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晨昏

无节操撸文,喜欢恶搞,激情吐槽,
沉迷双子羊,加隆是三界瑰宝,不接受反驳。撒穆《占星山》同人本通贩中,欢迎光临某宝店铺☞晨昏小筑

【祭坛第四部】传奇(撒穆)27 (下)

全文在此: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171745&chapterid=27


接上一篇主题,如果已经在链接中看到全文了,则不需要阅读下面的内容。


-------------拆分发送的第二段--------------


有些人享受着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有些人在别人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还有一些人,幼年伤痛无法平复,在心头淤积,死死抱住仇恨,作为生命的支柱。阿伊莎就是最后一种,一个偏执的刺客,沙漠中的毒蝎。
  
  她行走城市之间,做寻常人打扮,戴了一块头巾。一半配合出生地的宗教信仰,一半用来掩饰伤痕。并不是每个人,都敢直视粉红色烂掉的一堆坏死组织。在路人眼中,她是一个中东女人,千千万万牺牲品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阿伊莎在一间大型会所门前停下,自动门开启,里面一片漆黑,大白天搞得鬼影幢幢。会所招牌挤在杂乱的广告中,算不上醒目,用斯拉夫语写着“夜幕”两个字。她在摇曳的灯光中穿行,穿过瘾君子,衣着暴露的舞娘,越过舞厅,身后跟了一群黑衣人,跃跃欲试。
  
  “对女士客气一点,一直以来,我怎么教你们的?”
  
  手下人得令,离开阿伊莎几步,背着手,在不远处站定。昏暗的角落,坐了个青年男子,隐约可窥宝蓝色卷发,独自一人在那玩牌。手指上一枚造型怪异的戒指,吸引她的眼光,这不是普通饰品,是神器。从说话的口气,和属下反应,男子应该是此间主人了。
  
  “你找我?”阿伊莎言简意赅,对这个充斥着□□糜烂地方,深感厌恶,哪怕工作人员大多数是她同胞。
  
  “不是我找你,是你找我,蝎子姑娘。”
  
  男子捻起一张方片,搓成一团,揉进手心。硬纸片在他手中,变戏法成了一只蝎子,钻出指缝,挥舞钳子,一溜烟奔地下去了。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蝎子?”
  
  阿伊莎惊疑不定,蝎子是她培养的密探,小宠物,怎会和这个男人沾上关系?
  
  “我嘛,是过来人,亦是同道中人。你不用费心打听我的名讳,人们早把我忘了,说出来你也不知道。”
  
  “先生说笑,我不在乎你是谁,只是好奇,你通过蝎子传给我的消息,是什么意思。”
  
  这就对了,男子打了个响指,手下立即奉上一副新的扑克。
  
  “听说你有一个心腹大患,那家伙恰恰是我的仇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咱们何不为此,倒上一杯,坐下来聊聊?”
  
  阿伊莎不喝酒,烦他轻浮,待要反唇相讥,一阵寒风吹过,带来一身白色羽衣的女子。
  
  “你说话神叨叨的,吓着蝎子姑娘了,一边玩去。”
  
  打发了男同伴,白衣女子转身面对阿伊莎,笑容亲切可掬。
  
  “小姑娘,你收到的消息,是我们发的。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叫奥杰塔,是守夜人。你打算行刺的法王,和主人有一段冤仇。他出尔反尔,单方面撕毁契约,坏了大人的计划,我们也想杀他。”
  
  “哼!”阿伊莎面带不屑,“想杀他,自己上啊,我没理由给你们当枪使。”
  
  “唉,别这么说嘛。”
  
  阿伊莎瞧不上守夜人的胆量,手一甩就要离去,被奥杰塔拦住。
  
  “好容易来一趟,至少听完全套呀。第一轮的比试,你们惨败,三个黄金圣斗士打不过一个法王,还指望正常的战法?”
  
  阿伊莎闻言,暂且停下,“所以呢,你们就这点能耐,挖消息嚼舌根子?”
  
  “哈哈,当然不是啦,我喜欢你的脾气,这么直爽。”
  
  奥杰塔去拉阿伊莎的手,两个女人近距离的打上,抓,推,拆,挡,速度和力量不分上下。男子看了一会,挥手喊停,奥杰塔识趣的退下去,站到同伴背后。
  
  “蝎子姑娘,这样对我们说话,不好吧,还记得沙漠风暴吗?呼…”
  
  卷发青年身上升起一个可怕的小宇宙,把阿伊莎的思绪拉到九岁那年。她逃婚,被一群人追杀,殴打。无处可藏了,躲在沙漠一块岩石后面,四周全是蝎子。
  
  “是你…”
  
  “是我。大欺小,男欺女,我看不过去救了你,那时教皇还在伊拉克督战。凭这一点,咱们坐下来聊聊,有何不可?话题嘛,就从守夜人助你一臂之力,杀死法王这件事开始吧。”
  
  阿伊莎见识过这人的能耐,无声无息,神出鬼没,教皇都没发现他的行踪,说不定真有两把刷子,替圣域解决难题。她环视四周,勉强坐下,眸子里敌意不消。
  
  “我曾经是一个天真青年,和你差不多,直到朋友上了一课。我全心全意信任他,他却利用我讨好奥丁,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我不想听你的故事。”
  
  男子咧嘴一笑,“放心,蝎子姑娘,我也不想讲。”他弹了弹那枚古朴的戒指,“他们毁了我最重要的东西,我也要毁了他们,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就这么简单。”
  
  说罢,男子手中的扑克,图案重组,变成一条衔尾蛇,嘶嘶鸣叫。
  
  “法王修成正果,金刚不坏,普通方法杀不了他,唯有一样,过去的罪孽。你们圣域有一把黄金匕首,与他有缘,还需神的诅咒,就是这个,耶梦加得的毒液。有了这两样东西,只要刺中身体,我可以保证他的死亡。”
  
  “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直觉,我救过你,还有守夜人的能力。法王做警察的时候,调查过一起案子,与我们有关。事后他心脏受损,在医院躺了大半年,事实证明,对付他,我们更有经验。这件事发生在不久之前,你可以在三叉市,轻松求证。”
  
  “既然你这么厉害,杀他易如反掌,为什么自己不上。”
  
  “我拿不到匕首,那玩意在占星山上,不是什么人都能去,还有更关键的,我怕死呀。”
  
  男子摊开手臂,说得毫无顾忌。
  
  “我死了,戒指里那个人,就会失去依靠,所以我不能死。但你可以,你孑然一身,发誓效忠教皇。他的一句话,一个字,哪怕标点符号,都值得你全力以赴,献上性命,不是吗?”
  
  “我的确可以为他去死,为了他,只要筹码合适。”
  
  阿伊莎回到圣域,向教皇索要了黄金的匕首。除此之外,另一样行刺物品,巨蛇毒液,不可或缺。奥杰塔和无名男子,带她到太平洋深处,废弃的水下神殿。巨石上,飘着一张封印,镇压耶梦加得的实体。尘世巨蟒躯体庞大,牢牢的抱住地球,形成一条横跨大陆板块,绵延万里的火山带。
  
  “蝎子姑娘,想清楚了吗?法王无所不知,你要混入圣城,在他眼皮底下行刺,就得放弃灵魂,把它献给赫尔大人。用深渊的迷雾,迷惑双眼,隐藏你的身世,然后祈求他注意别处,不会发现。”
  
  “不就是一死嘛,杀人偿命,没什么好计较的。”
  
  “痛快!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定下契约,你就是冥域深渊的人了,赫尔大人拥有你灵魂的所有权。”
  
  “我杀了法王,本也没打算回去,与其让教皇背负命债,不如自行了断。”
  
  “明白人!这样更好说话。现在万事俱备,只要你撕下这道封印,巨蛇身体上的毒,要多少有多少。”
  
  阿伊莎的手,放到纸条上,褪色的纸条上,希腊文写着雅典娜的名讳。
  
  “这是女神的封印?”
  
  “是的,只有圣斗士可以解开。你愿意合作,咱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不会伤害你的。”
  
  女圣斗士迟疑了一会,想到教皇,想到战败的黄金,想到翔龙的预言,她不能让那个人失望,那个她视若性命的男人。于是燃起小宇宙,咬紧嘴唇,撕毁了封印。奥杰塔面露微笑,男子表情轻松,拍了拍阿伊莎的肩膀鼓励她。
  
  “有得必有失,反之亦然。这世上,任何东西都有标价,为了你重要的患得患失,是一种恶俗。”
  
  海底深处传来一声闷响,连接着大地的脉动,一浪接一浪,从脚底经过。阿伊莎一片迷惘,“我做了什么,是对还是错?”只要是那个人的意愿,拼了命也要为他实现。至于罪责,担就担吧,没什么区别。
  
  后来,她去了一趟藏南高原,一番寻访,带走穆的弟弟,送到教皇手上。这么做,只为掩饰这些日子的行踪,隐藏私通守夜人的行为,遮掩她为教皇犯下的罪行。
  

评论
热度(10)

© 囧晨昏 | Powered by LOFTER