一头金色短发,年岁不大,有点楞。水牛性情平和,山一样的体格,反应略慢。美丽妖娆,眼角有一颗泪痣的男子,冲狼兄抛了个飞吻。


“帅哥,你的胸大肌好xing感哦!”


狼兄情知弟弟擅长交际,喜欢八卦,大头凑过去,询问这湖蓝卷发的是谁。


“老哥你眼拙,鼻子也不灵敏。他眼红唇润,是河里的食人鱼呀…”


“啊啊啊!”


狼兄听完,呆立当场,汗水涔涔而下。食人鱼…想当年,这玩意咬掉多少豺狼猛兽的鼻子,就喝个水功夫。有同类不小心掉河里,飘到下游,被吭得骨头不剩!


食人鱼指间夹着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与他的容颜相称,风致嫣然。瞧那狼凶生得俊俏,一本正经,是他喜欢的类型,于是靠上前去大加liao拨。撒加本能的怕他,以为这是天底下最恐怖生物,既不敢接嘴也不敢妄动。


食人鱼逗了半天,狼哥没反应,兴趣缺缺。“切!这世上竟有人不为我倾倒,真是傻瓜。”


螃蟹也上了岸,双手做钳子状,贴到鱼身边,“是啊,野狼的审美,你无法理解。看看我,收集的鹅卵石多漂亮,镶满河底,全部送给你!”


动物们越来越多,聚到一处,变成人的体验妙不可言。蝎子怀里抱了个壶,是他心爱之物,平时藏在里面纳凉。眼看整个大森林活络起来,一个个变成人类,这壶子咋就不动呢?敲敲它,砰砰响,没半点变化。蝎子看了又看,百思不得其解。


生而为人,与飞禽走兽大不相同,人类有智慧,有社会。以同类的姿态聚到一起,对森林的动物来说,是头一遭。他们穿上树叶衣服,摆脱了互相追捕,议论起今后的生活。


“我说啊,咱们都是人了,不能和以前一样,得守规矩。”老羊首先发话。


“规矩是什么,可以吃吗?”蝎子嘴对瓶口,声音放大了一倍不止。


“规矩就是大家都遵守的规则,不许这样不许那样。”山羊对能否施行,持怀疑态度。


“讲了半天,究竟谁是老大啊?”老虎想继续争霸,旧事重提。


动物们各怀异心,均相信自己的能力,尖牙利爪,夹钳蹄子,你不服我,我不服你,七嘴八舌吵起来。


“大家别吵啦,我们已经是人类,不用回到过去原始的生活方式。打架有碍和睦,投票表决比较好。推举一位信得过的代表,然后开放言路,集思广益,共同构建河蟹社会!”


穆这番演说合情合理深得人心,动物们交口称赞。


“这个主意好!”


然后分头去准备投票的材料,树叶,木炭,石头之类。二狼嗅到穆的羊味,食欲倍增。虽然牙齿平了不吃他的肉,但这种美好的感觉,短时间内不会改变。


“你们俩不去帮忙吗?”


兄弟俩一人一边,握住羊蹄,顺着手腕往上tian,一个幻想加孜然,一个意yin配香菜。就是这味道,羊肉大餐,想这一口想得心焦。


“让他们忙去吧。”


“是呀,你气色真好,光吃草就长膘了吗?”


穆不理解狼兄弟的回路,反正不会被吃掉,便由他们抓着。为了新生活,整个森林动员起来,前所未有的真诚合作。只有野狼不合群,满脑子全羊宴,羊排,羊肚,羊蝎子,不能这样吃,还能那样吃!


“你们干什么?”


大家都在忙活,没空管他们三个人的破事。狼兄弟合作,连哄带骗,打算把肥羊推倒。就在好不容易成功,扳倒在地的一刹那,人样没了。皮毛恢复,嘴筒子长出来,四肢着地,狼还是狼,羊还是羊。食草动物受惊,给了兄弟一狼一蹄,遁入林子逃之夭夭。


食人鱼跃回小溪,蝎子藏进壶子,山羊上崖,螃蟹下水,吵闹的森林瞬间安静下来,回复常态。动物们各显神通,作鸟兽散。


实际上不久之前,小河上游,动物们变成人类,开会的喧闹声吵到修行者打坐。他无法静心,被迫出定,摸摸脖子,好像少了什么。


“我的念珠怎么在那里?”


修行者小心的拾起,抖了几下,戴回原位,河水顿失神力。


“怎么又不吵了呢?奇怪,闻所未闻,真是一个古怪的森林…”


修行者喃喃自语,托起装饭的钵,准备离开。一只年轻的公狮钻出林子,默默坐在一边。


“你想和我一起旅行?”


狮子点点头。


“不怕辛苦就来吧,我正好缺个伴。”


修行者走了,狮子紧随其后,森林还是那个样子,仿佛他从没有来过。














评论(8)
热度(20)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