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与羊】童话(撒穆)





从前有一个青年,他中了巫师的诅咒,白天是一只狼,晚上才恢复人的样子。人们害怕,把他当作异类,于是离群索居,在山上搭建小屋,与朋友住在一起。

他的朋友,也中了诅咒,白天是人,晚上变成一只绵羊。这个奇怪的诅咒,是为了惩罚二人而下的,羊不能与人交流,狼也不行。每当他们面对彼此,看到的,是一张异类面孔,昼夜更替,日日如此。

至于原因,让我想想,大概是这样。这位狼青年,是一位骁勇善战的骑士,宣誓效忠领主,为誓言可以付出生命。他呢,喜欢上领主的儿子,不是普通的喜欢,很微妙,小孩子体会不到。他们在一个屋檐下居住,生活,成长。一起练剑,一起看书,心心相映,无话不谈。

这要在古希腊,算不得多大个事。但中世纪的欧洲,神权当道,男人之间的暧昧,是不被允许的。时间一久,风言风语传出来。领主听了置之一笑,他的骑士,最忠诚的一个,和纯良的儿子,怎么可能勾搭成奸,做出有辱家风的事呢?一定是下面那些人眼红,嫉妒。

世间事,只要做了,就会留下痕迹。有一天,领主发现两个人亲昵,气得暴跳如雷。他不是故意这样做,我指那个骑士。一个人足够聪明,就会掂量感情的代价,负担沉重。理智,道德,神圣的誓言,都在告诫他远离。

他理当那样做,可是在喜欢的人面前,骑士节节败退,一步一步,退到没有路。誓言是坚固的磐石,感情温柔如水,水滴石穿。领主儿子的纯洁可爱,眼睛像高山上的湖泊,静谧而宽阔,沉淀着一池星光。他的闯入,即是命运,不可抵挡。

巫术,噢,我差点忘了。他们的事情被领主发现,因为有人告密。那人是一个巫师,觊觎领主的家产,无从下手。他把领主带到二人相会的地方,当场揭穿,在愤怒占据上风的时候,借领主之口,下了一个毒咒。

你的骑士残酷无情,背叛誓言,当为狼;你儿子愚蠢透顶,宁顽不瞑,当为羊。他们两人的行为,亵渎神明,天地不耻,在获得原谅之前,一个行走在白天,一个现身于黑夜,从今往后,互为天敌。

“真是个可怕的诅咒啊!”穆抽了一口凉气,把身子捂进被窝,露出半个头,眸子里充满恐惧。

“所以你还不困?”

撒加眉头紧皱,这小孩子的精力太也旺盛。史昂外出巡视不在圣域,他就来双子宫玩了一天,下地抓蛇上房揭瓦,大半夜的不睡觉。考虑到自己是前辈,当为教皇分忧,于是扯了个故事哄他睡觉,随口而编,不知所云。

“啊,我马上就睡,只是…只是有点…”

穆惴惴的问,“他们两人以后都得这样,不能恢复正常吗?我听说打败邪恶的巫师,就能解除诅咒,不用总变成动物。不能说话,多可怜啊。”

圣域住着一帮糙老爷们,打个架还行,哪是讲故事的料?不过异想天开,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穆是个轴脾气,兼之信任撒加,听他的一字一句,细细咀嚼,津津有味。这一来,竟来了精神,更加不肯入睡。

“这是你的年纪该思考的吗?还不快些闭眼,再不睡着,巫师来抓你了,把你变成绵羊!”

穆吓得赶紧闭上眼睛,动作很僵硬,一看就是假的。可不,过了两分钟,肌肉舒展,嘴里缓缓吐出几个字。

“他很厉害吧,那个骑士。他一定很厉害,像你,把坏巫师打倒就好了。”

“嗯…他是很厉害,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靠武力解决。”

“对了对了,他不仅强,还好看呢,骑着高头大马,佩一把长剑,马鞍上挂着骑士的盾。”

“听起来你好像亲眼所见。”

“哪有啦,我猜的。听说骑士有专门的铠甲,这个人呢,只有征战的时候披挂重铠,平时和其他贵族一样,穿着绸缎衬衣,金丝银缕,珍珠纽扣,特别受欢迎,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撒加拿他没办法,眼看一时半会睡不了,只得挨着穆躺下,拉过被子一角,枕头让给他,自己靠在手臂上。“你想象力这么好,不用我费口舌,你来讲吧。”

“不行啊,我不清楚这个故事的始末。”

“没关系,随意,其实我也不知道。”

两个人,一大一小,圣斗士和训练生,没有教皇在山顶压着,下意识的轻松起来,躺在床上你一言我一语,撺掇起剧情。

“他变成狼,但不会咬人,还喜欢领主的孩子。”

“对,领主下了驱逐令,他们就住到山里。白天,一个圆脸蛋少年,抱着他的狼,在湖边梳毛。晚上,灯光从屋里倾泻,映出青年男子的侧颜,膝上趴着一只小羊,仰脖子舔他的脸。”

“哈哈,太有爱了,就算形同异类,也不能切断他们的思念啊。同样受到惩罚,中了诅咒,这份痛苦别人不能领悟,他们剩下的,也只有对方了吧。”

“理论上是,其实呢,没那么糟糕。你这么一说,我脑子里浮现出一幅图画。宁静的湖面,一所木屋,有草有树。水边开着风信子,还有芦苇。”撒加转向穆,“水边有风信子吗?可恶,我对植物了解不多,管他的。”

穆盯着天花板,思绪穿过屋顶,飘到很远的地方。那里有湖,有风信子,还有小木屋。“很美呢,红色蓝色的颜料,还有蝴蝶、蜜蜂,真是一幅好画。”

穿越时空,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某些人的思想,描绘出这样的画面。少年和他的狼,在湖边嬉戏,水面倒映出一个俊美男子,嘴角噙着微笑。他的额头饱满,鼻梁挺拔,双眸深邃脉脉含情。世上最美的诗歌,也不足以形容他的俊美,神灵也会爱上这样的人吧。

湖边的花草轻轻摇曳,美丽的影子被风吹破,层层叠叠。男子怀抱心爱的羊羔,小心翼翼,唯恐力气大了弄疼他。岸上单纯的少年,明眸皓齿,搂着狼脖子。他的笑靥温暖如春,像三月里的阳光。

“真好,是羊还是狼没所谓,他们的心在一起。那个邪恶的巫师,就让他活着吧。”

“你呀,小小年纪知道什么?巫师只是一个配角,领主不原谅他们,诅咒就得继续,要他老人家心情平复了才行。”

“那就,难办了…”穆认真的说,“只要他们明白心迹,没有隔阂,也算一种救赎吧。”

撒加不语,穆心想,大人的世界真奇怪,也许长大了会明白。想着想着,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毛茸茸的大狼和小羊。玩了一天,终于感到疲劳,沉沉的睡过去,连故事结局也忘了,忘了向撒加求证,问个所以然。在他幼小的心里,大狼小羊在一起,是不幸中的万幸,世间事,哪有那么多完美?

后来,穆离开圣域回嘉米尔修行,咬着一口气,跟所有人断绝往来。他一年一年长大,故事什么的,不再爱听,也不想回忆陈年旧事。老天在最寂寞的时候,塞给他一个徒弟。孩子小小的脸,小小的手,两坨腮红一滩口水,在穆眼中,就是天使。用撒加的话,他的到来,是命运,不可抵挡。

小孩子贪玩,晚上不睡觉,明明躺在被窝里,瞪着一双眼睛,扯师父的头发。怎么办呢?穆叹了口气,给他讲故事吧,运气好,或许能催眠。思来想去,竟然没有一个好的,除了小时候,撒加胡编乱造那个,谁叫圣域住着一群糙老爷们?

“贵鬼是乖孩子,听了这个故事就睡吧,从前有一个领主,还有一个可怕的巫师…”

师父绘声绘色的讲,小孩紧紧捂住被子,跟小时候,穆第一次听这个故事的情形类似。贵鬼粗心眼子,没什么想法,大一点就会忘,所以他没太在意故事内涵,和要传达的意思。

“师父师父,后面呢,这就完了吗?”

穆一时愕然,当年的他,可没刨根问底,探其究竟。贵鬼不同,贵鬼是晚辈,年龄和阅历上,不足以与讲故事的人分享心声,像那时的撒加和穆,你一句我一句,构建虚无的未来。穆这时才明白,他们俩曾经那么接近…

“后来…后来嘛,领主死了,孤独离世。他的儿子带着狼,挑了个人少的时候,去坟前祭奠。那孩子懊悔当年所为,没有陪在父亲身边,养老送终。他永远的失去了机会,再也没办法补救,得不到领主的原谅。”

“坏巫师呢?师父,坏巫师应该得到惩罚啊。”

“孩子,巫师只是一个说辞,其实不存在的。”

穆心里一片酸涩,想起撒加嘲笑他,小小年纪不懂世事。

“世界上没有巫师,怀着贪婪之心的,是那个骑士。也没有什么巫术,他的狠辣化身为狼,领主的儿子因为愚蠢变成羊。他们无法交流,一个困在白天,一个束缚于黑夜,全是自作自受。”

“大狼和小羊没有在一起吗,到底怎么样了啊?”

小孩子听不懂复杂的隐喻,一门心思想知道结果。狼和羊,骑士与少年,故事的主人公,何去何从。

穆摸了摸徒弟的头,挤出一个微笑,“世事无常,师父没有亲见,不知道会怎样。这是故事,不是现实,人怎么可能变成动物?现实嘛,狼和羊是不能在一起的,勉强在一起,也不会幸福。”

贵鬼点了点头,小脑袋转动,若有所思。

怀着这样的想法,对过去的判断,又是匆匆数年过去。当穆的年龄,超过了当时的撒加,看世界的眼光也变了。世间事,并非非黑即白,人有狼性,狼有人性,善与恶并行不悖,选择在一念之间。

还有那个巫师,鬼魅般的存在,不是凭空虚造。

他再一次燃起信念,回到圣域,想察知当年的真相,却与撒加擦肩而过,得到一具渐渐冷去的尸体。就像报应似的,白天他是狼,夜晚他是羊,受诅咒的人,浪费了大把的时间,年华空过,抓不住彼此的身影。

为人师父,看着徒弟一天天长大,脱去青涩渡上慈爱,穆在慰灵地,形形色色的墓碑前,终于理解了史昂,还有故事里那位领主,临终的心情。你有一个孩子,犯了错误,初时怨他,然后怨天,最后怨得最多的,还是自己。教皇早就看开了,选择宽恕。

可撒加,还是击碎了自己的心脏,带着史昂一样的致命伤,命赴黄泉。他坚持到最后,没有任何一个人,一种力量能击垮他,除了自己。撒加是真正的战士,圣斗士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只会被他自己杀死。这些年,真正无法原谅,得到解脱的,不是旁人,是他们自己。

“我忘了问你那个故事的结局,十三年了,也许你早就忘记,连故事本身也记不起。我也是今天才明白,根本没有什么结局,不会有结局。你说的对,很多事情是无解的,武力无法解决,智力也未必能够。我说的也没错,宽恕可能永远不会降临,但心在一起,不失为一种救赎,毕竟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完美。”

湖边宁静的小屋一片破败,没有狼,也没有羊。浓浓的颜料褪去颜色,风信子野草般乱窜,疯长,枯萎,紧接着,随风凋零。不久之后,圣战全面爆发,据活下来的人回忆。死去的圣斗士从墓地爬出来,白羊座穆先生一路追赶,坚信他们不是叛徒,数度向战友说情,不知他哪来的信心。

他赶上了,这一次,没有犹豫。虽然不能天荒地老,总算死在了一起,一墙之隔。那时候,他太小,他年轻,不懂得人生滋味。很多事情,一旦发生了,没办法补救,时光不能倒流。

至少,让心在一起吧。湖面映出两个影子,抱羊的骑士,抱狼的少年,在缺少光的时代,不失为一种救赎。












评论(14)
热度(22)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