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无节操撸文,喜欢恶搞,激情吐槽,
沉迷双子羊,加隆是三界瑰宝,不接受反驳。撒穆《占星山》同人本通贩中,欢迎光临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狼与羊】脱羊毛(双子穆)

本文有污的内容,cp是双子穆,爱护双眼,请三思而后阅。



---------------警戒线----------------



山上有一对狼兄弟,狼大和狼二,山下有一群绵羊在吃草。狼兄弟肚子饿了,下山觅食,头羊远远望见他俩,呼唤同伴,带着羊群逃了。一只最小的绵羊,跑不快,被狼抓住,叼回巢穴。

怎么办呢?两兄弟交头接耳。这只羊太小,通共没二两肉,分成两份,不够塞牙缝。机智如他们,一番商议,决定把小羊圈起来,养肥了再吃。

可怜的小羊,眼泪吧嗒,被狼兄弟放到后山草地上,让他吃草长胖。小羊与族群分开,惶惶不可终日,瞧见狼嘴里白森森的尖牙,伤心又恐惧,哪有胃口进食?趴在地上哀哀抽泣。

“快吃吧,多吃点,快长肉。”狼弟用爪子推动小羊,催他张嘴。可怜的小家伙受到惊吓,哭得更厉害了。

“你这样不行,他心情不好,肉质发酸。再饿上两顿,就剩一张皮,怎么吃呢?瞧我的!”

狼哥比较细心,舔了舔小羊的头,表示亲切。尖牙擦过软软的皮毛,小羊以为要被吃掉,垂下头,瑟瑟发抖。

“哎呀,他吓成这样,都怪你你眼神太凶。让开,哄小动物还得我这种慈眉善目的来。”

狼弟摒开他哥,挤出一副笑脸,吐舌头哈气,在小羊身上挨挨擦擦。刚硬的鬃毛,刮在小羊身上,隐隐作痛。小羊拼命的倒腾四肢,想离这个可怕的生物远一点,可惜力气不够大,被狼勾住脖子逃跑不得,叫声凄惨。

“他不喜欢我们。”狼哥有些丧气。

“羊会喜欢狼才有鬼吧!”

狼弟认为,这个点子不能更烂。

狼哥眼珠子一转,“如果是同类,他就不用紧张了,会放下戒心吧。”

“他的同类在里。”狼弟指了指肚子。

“我说的不是大羊,你看他那么小,什么都不知道,告诉他乌鸦是白的,他不会以为是黑的。咱俩装成大羊,装像一点,他就信了。”

“喔,老哥,你以为他同你一样蠢?”

狼哥不理弟弟,认真的仰起脖子,学了两声羊叫,“咩…”

狼弟在地上滚来滚去,简直要笑死,这嗓门,哪是大羊啊,杀猪好不好。小羊瞧他们兄弟嬉戏,轻松惬意,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于是放大胆子的站起来,眼珠子滴溜溜转动。老狼学羊叫,喜感十足,小羊忍不住扑腾了一下蹄子。

“你瞧,他心情转好了,果然管用!”

狼哥敲了一把弟弟的头,兄弟俩恍然大悟,原来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啊,牧羊之道,于是吊着嗓子嚎了一夜。

小羊渐渐熟悉环境,狼山,狼穴,狼窝。恐惧消失,终于感觉到饥饿,肯走出去吃草,把兄弟乐得热泪盈眶。照这个趋势,年底就有肥美的羊肉了,等待期间,只能靠老鼠和壁虎充饥,偶尔刨一窝鸟蛋。你问他们为啥不去捕羊,因为叫声太吵,把方圆几十里的羊群全吓跑,向远处迁徙了。

干这事的时候,两兄弟可没想那么多。为了保证羊肉质量,狼大狼二轮流站岗,守小羊吃草,顺带陪玩。小羊天真活泼,当他们是同伴之后,放心大胆的玩乐。把草地上漂亮的小花衔回来,插在他们皮毛上,用湿哒哒的嘴,亲他们的鼻子。

“咩…”

其实嘛,不吃羊肉,当个靠枕也不赖。狼兄抱着小羊睡觉,蹭他软绵绵的皮毛,狼弟不甘落后,挤在一起。就这样,两只狼一只羊,奇怪的组合,奇怪的生活方式,在山上一天一天上演。

年底,小羊大了一些,但还不够吃,于是继续养着。又一年,小羊大了一些,还是不够吃,仍然养着。再一年,小羊更大了,春去秋来,除了肉,还蓄出一身厚厚的毛。眼看可以一饱口福,狼兄弟却犹豫着,望而却步。

“你去给他放血。”

“不,还是你比较有经验。”

“老子三年没吃过羊肉了,有个屁经验啊。”

“俗话说长幼有序,弟弟要服从兄长的指令。”

“俗话又说兄终弟及,哥哥先上,然后才到弟弟。”

二狼用一知半解的知识,吵得面红耳赤,究竟谁先下嘴,得不出统一意见。肥羊在狼穴外面吃草,太阳落下来了升起,升起又落下来。最后兄弟终于达成共识,吃羊肉,一起上,同时下口,谁也别赖谁。

而这个脆弱的联盟,只持续到绵羊归巢。蓬松的毛在兄弟身上蹭了一圈,搂住凶恶的狼头,又亲又舔,吃羊计划宣告破灭。不是暂时性的失败,而是彻底的,灰飞烟灭。两兄弟舍不得吃亲爪养大的宝贝,况且他特别可爱,又软又暖,无法下嘴。

“怎么办呢,这小子白养了?”狼哥指指悠然自得的肥羊。

“要不这样吧,我听说绵羊毛可以换钱,人类用来做衣服。咱一年剃一次,拿去山下换钱,就可以买店里新鲜的猪肉了!”

狼兄双掌附和,称这个主意好,有利于社会和谐,可持续发展。于是兄弟二狼,把肥羊的毛剃下来,拿去山下变卖…

“等等!”穆举手抗议,“我有一个问题,狼用什么工具给绵羊剃毛啊?还有还有,狼去山下卖羊毛,不会被赶走吗?”

“嘿,你打断我的思路了!一个童话故事,何必较真?”

加隆摊摊手,一脸委屈,其实已经编不下去,正愁找不到借口完结。

“这个故事真差劲,逻辑混乱,词不达意,不懂要表达什么呀。”

“我就说嘛,哄一哄拖上床,推倒了事。哥非说你喜欢听故事,要营造什么浪漫气氛,我很努力的构思啦!”加隆大声抗辩。

“所以,这是你们的预谋,脱我衣服的理由?”

撒加被穆瞪了一眼,手上动作减缓,“故事嘛,哪能认真?听过就过,别往心里去。”说罢继续解他的扣子。

穆觉得哪里没对,刚要说什么,某张嘴巴小声的嘀咕,“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脱羊毛可不是个轻松活,何况这么肥一只,太肥了,啧啧。”

白羊宫闪过两道强光,比星辰耀眼,像太阳一样夺目,耀得黑夜好似白昼。幸苦守夜的杂兵,找了个避风的位置坐下,刚开始打盹,听到一阵奇怪声响,好像是狼嚎。好在那声音片刻即逝,一夜无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评论(14)
热度(23)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